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先生,慢慢喜欢你

    葉雪

    现代言情连载中71.12万

    【已签约出版】 本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孩子生下来后,他却不满的撕了协议,“谁说只生一个的,我说的是要双胞胎、龙凤胎,生不出来成双成对的就给我继续生”。 洛桑忍无可忍:“年均霆,你大爷的……”。 她奋起反抗:“年均霆,你对得起你心里的白月光吗”。 再后来,一本结婚证丢在她身上。 他压着她慢慢勾唇:“我的白月光不就是你吗”

  • 薄少,恋爱请低调

    顾小单

    现代言情连载中63.28万

    “宝贝,乖……保证不疼……”“你骗人……”问题少女护着受伤的胳膊,坚决不让擦药,她怕疼。矜贵清冷,浑身散发着禁欲气息的男人轻叹气,伸手将她圈住,“我什么时候骗你了?”“那天晚上。”痛死了她!男人老脸一红,只能继续哄她,“下次不骗了。”低哑的嗓音撩得她耳尖发红,立刻乖乖地伸出胳膊。他是商界霸主,军政世家的大少,身份尊贵,她是学渣,是被继母陷害的可怜虫,是被家里赶出来的问题少女。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他宠她,她打架他撑腰,她拍电影,他包场请人看,有人问他,到底喜欢宋小姐什么?他说,阿黎体力好。

  • 暴君,你家王妃翻墙了

    宣洛洛

    古代言情连载中55.06万

    唐可儿一度觉得,宅斗宫斗很无聊,有吃有喝,过自己小日子不好吗?为个男人斗来斗去,是不是傻? 可真的穿越了,她才发现,争不争宠,斗不斗争,根本不是自己说了算。 权倾朝野的十王爷,凶残冷酷,而且,不近女色,娶了十个老婆,个个守活寡,而唐可儿就是那悲催的第十一个。 然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宠的那么高调,害她成为众矢之的,她该不是嫁了个祸水吧? 哦,不,她嫁的是个妖孽,王爷喝了酒,还会变身?这冷冰冰的蛇型物体是个啥? 十王爷:“看到本王真身的,只有死人。” 唐可儿:“不死行不行?” 十王爷:“行,留在本王身边,敢跑,就吃了你。” 唐可儿:“呃……”

  • 听说你喜欢我(曾用名:一个人的一往情深)

    吉祥夜

    现代言情已完结91.7万

    影视+出版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不下气。我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梵高 ****************************************** “你叫流筝?” “是……是的……” “听说你喜欢我?” “嗯……是……我……可是……” “那我们结婚吧。” “哦。好……啊?” 阮流筝心里有一条星河。 它属于一个眼睛里银河一般潺潺流动着碎碎星光的男子。 她用了很多年去爱他,又用了好些年去忘记他。 她曾经以为,忘记是一件不那么难的事,后来的后来,当他对她说“流筝,忘了我”的时候,她才知道,有的人,哪怕穷尽一生的时间,也是忘不了的。 他是她的丈夫。她叫他宁学长,叫他宁医生,叫他宁老师,却独独地,从不敢叫他老公,甚至不曾叫过他的名字。 他娶她,吻她,拥抱她,将她变成他的女人,可是,却从来没有认真看过她,她甚至怀疑,若她汇入了人群中,他会记不得她的长相。 她穷尽了所有的力气去爱他,他亦待她温柔体贴,但凡她要的,他无一不满足,大到房子车子,小到他亲手做的巧克力,只要她说,他也会背着她从街头到街尾。会给她剪指甲,会给她扎头发,甚至,一个男人,还为她缝过掉了扣子的衣裳,对于外科医生那双灵巧的手来说,这些都算是学以致用。 人人都说他是好老公,她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嫁他,可是她知道,他是银河系里一颗星,她不过地上一个人,星固然明亮耀眼,却离她千里万里远,他待她所有的好,不过用来抵消他的一句对不起,只因他心口那颗抹不去的朱砂。

  •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古代言情连载中66.62万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 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 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 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 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 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总往她闺房钻。 “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 “……那个王爷,虽然我是神医,可是我真的不懂治精神病。” “我不是精神病。” “你是。” “我不是。” “……” 他是权势滔天的南陵王,世人都说南陵王风光霁月君子谦谦,如天上明月圣洁。 可是当他有了柳玉笙,他就变成了疯子。为她,不疯魔不成活。 (男女双洁,护短,绝宠,治愈!甜甜甜!一路甜到底,全程无虐,欢迎入坑!)

  •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全本+出版)

    墨舞碧歌

    古代言情已完结90.19万

    他是西凉国传说中最奇谋睿智,果敢狠辣的王。 传说,他曾让一个女子三千宠爱集一身,羡煞天下人; 传说,他曾为她一天里斩杀百人,将宫殿染成炼狱; 传说中,他最终却赐了此女腰斩之刑…… 他一生只有一个子嗣,孩子母亲身份不明。 会是那名女子为他生的子息吗? 她真的就这样死去了? 她到底是王心尖上的人,抑或由始至终只是他政坛上的一颗棋? 后世传说纷纭。 ****** 有人试着从史官的笔下找一点关于这位皇妃的记载,最后只在野史中翻到片言只语。 《野史》 婢:王,猫儿把娘娘抓伤了。 王(抿了口茶):嗯,阉了。 婢:王,楼里钟鼓掉下,惊了娘娘。 王(奏章堆抬头):嗯,烧了。 婢:王,xx妃冒犯了娘娘。 王(想了想):嗯,废了。 婢:太后娘娘要杀娘娘。 王(挥挥手):嗯,扔了。 太监:王,那是您的娘。 事实上,从她踏进历史的那一步起,就是一个无人能解的谜。

  • 九爷,宠妻请节制!

    诺久一

    浪漫青春连载中65.6万

    面瘫,不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校,是Z国上下对萧九阎的评价。 而要官熙来说,这个男人,除了以上几点,还变态爱欺负人。 官熙觉得她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顶着一张和顾文溪一模一样的脸,替顾文溪嫁给了萧九阎。 她想着男人不举,两年后把婚给离了就行,哪知道一天早上起来床上一抹刺眼的红。 官熙欲哭无泪:“九爷,我……我应该不用对您负责吧。” “嗯?”男人危险地眯眸。 官熙秒怂:“九爷,请务必让我对您负责。” 【1V1,高甜宠文】

  • 帝妃惊天

    青酒沐歌

    玄幻言情连载中76.81万

    唐清莞,21世纪过目不忘的医毒鬼才。 一朝穿越,成为将军府废柴庶女,灵力为零,家族耻辱! 涅槃重生,训神兽,炼丹药,医指天下,搅变风云! 嘲笑她废柴,那她就让他知道什么是绝顶天才! 欺凌她胆小,那她就让他缺胳膊少腿,断子绝孙! 欺负她无依无靠,那她就找个金大腿抱抱! 然而这一抱就抱上了瘾,还直接抱到被窝里,将人睡了! 看着榻上的绝色美男,她色眯眯的吞了口口水:按他的尊位,她要唤他帝尊。论资排辈,她要称呼他一声师父。那么,到底叫什么? 男人摸着她的脑袋,宠溺道:“乖,叫夫君!” PS:打脸啪啪啪,帝尊么么哒!1V1,双处,打脸爽文! 旧文:回眸医笑,冷王的神秘嫡妃、法医王妃不好当!

  • 泪妾

    有琳

    古代言情已完结71.88万

    她被自己的丫环诬蔑、被自己最为信任的人出卖了。 他说过他爱她的,她以为他定会相信自己,然而一切却不然。 当愤怒凌驾于一切时,她的夫君变得遥不可及,变得冷酷变得无情,在他那充满仇恨的双眸内,她看到了绝望。 死,唯有一死她才能解脱. 偏偏在寻短见之时,腹中的孩儿踢了她一下,就这一下触动,她知道她不能死。 于是她决然地离开了,成为了一个已死之人。 带着孩子在这个世上苟活着,以为已将前尘如梦般抹去,然而却依旧逃不开这个男人的法眼。 在得知她还存在于这个世上的时候,他再度如鬼魅般出现,扰乱她平静的生活.

  • 孤怎么又绿了

    小月芸芸

    耽美小说连载中76.71万

    “谦和,可,孤想要的,不止这些!” 袁尚不可置信的抽出手,抬眼瞪他,嘶哑着低斥他:“古南风,你疯了!” 古五抬眼偷觑,不自觉的看进他眼里,有震惊,有无措,庆幸没有厌恶。 他无助辩解:“孤……努力试过,亦清楚您教导孤……传宗接代亦是千秋大业,孤知道,亦记得!” “可……孤无法……那些人皆不是你。孤控制不住自己——想你,念你,梦你!” 袁谦和不敢直视他眼中的情深,扭头劝道:“咳……小五,这其中必然是误会。许是这些年,我对你太过严厉苛责。物极必反,以后,臣定多加注意。” 古五直直望着他,担心自己张嘴便将他那自以为的君臣之礼,师徒之恩的遮羞布扯了。 谦和,秦湘之后,你便爱孤,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