•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现代言情连载中107.31万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 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 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 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 “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其实我还有一只你要不要?” “……” “韩少,来人自称是夫人的妹妹。” “打出去。” “韩少,听说夫人这部剧的男二号是她前男友,夫人要毁约。” “撤资,不拍了。” * 《七公子》系列之第四篇:韩卓厉篇~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古代言情连载中402.88万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 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 初见就为她 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 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 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 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现代言情连载中408.07万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 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 安小虞彻底傻眼。 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 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 什么?还要她负责? “帅哥,强扭的瓜不甜!” “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 “你,不要脸!” “要脸没老婆!” “……” 安小虞:“大神,求放过!” 沈御风:“回家,大床伺候!” 咳咳,1v1甜宠+日久生情,绝对让你笑出腹肌!

  • 傲娇帝少,强势宠!

    玉司司

    现代言情已完结122.35万

    一场阴谋,她被未婚夫抓奸在床,羞面见人。岂料睁眼一看,要死……她睡了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乔承勋! 睡过一次,他食髓知味,登门逼婚,“乔少夫人和无耻荡妇,想当哪个?” 自从嫁给乔阎王之后,温媞儿被宠得身心俱疲,“乔阎王,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 乔阎王冷笑,“嫁龟随龟。” 没毛病…… 【我有freestyle√】【黑客少女√】【实力打脸√】【1V1双处√】【HE√】 群号:619043973

  • 娇妻高高在上

    唐渐浓

    现代言情连载中171.42万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 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 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 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 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 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 “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 【1V1】高甜宠文!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现代言情连载中193.39万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字《漫漫云深》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 …… 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 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 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 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 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 可……偏偏挤掉了商界翘楚纪云深的心上人,成为了人人称羡的纪太太。 婚礼当天,满城烟火照亮了整个夜空,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 婚后三月,林城显赫名门乔家一朝败落,世人唏嘘的同时,也在等着身为乔家女婿纪云深的出手相救。 只是等来的,却是故事女主角乔漫主动递上一纸离婚协议。 纪先生接过,并撕的粉碎,“忘了告诉你,纪家没有离婚的习惯。” 她在流泪,可嘴角却带着倔强的笑,“可怎么办呢,我不爱你了。” “那就待到再爱上为止——” 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角落下轻轻的一吻,她说,“纪云深,你会后悔。” …… 后来的一天,纪先生与心尖旧爱出入酒店的照片,被有心人大肆传播。 彼时,纪太太正在产房里大出血,九死一生。 一个月后,作为回应,纪太太扔下刚满月的孩子,卷走明远集团账上巨款,远走他国,自此杳无音讯。 整个林城人都以为纪云深会以经济犯罪为由起诉她,追回巨款并送她进监狱。 纪先生却只是笑笑,颇为宠溺的说,“她疯够了,自然会回来。” 五年后,她终于被迫出现,再次递上离婚协议。 他走过去,将她紧紧拥进怀中,“纪太太,想离婚,除非我死。” 人们都说纪太太不值得纪先生的视若珍宝,更不值得纪先生的一往情深。 可是,谁也不会知道,这段“丈夫与妻子”的角色扮演,入戏的根本不止乔漫一人。 他……早已弥足深陷。 …… 听说,最好的爱情就是当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你是在小题大做时,那个人却懂得你为什么哭的如此歇斯底里。 庆幸的是,茫茫人海中,乔漫遇见了那个懂她的男人。 …… 或许有一天我们都老了,但我还是会记得你当初让我心动的模样。 简介无能,请戳正文。 …… 完结文推荐《再见钟情,首席爱妻百分百》链接:http://novel.hongxiu.com/a/1199087/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古代言情连载中144.16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 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 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 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 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 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 一,竖着走的聂弦音。 二,横着走的聂弦音。 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 聂弦音想了想,认真说道:“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 直到那一日,有人当着他的面,跟她说,等她长大了娶她,她点头如捣蒜,卞惊寒便彻底撕破了脸,也撕了她的衣。 她哭得惊天动地:“你禽.兽,我还是个孩子。” 某男淡定穿衣,唇角一抹餍足微弧:“比本王小两岁,的确算个孩子。”

  • 回眸医笑,冷王的神秘嫡妃

    青酒沐歌

    古代言情已完结256.95万

    有种穿越叫技术穿,沐清歌到死都没想到这事会落到她身上。 她本是21世纪的顶级医师,一朝丧命带着医生系统穿越成了丞相府懦弱的草包嫡女,亲爹不疼,庶母不爱,还被太子退了婚! 他是东楚的战神凌王,先帝幼子,少年成名,然而容貌被毁、一身是病而且不举,是京中闺秀避之不及之人。 一纸婚书将她和他紧紧绑到了一起,名为冲喜,实为羞辱。 嗯,就这样一不小心,她由太子妃到凌王妃,升了个辈分! **** 面对渣白莲的挑衅,一把手术刀扔出去,勾唇:“划花你的脸,看你还如何钩引我家王爷!” 面对渣太子的找茬,一个刀子眼扫过去,冷道:“太子,见了你皇婶还不行礼?”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可不代表她良善好欺,想要欺辱她,她家王爷还不答应呢! **** 不是说沐二小姐是草包废物,胆小如鼠么,为何他看见她手拿手术刀,开膛破肚、刮骨开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是说沐二小姐心慕太子已久,为其寻死觅活么,为何他却看见她一脚将太子踹下了荷塘? 看着她熟练地取出伤药,某王爷蓦地睁开了眼睛,狐疑的打量着她: 凭空取物,芥子空间,他的王妃身上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秘密? **** 书名简介无能君,请大家直接看文,绝对精彩呦~~ 青酒法医新文: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http://novel.hongxiu.com/a/1438876/ 占坑中,很快填,大家可以动动小手加入书架啦~~~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现代言情已完结253.23万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 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 “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 * 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 * 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 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可归了。” 却见顾念指着心窝:“当初你住进来的时候,我与你签的是终身居住协议。” 他笑。 * 内心自带弹幕的面瘫BoyVS元气警花

  •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夏夜梦戈

    现代言情连载中68.24万

     米深七岁家遭横祸被收养,监护人是厉家四少厉封昶。   此后,如老虎添了翼,鱼儿得了水,米霸王在暖城横着走,也没人敢吱一声——   “四少,五小姐把市长千金给揍的住院了。”   某人端坐在办公桌前,眼皮都没抬一下,“叫冷影备份礼物,送到市长府上。”   “四少,五小姐带人聚众斗殴,点着了学校宿舍……好在没人伤亡……”   某人慢条斯理的品着茶,“叫冷影去摆平一下……另,多带些人手。”   “四少……五小姐跑了!”   某人终于舍得掀起眼帘,“跑了?”   下属战战兢兢:“跟冷影……”   某人咬牙切齿:“抓、回、来!”   ——   是夜,月黑风高。   “四……四叔,有话好……好说。”   某人一边抬脚靠近,一边解着扣子,湛黑的眼眸里带着几分邪佞:“私奔?嗯?”   ——   若问米深怕什么,两样东西:穿着衣服的她四叔,和脱了衣服的厉封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