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现代言情连载中103.53万

    “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 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 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 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 “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其实我还有一只你要不要?” “……” “韩少,来人自称是夫人的妹妹。” “打出去。” “韩少,听说夫人这部剧的男二号是她前男友,夫人要毁约。” “撤资,不拍了。” * 《七公子》系列之第四篇:韩卓厉篇~

  • 傲娇帝少,强势宠!

    玉司司

    现代言情已完结122.35万

    一场阴谋,她被未婚夫抓奸在床,羞面见人。岂料睁眼一看,要死……她睡了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乔承勋! 睡过一次,他食髓知味,登门逼婚,“乔少夫人和无耻荡妇,想当哪个?” 自从嫁给乔阎王之后,温媞儿被宠得身心俱疲,“乔阎王,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 乔阎王冷笑,“嫁龟随龟。” 没毛病…… 【我有freestyle√】【黑客少女√】【实力打脸√】【1V1双处√】【HE√】 群号:619043973

  • 娇妻高高在上

    唐渐浓

    现代言情连载中168.25万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 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 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 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 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 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 “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 【1V1】高甜宠文!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现代言情连载中190.66万

    【已签约出版】出版名字《漫漫云深》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 …… 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 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 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 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 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 可……偏偏挤掉了商界翘楚纪云深的心上人,成为了人人称羡的纪太太。 婚礼当天,满城烟火照亮了整个夜空,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 婚后三月,林城显赫名门乔家一朝败落,世人唏嘘的同时,也在等着身为乔家女婿纪云深的出手相救。 只是等来的,却是故事女主角乔漫主动递上一纸离婚协议。 纪先生接过,并撕的粉碎,“忘了告诉你,纪家没有离婚的习惯。” 她在流泪,可嘴角却带着倔强的笑,“可怎么办呢,我不爱你了。” “那就待到再爱上为止——” 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角落下轻轻的一吻,她说,“纪云深,你会后悔。” …… 后来的一天,纪先生与心尖旧爱出入酒店的照片,被有心人大肆传播。 彼时,纪太太正在产房里大出血,九死一生。 一个月后,作为回应,纪太太扔下刚满月的孩子,卷走明远集团账上巨款,远走他国,自此杳无音讯。 整个林城人都以为纪云深会以经济犯罪为由起诉她,追回巨款并送她进监狱。 纪先生却只是笑笑,颇为宠溺的说,“她疯够了,自然会回来。” 五年后,她终于被迫出现,再次递上离婚协议。 他走过去,将她紧紧拥进怀中,“纪太太,想离婚,除非我死。” 人们都说纪太太不值得纪先生的视若珍宝,更不值得纪先生的一往情深。 可是,谁也不会知道,这段“丈夫与妻子”的角色扮演,入戏的根本不止乔漫一人。 他……早已弥足深陷。 …… 听说,最好的爱情就是当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你是在小题大做时,那个人却懂得你为什么哭的如此歇斯底里。 庆幸的是,茫茫人海中,乔漫遇见了那个懂她的男人。 …… 或许有一天我们都老了,但我还是会记得你当初让我心动的模样。 简介无能,请戳正文。 …… 完结文推荐《再见钟情,首席爱妻百分百》链接:http://novel.hongxiu.com/a/1199087/

  • 蜜妻有点甜:吻安,总统先生!

    腊笔小酱

    现代言情连载中69.24万

    国宴上,她当众坐上他的大腿:“我唐黎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有权势的男人!” 宋柏彦,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就此被个小丫头缠上。 男人夹烟的手轻抚她下颌:“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要做宋太太。” 宋先生笑:“小女孩喜欢说大话,不怕闪到舌头” 话未落,已经被吻住。 上辈子她所托非人,余生凄惨。 重生后,她发誓不再走前世那条不归路,结果却惹上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 婚后生活—— “先生,夫人把山庄东面的墙拆了。” “保护好夫人,别让她伤着。” “先生,夫人说要带着小少爷离家出走。” 宋先生叹息,放下手头文件叮嘱:“你亲自开车送一趟,别让他们迷了路。”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现代言情已完结253.23万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 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 “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 * 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 * 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 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可归了。” 却见顾念指着心窝:“当初你住进来的时候,我与你签的是终身居住协议。” 他笑。 * 内心自带弹幕的面瘫BoyVS元气警花

  •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唐如酒

    现代言情已完结234.45万

    她叫慕晚安—— 后来,安城所有人提起她时的眼神都是不屑又艳羡的。 ……………… 他在雨夜将她捡了回去,眯眸浅笑,“嫁给我很委屈?” 她挺直背脊,烟视媚行的微笑,“顾公子心有所属,私生活不检点,嫁给你不能更委屈。” 隔着青白的烟雾,顾南城英俊的容颜模糊,“可我看上你了。” 顾南城看上的女人无处可逃,第二天各大有钱人都收到消息,谁敢借钱给落魄名媛慕晚安,就是跟他作对。 她最沉沦的时候就是他在床第间亲着她低声呢喃,宠溺缱绻,晚安,晚安。 ………… 后来的后来,新贵名导慕晚安因杀人未遂而入狱,判刑四年。 坊间八卦流言四起,顾太太因嫉妒开车差点撞死的是情敌。 据说,顾公子等了一个白天,换来的也只是她对狱警弯唇浅笑,“我不见他,永远不。” ………… 四年后出狱,她勾唇浅笑轻而易举的推翻了当初的誓言,长裙妩媚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像是第一次见面那般伸手微笑,“顾总,有兴趣投资我的新电影吗?” 他吞云吐雾,意味不明的盯着她,“不是不肯见我?” “我有孩子,要养家。” 当初端庄矜持的第一名媛开始游走于各路男人之间,香艳旖旎的传闻纷至沓来,却抵不过顾氏总裁日渐浓厚的宠爱。 顾南城像是得了一场心理疾病,病态般的宠爱着他的前妻。 哪怕她从不拒绝任何男人的花。 哪怕她偶尔被狗仔拍到跟金融界的大亨约会吃饭。 哪怕……她的孩子,压根不是他的种。 有天她醉得酩酊,媚眼朦胧口齿不清的笑,“顾公子他啊……可能就是犯贱,偏偏最爱那个不喜欢他的……,现在这样……从前也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 众人看着从后面缓缓而来接心上人的顾公子,吓得恨不得消失。 他一言不发,沉默不语的抱着她上车。 她凑过去喷着酒气,笑眯眯蹭着,“生气了?” “怎么会,”他淡淡的看着她的笑意不达眼底的模样,“能生气就不用犯贱了。” ————谁都知道,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现代言情已完结200.92万

    新书《甜妻嫁到:总裁,请宠我》已上线,欢迎大家跳坑~~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 天造地设。 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 八年岁月,时光冉冉。 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 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 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 她:“……” 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 他笑看着她。 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 他:“……” ★ 1V1,身心干净,甜宠文+虐心文。 这是一段讲述十年情有独钟的追爱故事。放心入坑,不会后悔。

  •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现代言情已完结124.49万

    ***新文《帝少在上:豪宠小宝贝》火热连载中~~***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 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 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 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 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 微带着香烟味道的手指,修长,有力,忽然就捏住了她的下颌,然后,缓缓抬起。 “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 首席心尖宠:早安,小甜妻

    夏夜梦戈

    现代言情连载中65.82万

     米深七岁家遭横祸被收养,监护人是厉家四少厉封昶。   此后,如老虎添了翼,鱼儿得了水,米霸王在暖城横着走,也没人敢吱一声——   “四少,五小姐把市长千金给揍的住院了。”   某人端坐在办公桌前,眼皮都没抬一下,“叫冷影备份礼物,送到市长府上。”   “四少,五小姐带人聚众斗殴,点着了学校宿舍……好在没人伤亡……”   某人慢条斯理的品着茶,“叫冷影去摆平一下……另,多带些人手。”   “四少……五小姐跑了!”   某人终于舍得掀起眼帘,“跑了?”   下属战战兢兢:“跟冷影……”   某人咬牙切齿:“抓、回、来!”   ——   是夜,月黑风高。   “四……四叔,有话好……好说。”   某人一边抬脚靠近,一边解着扣子,湛黑的眼眸里带着几分邪佞:“私奔?嗯?”   ——   若问米深怕什么,两样东西:穿着衣服的她四叔,和脱了衣服的厉封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