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少在上:豪宠小宝贝

    明珠还

    现代言情连载中43.12万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 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 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 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 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下场,你能猜到吧! 厉慎珩说,我的命是家族的,我的心是国家的,可我的命根子,却永远只是静微的……

  •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烟了了

    现代言情连载中64.17万

    从声名狼藉的私生女到家喻户晓的国民女神,顾清欢用了三个字的距离:厉沉暮。 被赶出家族的顾清欢重返南洋,整个世家圈安静如鸡。 重返南洋的第一年, 青梅竹马的贵公子,妖孽俊美的军阀头子,风流不羁的政坛名人纷纷上门求娶。 太子爷厉沉暮勾唇冷笑:名花有主了。 重返南洋的第二年, 清欢事业走到巅峰,手撕白莲花,脚踹太子爷,跟人私奔。 整个世家圈开始瑟瑟发抖。 顾清欢:昔年我情深不悔,如今我冷硬如刀。 (1v1 双洁 宠文)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现代言情连载中82.66万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 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 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 “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 “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 “不该女扮男装骗你……” “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 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 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 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体能差,一做运动就喊累……” 大家都说五岁的战糖果长得像妈妈,他却腹黑的说,“我长得像爸爸,尤其是耳朵最像,很软,怕媳妇!”

  • 傲娇帝少,强势宠!

    玉司司

    现代言情已完结122.35万

    一场阴谋,她被未婚夫抓奸在床,羞面见人。岂料睁眼一看,要死……她睡了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乔承勋! 睡过一次,他食髓知味,登门逼婚,“乔少夫人和无耻荡妇,想当哪个?” 自从嫁给乔阎王之后,温媞儿被宠得身心俱疲,“乔阎王,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 乔阎王冷笑,“嫁龟随龟。” 没毛病…… 【我有freestyle√】【黑客少女√】【实力打脸√】【1V1双处√】【HE√】 群号:619043973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现代言情连载中444.66万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 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 安小虞彻底傻眼。 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 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 什么?还要她负责? “帅哥,强扭的瓜不甜!” “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 “你,不要脸!” “要脸没老婆!” “……” 安小虞:“大神,求放过!” 沈御风:“回家,大床伺候!” 咳咳,1v1甜宠+日久生情,绝对让你笑出腹肌!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现代言情连载中144.17万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 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 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 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 “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其实我还有一只你要不要?” “……” “韩少,来人自称是夫人的妹妹。” “打出去。” “韩少,听说夫人这部剧的男二号是她前男友,夫人要毁约。” “撤资,不拍了。” * 《七公子》系列之第四篇:韩卓厉篇~

  •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夏夜梦戈

    现代言情连载中102.62万

     米深七岁家遭横祸被收养,监护人是厉家四少厉封昶。   此后,如老虎添了翼,鱼儿得了水,米霸王在暖城横着走,也没人敢吱一声——   “四少,五小姐把市长千金给揍的住院了。”   某人端坐在办公桌前,眼皮都没抬一下,“叫冷影备份礼物,送到市长府上。”   “四少,五小姐带人聚众斗殴,点着了学校宿舍……好在没人伤亡……”   某人慢条斯理的品着茶,“叫冷影去摆平一下……另,多带些人手。”   “四少……五小姐跑了!”   某人终于舍得掀起眼帘,“跑了?”   下属战战兢兢:“跟冷影……”   某人咬牙切齿:“抓、回、来!”   ——   是夜,月黑风高。   “四……四叔,有话好……好说。”   某人一边抬脚靠近,一边解着扣子,湛黑的眼眸里带着几分邪佞:“私奔?嗯?”   ——   若问米深怕什么,两样东西:穿着衣服的她四叔,和脱了衣服的厉封昶!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古代言情连载中439.22万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 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 初见就为她 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 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 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 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 名门公敌①谢先生,晚上见!

    千桦尽落

    现代言情已完结162.04万

    苏念,曾是金城最幸福,最让人嫉妒的女人。 这一切……却在她害死了同父异母的大哥之后,烟消云散。 · 被迫出席前任婚礼,苏念竟遭遇了商界传奇——谢靖秋。 谢靖秋最隐秘的商界传奇,众多媒体只闻其名却不见其人,甚至连他的年龄都是最深的谜团。 · 苏念从未见一个,可以把欲-望说的这么正经和直白的男人。 也从未见过一个,如此能让她慌张不知所措的男人…… · 车内狭小的空间里,谢靖秋嗓音沙哑性感:“酒店,还是这里?” 苏念恼怒:“这种话,对只见过几次面的女性说,不失礼吗?!” 谢先生桃花眸微微眯起:“你撩我的时候,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苏念面颊滚烫:“我当时醉了!”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古代言情连载中168.52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 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 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 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 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 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 一,竖着走的聂弦音。 二,横着走的聂弦音。 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 聂弦音想了想,认真说道:“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 直到那一日,有人当着他的面,跟她说,等她长大了娶她,她点头如捣蒜,卞惊寒便彻底撕破了脸,也撕了她的衣。 她哭得惊天动地:“你禽.兽,我还是个孩子。” 某男淡定穿衣,唇角一抹餍足微弧:“比本王小两岁,的确算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