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古代言情连载中213.98万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 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 初见就为她 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 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 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 生了一个又一个! 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完结古文】 《明宫妖冶:美人图》戳:http://novel.hongxiu.com/a/543760/ 【完结现言】 1、《汤律师,嘘,晚上见》http://novel.hongxiu.com/a/1215190/ 2、《阿sir,嘘,不许动》http://novel.hongxiu.com/a/987144/ 3、《名门公子1:小老师,别害羞》http://novel.hongxiu.com/a/206262/ 4、《名门公子2:小护士,不温柔》http://novel.hongxiu.com/a/369380/

  •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现代言情连载中138.48万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 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 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 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 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 微带着香烟味道的手指,修长,有力,忽然就捏住了她的下颌,然后,缓缓抬起。 “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现代言情连载中132.3万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 天造地设。 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 八年岁月,时光冉冉。 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 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 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 她:“……” 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 他笑看着她。 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太大了!” 他:“……” ★ 1V1,身心干净,甜宠文+虐心文。 这是一段讲述十年情有独钟的追爱故事。放心入坑,不会后悔。

  • 娶一赠一,老婆别闹

    沅苏

    现代言情已完结134.32万

    新文:十年如故,裴先生你火了(文名暂定)http://novel.hongxiu.com/a/1285510/ 喜欢的亲可以先加入书架,等过段时间填坑。 腹黑教主裴靖远的故事。。。 暗恋三年,结婚一年,还是逃不开离婚的下场。 “这是给您的一点补偿,总裁希望,您永远不要对第二个人提起这段婚姻。” 大雨,高烧未退的她被赶出别墅。 五年后。 再度重逢,他依然高高在上、万众瞩目。而她,跌落尘埃,曾经的乔家大小姐为了一千块,带伤追贼跑了六条街。 “乔默,你这又是演哪出?” ...... 醉酒,他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强留在房间。 翌日,他冷漠的拂过她小腹上的伤疤,眼底蕴藏着万年冰川的寒意,“我记的五年前我并没有碰过你,别告诉我,这是子宫肌瘤留下的。” 乔默倔强的仰着头,“是,我生过孩子,剖腹产。” 一个月后,他与夏家千金的婚期被提上日程,第二天,关于他和她的绯闻闹得满城风雨。 “慕锦年,你什么意思?” 他将她抵在昏暗的楼梯上,“告诉我,乔乔是谁的孩子。” “与你无关。” “乔默,我等你主动告诉我,但记住,我耐心有限。” 翌日,报纸上登出了她和他出入酒店的照片。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现代言情连载中195.84万

    外人以为楚少高冷装逼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 * 她深夜录口供,看着眼前的面瘫大少,眼皮直跳。 “姓名。” “你男人。” “……好好说话!特长!” “中指特长。” “……楚邵阳我告诉你,你没救了!” 他猛然站起急速逼近,将她压迫在桌前,“不再抢救抢救?” * 顾念:“楚昭阳,你喜欢我什么?” “……”楚昭阳默默解开衬衣第一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等我老了,长得不好看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楚昭阳默默解开衬衣第二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别总瘫着脸,笑一个给我看看呗。” “……”楚昭阳面无表情的解开衬衣第三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我告诉你美男计使多了就不管用了!” 楚昭阳张开双臂,“来不来?” “嗷!”顾念飞扑过去。 一小时后,顾念,卒。 * 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 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可归了。” 却见顾念指着心窝:“当初你住进来的时候,我与你签的是终身居住协议。” 他笑。 * 内心自带弹幕的面瘫BoyVS元气警花 * 一如既往的简介无能,但这是篇宠文不要怀疑,(づ ̄ 3 ̄)づ 喜欢请点下方加入书架~

  • 至尊毒后:王爷,喂不饱!

    梁清墨

    古代言情连载中89.48万

    十四年情深似海,痴心交付,换来的是他江山稳固,她家破人亡。 当她踏着鲜血步步重生,回归血债的开端…… “狠毒?你可知亲眼看着双亲被野狗分食,是何等痛不欲生?” 在这个世家与皇族共天下的浮华乱世,她是华陵凤家最尊贵的嫡女。 一手折扇,半面浅笑,藏住满腹阴谋。 一袭红裳,七弦着墨,结交天下名流。 当她智斗族男,颠覆祖制,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女少主; 当她跻身清流,被名士推崇,成为一代领袖; 当她——将傲娇的狼骑战神养成人人垂涎的绝色男宠。 凤举:“灼郎,我心悦你,你呢?” 慕容灼:“她足下的尺寸之地,便是本王要守护的江山!” 巍巍帝阙,谁将兴举盛世风骨? (读者群:232886807)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酒酒音

    现代言情连载中162.15万

    她叫孟清歌,当上霍太太,只有他知她知。 做霍先生的妻子:第一,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第二,不要有妄念;第三,照顾好“他”的女儿。尽管条约不平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 都是有故事的人,她以为,这段婚姻就算不是轰轰烈烈,但也能天荒地老,直到他的最爱出现。 她能把骨气砸碎,忘记善良,抛弃尊严,可所有的所有,到头来,终抵不过他的情深似海。 离婚,是他唯一答应她的要求,只是当付诸行动,他一拖再拖。 她说:“霍先生,请尽快签字,我赶着下一站。” 他说:“生过孩子离过婚,你这样的女人,还有谁要?” 订婚宴上,孟清歌是霍晋霆的女人这则消息登上头条,一时满城风雨。他把她堵在酒店房间:“孟清歌,看清楚,你的下一站,是谁!”

  • 亿万总裁,追回前妻和宝宝

    明珠还

    现代言情已完结131.94万

    她这个不起眼的私生女嫁给了人人称羡的豪门贵胄孟绍霆。 婚礼那天,他如同不会融化的一座冰山,冷的让她心悸。 她安分守己的过着她的小日子,喝茶看书风轻云淡。 乱了方寸的人,渐渐变成了他。 他出差离开三个月,傅家宣布破产,而此时她发现自己怀了身孕。 她心怀憧憬想要告诉他好消息,却得知他已经准备好了离婚协议,要娶门当户对的世交千金为妻。 . 他带着未婚妻远走美国, 她却拖着因为流产而不停流血的身子在父亲灵前长跪不起。 而后来,当她受尽生活的磨难,终于遗忘伤痛不再爱他,预备嫁给另一个优秀男人的时候,他却忽然回国找到她, 就那样望着她,冷笑着,毁了她的婚礼……

  • 霸道军少,亲一亲

    原小澈

    现代言情连载中62.69万

    帝国最年轻的少将家财万贯,富可敌国。对外挥金,对内如土。 “在外要节省,今晚来拼床。” “在家别浪费,衣服少穿点。” “在……” 顾浅白怒:“你还有完没完!婚前你可不是这样对我的,离婚!” 婚前说好的,黑卡金卡银卡随便刷,只谈情不说爱的,各取所需,契约婚姻! 军少拧眉,睨视天下,行。 夫妻义务变成情人契约:一次,一百万,两次一千万,三次一个亿。 顾浅白怒摔,当晚躺赢21个亿。 “21亿,再来。” “混蛋,你是驴吗!” “驴有我持久么。” 霸道军少从来说到做到,宠爆完美小娇妻! 顾浅白:……少将,求你轻、轻、轻点啊! 【简介别当真,正文不开车,再说我男主欲求不满,暴打!不爱看就点叉,谢谢合作~~~】

  • 步步惊婚:顾先生顶风作案

    段九歌

    现代言情连载中44.11万

    每个惊艳你时光的少年,未必会温柔你的岁月。 余安暖于顾墨生是毕生的执念,可执念之后更多的是恨之入骨。 * 在北城,众所周知,余家有女倾城,顾家有儿绝世,两家相言甚欢更有结亲的打算。 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顾家险些家破人亡,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是余家! 听闻,余家以命抵命,自此搬离北城。 从此,一南一北,再难相见。 * 余安暖曾不止一次想,她要是再遇到他会是什么样。 可她从没想到会是那番难堪境地,他神情冰冷将支票薄签扔在她身上,话语残忍至极:“余安暖,要是论交情你就算是脱*光站在我面前,我都不会给你分毫!” 母亲相逼,继父居心叵测,每一步她都必须小心翼翼,可似乎不管她怎么走他都不会放过她。 他步步紧逼,她节节败退。 大雨瓢泼的夜晚,她跪在他的公寓门前乞求他能把她带回北城,那个载满她噩梦的都城。 只因,他以她母亲性命要挟。 * 再回到北城,她已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笑。 只因为她余家有愧于顾家,更因为是她死乞白赖求着回的北城。 一场精心编织的阴谋,终将余安暖推至风口浪尖,为的只是保全顾墨生钟爱的女人。 “顾墨生,你杀了我吧。”余安暖狼狈坐在地上,以往明亮的双眸里满是空洞绝望。 他看着这样的她,终是乱了分寸。 * 经年之后,余安暖看着身边怎么也甩不开的狗皮膏药,满心疑惑。 明明恨她入骨的男人,怎么会衣裳半敞将她压在身下,用他性感的低音炮在耳边轻声呼气道:“好想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