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生很长你等我

    红烧小炒肉

    短篇已完结5.32万

    秦若冰比任何人都希望季宇森得到幸福,可不管怎么努力,她终究比不过小三……

  • 大大神你好漂亮

    梧桐小小

    短篇已完结10.83万

    【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 · 征文参赛作品】胖妞萧桐在大一的寒假后意外的被寝室长带入王者大坑,自此之后的五个月里从一窍不通的青铜到一路单排过关斩将的钻石,她一直坚持的认为,什么榜单大神、什么英雄大神,都和自己通通没啥关系。 玩了五个月的游戏愣是一个异性都没有,要师傅没师傅,要徒弟没徒弟,想绑个大神都找不到,直到一次无聊意外的扒开了一个大区里的全区榜单,在无聊中挑挑捡捡的萧桐,意外的找到了一个叫“GS丶喂喂”的人,从那天起,萧桐的整个生活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 昨夜月寒,今宵梦暖

    吃喵的鱼

    短篇已完结34.52万

    他说,苏今,好久不见。 她说,好久不见,林涵。 他说,我听闻你过得并不好。 她说,这与你何干? 尘世男女,兜兜转转,不过一个情字。苏今与林涵,第一年,她爱他,他不知。第二年,他牵她手,月下许诺。第五年,他被迫离开,她未去相送。第六年,他订婚,她嫁人。故事到此,她与他或许相忘于江湖的千万人之一。只是,时光兜转,五年后,她离婚,他回来。她却对他说: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一个关于过往和现在的故事,一段夹杂爱恨和纠缠的情感。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 相亲成精

    随喻而安

    短篇已完结19.26万

    被母亲逼着相亲的梁默然,从一开始的抵触到后来的泰然处之。随着相亲次数的增加,梁默然俨然成为相亲场上的“精”,但还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栽了一个跟头,错把程’凯当成了相亲对象。她能处理很多职场的问题,唯独他是她解决不了的“难题”。 在她看来,程‘凯只是个插曲,生命中的过客,许是曾经的伤痛,带给梁默然太多的打击。她本能性地排斥着他,逃离他。 而对于程’凯而言,一个美丽的错误,让梁默然走进了他的生活中,这样一个有趣的可人儿,怎能让她就此溜走? 很多事都难以料想,爱情就悄然将至,是否每个人都有能力去抓住属于自己的爱情呢?人“精”梁VS腹黑程,他们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四海阁,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http://www.xs8.cn/sihaige.html

  • 男朋友是王者大神

    吃瓜妹纸

    短篇连载中12.01万

    【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 · 征文参赛作品】游戏专业的萌新对上游戏赛场的扛把子 一样的坚定一样的执着。 王者归来,谁与争锋

  • 挑肥不捡瘦

    半壶冰

    短篇已完结14.35万

    嚼嚼嚼……她嚼嚼嚼…… 早餐、午餐、晚餐、夜宵照四餐嗑。 竟然还要日夜抱着点心不撒手? 这已经不是,吃不吃太多的问题了吧? 嚼嚼嚼。 大叔目瞪口呆。 她在吃。 大娘张口结舌。 她还在吃。 姑娘婶子口水直吞。 她仍然在吃。 什么?其实这么暴食的她一点都不喜欢吃? 骗谁呢! “你给我吃!!!” 刚一‘住嘴’~ 他立刻狰狞地扑过来喂食。 看吧,不吃,可是会被‘教训’的呦! ………… PS:此坑慢热,微狗血。火爆童鞋们慎入之~~ 【四海阁,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http://www.xs8.cn/sihaige.html

  • 醒时花开又多少

    明半夏

    短篇连载中2.31万

    最真实的人生,不会总是顺风顺水;总要经历,才有收获,痛过,才会成长。 当你觉得一无所有时,或许,你已拥有。 三毛曾说过,“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后来,后来,梦里花落知多少。 时间始终凝不住永恒,青春只是一场华丽的冒险,与其遗憾错过花开,不如挥落掌中细沙。 天高海阔,总有一处风景会因你而波澜壮阔。 ——原创网文,情节虚构,不喜勿入—— ——预祝大家阅读愉快!——

  • 俏小军妻:腹黑总裁引入怀

    之之馨

    短篇已完结11.97万

    四年前 他夺了她‘第一次’,却成了她的姐夫。 四年后 某总裁:“宝贝儿,我想当爸爸了。” 莫亚宁:“你走开。” 某总裁:“我是随军属,你不能撵我走。” 莫亚宁:“……” 她一直叫做姐夫的男人强行要当她的老公。 某总裁理直气壮: “是我搞错了,积极改正错误争做好军属。” 于是俩人开启了夜夜努力蒸包子模式……

  • 傲娇小叔夺妻

    家奕

    短篇已完结18.79万

    闽家兄弟反目,关她什么事?为什么她要被骂是祸水?   如果早知道那天会遇到闽家熠,周沫死也不会替人去军区演出。   一见误终身,已经谈婚论嫁的男友提出分手。早就放弃她的周家又接她回去,没问她一句婚事就已经安排好了。   “我答应。”她反抗得了吗?闽家和周家紧紧攥住了她的软肋。   【片段一】   周沫穿着洁白的婚纱安静的等着即将成为她丈夫的闽家大少闽家曋,然而遍体鳞伤的闵二少闽家熠捷足先登,冲上台先一步将戒指套进她手指:   “沫沫,我们结婚了。”   “你…”周沫惊讶的望着面前这个本该是她小叔的人,完全不明状况。   【片段二】   “我知道你委屈,本来这婚就是我抢来的,周沫,你心里一直记恨着我吧。”   “我没有…”   “你走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这个家,不要也罢,我马上就回队里。”   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口的周沫进退两难,最终妥协,给剧组导演打电话说家里临时有事,不能参加去沈阳的话剧演出。   而此时另一边的男人眼底得逞的笑意一闪而过。   【片段三】   夜里,粗粝的大掌直往周沫衣服里钻,周沫猛地弹起来怒喝:   “闽家熠,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   男人面色为难:“我没强迫你,我是在强迫我自己…”   “你,无耻!”   “对,我就是强迫自己无耻…沫沫,我来了…”   很快,安静的房内上演着一场激烈的饿狼扑羊的精彩大戏。   

  • 愿有人陪你不孤寂

    朱砂一粒

    短篇连载中4629

    愿现在的你有人常伴身旁,有人陪你不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