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歌,三生情三世劫(完+出版)

    伍家格格

    仙侠奇缘已完结107.64万

    天歌系列之一:好脾气好身材好腹黑的师父VS伪文艺呆萌小徒儿! 身为一只妖精: 静心修炼,成功渡劫后位列仙班?NO! 精研妆容,让自己美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NO! 进入六道轮回,祈求阎王爷给自己投到皇家当格格?NO! 小妖飘萝用她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修得好长得好嫁得好都不如——拜得好!拜对了师父,人生岂得完美二字! 师父,三十三重天,离恨天最高!若有一天我住进了离恨天,你可还能将我救赎? 飘萝,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若我苦至心底,可还有机会闻到独属你的温香?

  • 爆宠萌狐:王爷,榻上跪

    未茗幽若

    仙侠奇缘连载中55.88万

    生来是九尾灵狐,却被误认为犬,这TM就很尴尬了,竟然还被娘亲甩在了一美男怀中成了宠物。不曾想自己真身早已被腹黑男看穿,好不容易幻化成型,岂料竟从宠物变成了“宠污”,每天被各种洗澡揩油带亲亲 某日小狐狸得意洋洋的展示自己的九条尾巴,“美男王爷,你看我还像狗吗?” “像.....” 小狐狸狡黠的眼光一闪,“那你还召我侍寝,岂不是哔了狗......”某男饿狼扑食,堵住了小狐狸的嘴。 “王爷,你这是人兽恋!”小狐狸揉着腰大怒。 邪魅王爷轻轻一笑,“你不是也常说本王是狼吗?” “色狼算狼吗?” 某男点头,“算!”欺身而上......

  • 铁雪云烟

    庞钠文

    仙侠奇缘连载中174.86万

    首届全球华语新锐小说大赛终极决赛入围作品*她在景隐国的雪地中救他,已是她和他的第三世相逢。为拯救浩劫,二人穿越至前两世。第一世,她人生前七年生活在蓝甲部族。七岁时她被带回铁仓部族,被别人看成没出息的挂名少族长。她目睹过铁仓人对蓝甲人的残暴欺压与杀戮,却听父亲说母亲是被蓝甲人害死的。同年她认识了八岁的他。长大后她练成神功,在妖入侵之际带兵作战屡立奇功,然而在一些人眼里她却是恶魔。后来,他为何决定用自己的命去换她的命?从第二世穿越回第三世后,拯救大计遭大变故,终于看到的活路会不会正是绝路?一生光阴,三世悲欢,一座铁雪塔成了永恒见证。*第一世的故事开始于“(一百八十二)穿越”*本文开始写于2009年

  • 冥王绝宠:逆天废材九小姐

    坞井然

    仙侠奇缘连载中62.53万

    片段一: 她是古武世家掌舵人,医毒双绝,天赋异禀,一朝穿越成废柴萝莉,受尽白眼和欺凌。 走投无路,投奔温柔谦恭某帝,殊不知那货竟是个超级大腹黑。 片段二: “出来。” “不要。” “不要让我重复一遍。” 小声嘀咕:“我才不会那么笨,出去是会被欺负的。” “只要你出来,我保证,只欺,不负。” 片段三: “爹爹,你什么时候能在娘亲面前重振我们男性威严?” “乖!在你娘亲面前,我们不需要男性威严。” “可外面那些小孩说爹爹是妻管严,不及他们爹爹有男子气概!” “哦!这样啊!” 次日,某宝兴冲冲跑来:“爹爹,快来,外头好多跪搓衣板的大叔……” “嗯!”淡定。 可疑,“爹爹这事不会是你干的吧?” “就是我干的!” 凌乱:“......”

  •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寂月皎皎

    仙侠奇缘已完结44.02万

    我比他小三个月,却比他早一个月来到昆仑。他该是我师弟。 十年后,我被他打得满地找牙,被迫从“景予师弟”改口为“景予师兄”。二十年后,那呆子被我陷害,面壁思过十年。一百年后,他背着我走向织梦池,说愿意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两百年后,我睡在紫堇花丛里,傻傻地咬了那呆子一口,以为从此会有两个人的天荒地老。再隔九个月,我这个傻子被呆子十二道金箭射成玄冥城下的一枚血刺猬,死不瞑目。 再隔六个月,我借莲复活,那呆子乔装成小小美少年来到我跟前,以为我认不出…… 我认得出啊,朝夕相处两百年,你便是化作灰烬,我依然认得出。可是,若有一日我化作几片荷梗,一抹飞灰,你还认得我吗?

  • 狂妃有毒:尊上,劫个涩!

    孤芳寻梅

    仙侠奇缘已完结62.99万

    前世,她被准未婚夫害死。 好不容易夺舍重生,但原主是个胸大无脑、嚣张跋扈、恶名昭著到人憎狗厌、被家族视为耻辱的草包小姐也就罢了! 但连她这具身体都早已身中上古奇毒,注定活不过十五岁,又是在闹哪样? 为了活,她只能扔掉节操,甩开颜面,无耻的劫个男人借种移毒。 可谁能告诉她,她随意劫到的这个男人来头怎么这么大,不过就是枚小种子而已,用得着这般阴魂不散缠上她吗? 某尊上:呵呵!既然连孩子都生了!本尊当然要把你抱回窝……

  • 倾天策,绝代女仙

    浣水月

    仙侠奇缘已完结130.1万

    苍原大陆命似草芥,弱者如蝼蚁,强者为尊。 洪飞雪,灵根全无、废材之身,被镇长孙子欺负落水丢命。 再醒来,她已不再是她。 沦为祭品?且看我携带父母逃出魔族试炼地,从此一家尊荣。 有何异能?本姑娘听得懂万千动物语言,还听得懂植物说话,体内更有两个空间。 晋级艰难?拥有三个丹田,不小心就成跳跃式晋级! 身份单一?本姑娘是秘笈宗师,再兼阵法师、炼丹药,偶尔客串一下炼宝师。 势单力薄?这不是问题。前有大宗门为靠山,更有整个家族为依仗,身边还有忠犬美男相随,不愁打架落败。 且看女主如何踏上从废材到强者的巅峰之路。 感情版: 她是仙境之主,一代女仙;他是仙界神将;相爱便会引来殒命大劫。 经过万千年的修炼,六分躯体的他,每一部分皆生灵智化成人形,然,每一人都爱她入骨。 他阴狠张狂,亦正亦邪,饮仙血、吞魔魂、食修士内丹、虐仙姬,令世间神魔闻风丧胆。 天地间,唯有她能净化他的灵魂,劝阻他的狠辣。 * 推荐本人的《独妻策,倾城花嫁》 http://novel.hongxiu.com/a/980862/index.html 《倾君策,隐身贵女》 http://novel.hongxiu.com/a/1227201/index.html 《贵女临门:暴君的伪善皇后》 http://novel.hongxiu.com/a/1382192/index.html * 该文为爽文,女主腹黑,男主霸道又毒舌。 若干配角各有千秋、跑龙套的也是林林总总。

  • 帝君独宠:至尊医仙

    夜如故

    仙侠奇缘连载中17.63万

    她是北灵大陆穆家嫡女,魂飞魄散,扭转乾坤;她是现代中医师,意外身死,穿越而来。 当她的灵魂入体时,阴险三叔,莲花堂妹,冷血皇子……一一虐之! 医仙强势崛起,彼时桃花朵朵开,美男勾手来。 帝君冷漠:来一朵掐一朵,来一对掐一双! 不怕死的问曰:若是桃花成片来? 帝君怒答:一把火烧了!

  • 神帝追妻,腹黑神后太抢手

    半缕阳光

    仙侠奇缘连载中42.3万

    初见,她是因行侠仗义而遇险的江湖‘丑女’月奴。 他救下她,收她为徒,带她来到世人向往的东海仙都。 她讶然:“你就是东海仙都的元绛尊者?” 他对她照料有加,疼爱纵容,教仙法游四方。 她专门调.戏师傅,捉弄同门,刷存在掉节操。 仙都里美人儿如云,觊觎师傅的人太多。 她耍弄百般武艺替师防‘狼’。 厄…虽然手段吗,是有那么点让人卑鄙无耻,不过效果不错。 唯一不满意的是那个勾.引师傅的美人儿芜星,生的太美,法术又高,让她颇费了些脑筋。 她发誓,一辈子都要陪伴在师傅身边…争取结为道侣。 可这简单的期待也终究成了幻影。 那日,她失手击破锁妖镜,放出了封印在其中的万妖之王墨音。 据说墨音破封,天下遭劫。 可是…墨音真的那么坏吗? 他明明就对她很好吗。 好吧,师傅说了,知妖知面不知心 相传,这世上能够再次封印墨音的只有九十九重天外穹苍十二仙岛中的上神。 一个是上尊神帝东岳,万年前大婚之际莫名失踪,自此下落不明。 一个是云山老母曲歌,受了情伤后以百万年神力封印了墨音便历劫堕凡。 师傅为救天下苍生,不惜以命制衡墨音。 为帮师傅,她不听警告,偷偷吞下天机果。 额上封印解开,容颜恢复,关于万年前的记忆悉数回拢。 关于神界的,关于前世的… 彼时,他不是师傅,她不是徒儿。 他为了另一个女人而悔婚,让她成为神界笑柄。 她发誓,此生与他再不复往来。 鬼府,她喝下阎王亲自调的忘情水。 可明明是再不想干的两人。 他有心头挚爱,她也有妖王、阎王和众美男左右相随。 为何他却又对她穷追不舍? ~~ 当当当当,亲们光这次开了本仙侠,简介不代表全部哦。姐妹们动动手指点正文看看呗,看个几章,确定不喜欢再关闭。 喜欢的话,就请姐妹们帮光光收藏加入书架哦~收藏方式姐妹们都懂的,点↓↓↓↓‘加入书架’即可哦。

  • 嫡女连城·傲世千秋

    梁清墨

    仙侠奇缘连载中139.6万

    “连城家嫡女若有掌带四枚朱砂红痣者,必定命中掌控天地四方!” 十五年前一个预言让连城家嫡女身价连城,可是十五年后…… “连城家嫡子?那是个整天病歪歪却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空有皮囊的纨绔!” 当嫡女变成了嫡子…… “灵力?那是什么鬼东西?要不让本公子的阿离也学学?” 女煞神穿越异世,蜗居十年,老大不小的人还被老爹丢进古代学府混文凭,入学灵力测试五行皆无,纨绔嫡子彻底成了众人眼中的废物,受尽白眼嘲讽。 可是夜深人静的某个角落里,一只素白玉手上金、木、水、火、土五行齐现。 “连城千秋,你的幻兽呢?” “他”甩出一条扭成S型的蚯蚓,鼻孔朝天得意洋洋,众人捧腹捶地。 可是第二天,御龙府里却是流言四起,“听说昨晚忽然出现一只神兽带着一群幻兽打群架!” 惊世高手的神秘现身将天下搅成了一潭浑水,而“他”冷眼旁观,转身病怏怏地歪进了随行美男的怀里,吊儿郎当的目光中幽沉着不屑与轻嘲。 大爷不发威,你们真当爷是蚂蚁臭虫?强者为尊吗?那爷就让你们的惨败告诉你们,其实…… 大爷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终极大土豪! 都说“他”心狠手辣,却是谁一身军魂御龙九重,背负了苍生安宁? 都说“他”面目万千,又有谁怜惜那素袍底下藏红妆,不惜以命赌情深却落得满身千疮百孔的脆弱? 【我曾用幸福当筹码,赌这天下爱情的真假,当尘埃落定,风雪刻碑,你们可愿来我坟前告诉我,我究竟是输还是赢?】 ……………………………………………………………… 读者群:清墨竹园232886807,敲门砖:清墨所有小说中任何一个主角的名字,非读者勿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