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古代言情连载中180.2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 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 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 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 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 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 一,竖着走的聂弦音。 二,横着走的聂弦音。 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 聂弦音想了想,认真说道:“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 直到那一日,有人当着他的面,跟她说,等她长大了娶她,她点头如捣蒜,卞惊寒便彻底撕破了脸,也撕了她的衣。 她哭得惊天动地:“你禽.兽,我还是个孩子。” 某男淡定穿衣,唇角一抹餍足微弧:“比本王小两岁,的确算个孩子。”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古代言情连载中168.66万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 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 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 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 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 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 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本王,还是本王一层层剥了你?” PS:这是一个扮猪吃虎女法医收服腹黑王爷的传奇故事,黑吃黑,1V1,男女主身心干净、宠文。青酒旧文:《回眸医笑,冷王的神秘嫡妃》

  • 云胡不喜【全本+出版】

    尼卡

    古代言情已完结170.47万

    她是出身北平、长于沪上的名门闺秀, 他是留洋归来、意气风发的将门之后, 注定的相逢,缠绕起彼此跌宕起伏的命运。 在谎言、诡计、欺骗和试探中,时日流淌。 当缠绵抵不过真实,当浪漫冲不破利益,当岁月换不来真心…… 他们如何共同抵挡汹汹恶浪? 从边塞烽火,到遍地狼烟, 他们是绝地重生还是湮没情长? 一世相守,是梦、是幻、是最终难偿? ———————— 新坑(真的是坑):《心锁》http://novel.hongxiu.com/a/628281/ 新坑(还是个坑):《忽而至夏》http://novel.hongxiu.com/a/263957/

  • 醉三千,篡心皇后

    素子花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128.58万

    本文已出版上市,出版名《花醉三千》当当,京东,卓越,淘宝都有售。 * 素子新文《凤掩妆,戒瘾皇后》http://novel.hongxiu.com/a/972703/ ** 她是一国公主 大婚当日,倾心三年的男人如同天神一般策马而来,为的却不是她,而是她的家。 那一夜,血光冲天、哀鸿遍野。 那一夜,王朝覆灭、新帝登基。 * 悬崖边,男子衣发翻飞,朝她伸出手,笑若春风:“恨吗?那就去夺回来。” * 烟花三月,繁华京城,她背负着家仇国恨而来,寻找男子口中的她可倚仗之人。 风月楼里,他轻抚她脸:“头牌就是头牌,果然倾国倾城。” “那么,带我离开。”她水眸潋滟。 他淡抬眉眼:“可惜美貌于我,只欢不爱。” “美貌却可帮你倾人家国、倾人家城,”她吹气如兰。 他笑,魅惑众生:“成交!” * 霸业之争、情海浮沉,谁人能置身事外,谁人又能独善其身? * 她是相府里有名无实的夫人,她是风月楼里最妩媚的头牌,她是一计退兵十万的小兵,她是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鬼娘。 她不想百变,她只想报心头之恨。 他是位高权重的相国,他是智计百出的谋士,他是龙行浅滩韬光养晦的皇脉。 他不想隐忍,他只想一招定乾坤。 * 他们共进退、目标同,亦敌亦友。可谁能说,这一场相濡以沫是彼此深爱,还是相互利用? * 最后的最后,她倾了自家的国、倾了自家的城、也倾了一颗心;他却坐拥她的国、脚踏她的城,冷冷地看着她上刑。 他说:“蔚景,我告诉过你,像我们这种人,是不能有爱的,一旦动了心,就等于给了对方一把对付自己的利器。” 她笑:“利器么?我有更狠的。” 话落,她翩然转身,如同飞蛾扑进熊熊大火之中。 他一向淡然的脸色巨变…… * 风云诡谲,王朝更替,当身世揭开,当阴谋大白,谁才是这一场尔虞我诈的爱情赢家? ** 素子出品,没有悲剧,过程纠结,结局是喜,孩纸们放心跳坑╭(╯3╰)╮ ** 好友红文《王爷训妃成瘾》http://novel.hongxiu.com/a/728480/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古代言情连载中125.33万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缠,皆为宿命,百转千回,不死不休。妖孽本就天生一对,在每一个轮回中,注定相遇……

  • 将军有只小萌妻

    拾筝

    古代言情已完结120.19万

    新文《女帝在上》开文咯~ 十八岁的少年郎娶了个小娇妻,说好的夫妻恩爱举案齐眉呢? 小娇妻捣乱是一把好手,帮洗澡帮喂饭,出门不带脚,随时要抱抱。 二话不说就告状,惹得将军一言不合就开打。 “待我长发及腰,你别打我可好?” “待你长发及腰,给你一把剪刀,乖乖写字。” “老王八蛋。” 问:怎么把腹黑将军喜欢动手的打人的暴脾气制住? 答:时不时来个,将军,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吧唧一口扑倒。 问:怎么光明正大的撩汉? 答:踩到你了?来,我摸摸,摸摸就不疼了。 问:怎么制住野蛮的小丫头? 答:站墙角,打手心,打屁股,外加中华名菜--竹鞭炒肉。 论:怎么把野蛮的小丫头养成喜欢的小娇妻? 进来,看育妻三十六式。 男女主身心干净,放心入坑。

  • 悍妃天下,神秘王爷的嫡妃

    雪夜妖妃

    古代言情已完结132.78万

    【本文已签约出版】 简介: 未嫁先休再赐婚,她与他成为京中最大的笑柄,因为他们是绝配的废物组合! 新婚大堂,宾客嘲笑。喜帕之下,她挑起红唇,素手翻转,瞬间便掐住那人的脖子,语气轻轻地说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南阳候世子可还记得,今儿早上从你房中扔出的娈童尸体? 战火连天,她被逼落大海。他指天发誓:她若不还,他屠尽天下人为她陪葬! —— 他是大燕国手握重兵的废物王爷,身残面毁性情阴郁!却无人得知,他身残之下拥有怎样强大的力量,他面毁之颜是何等卓绝! 她是大燕国第一废物太师府千金,一张丑颜胸无点墨!世人却不知道在她废物的同时,手中握着庞大的消息来源,更无人得知她便是那天下间绝世的第一公子! —— 本文,女强,男强,强强联手!打小鬼,灭小强,夫妻同心振朝纲! 妖妃完结文种田文:《霸气村妞,种个将军当相公》http://novel.hongxiu.com/a/757452/index.html 新文《艳绝天下,王的蛇蝎毒后》http://novel.hongxiu.com/a/1188850/

  • 霸气医妃,面瘫王爷请小心!

    折音

    古代言情已完结132.17万

    他战功赫赫,年少成名,却是无人敢嫁的暴虐丑陋“恶鬼王”。 终有一日,他剑指她逼嫁,轰动天下! 她要不要这么倒霉? 不就是误摸某王屁屁,误扯腰带,再误摸个小手, 误撕衣裳……吗? 再说她又霸道,又心狠手辣、心机沉深,又没医德…… “夫君,有人污蔑我!” “嗯,都杀了……” —— 一个两个欺她是废物,无亲无故,诸不知他们眼中的小猫才是真正披着皮的虎狼! 皇帝太后对她伪善,好,银针一甩,让你再装! 世子爷对她百般讨好,今天说爱明天也说爱,全当她是傻子,一碗药下去,让你有嘴说不出。 对手太强劲,没关系,她还有后招,放王爷! —— 婚后生活不要太滋润! 没事和婆婆斗斗嘴,争争地位,转身和小姑掐掐架,回房再逗逗面瘫王爷。 慕容楚:“夫君,他们说我太霸道,心狠手辣,心机沉深,没医德。” 某王爷:“我喜欢。” 慕容楚:“夫君,他们陷害我,污辱我,取笑我,欺负我,诽谤我。” 某王爷:“宰了他们!” —— 其实这是一个傲娇面瘫王爷被霸气医生扑倒的娇羞故事! 简介实在无能,亲可以直接跳坑里来! 女强+男强+双处+宠文(虽然过程有点纠结,结局大欢喜!)

  • 医女惊华,夫君请接嫁

    涵叶今心

    古代言情已完结177.77万

    前世拒嫁,她撞死在新房之中; 再世为人,她克母,克兄,克祖辈; 庙宇十年, 方圆百里,鸡飞狗跳。 她人小言微,本想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游医; 却鬼使神差的救了他——从此 她救他一命; 他宠她一生。

  • 非我倾城:王爷要休妃(全本+出版)

    墨舞碧歌

    古代言情连载中104.67万

    后来,我才知道,你才是藏得最深的那个人。这天下的东西对你来说很简单,想要的夺取,不爱的摧毁。取东陵深矿精髓研成针,擢北地珍兽皮毛制成线,仅为成就我袖襟衣绣。他们说,这份爱可以叫做倾城。可是,有一天,你若发现我其实早已不是原来的“她”,你会怎么样?——(题记.睿王妃题) ★★★ 简介: 本以为穿越成帝国属地领主的女儿,应是荣华富贵的命,却原来不是嫡出就不受宠。她爹不宠小老婆干嘛还要把她娘娶回家?害的她饱受家中大娘和姐妹欺压。好不容易压迫人民群众的恶势力——姐姐终于嫁出去一个,嫁的却是自己喜欢的帝国太子。 * 这杀千刀的太子!明明小时候跟她定了合同,愿意跟她合并的,现在却并购了恶势力。偏偏她娘的娘家有难,做爹的又不管,她只好千里迢迢到朝歌参加太子弟弟——那个据说身有残疾的神秘睿王的选妃大赛。惟有把王妃的名衔拿到手,才能救娘的娘家,也才能有机会觐见那个权倾天下的负心汉!只是么,再见的时候,使君有妇,罗敷有夫,想必好玩! * 可是,当那段王侯争霸、阴谋惊骇的岁月即将过去,诡谲多变的宫廷斗争仍迷雾重重的时候,是谁的女人多如苼萧,却晚晚在她耳边低喃:“别尝试离开我,否则,我将血洗北地,用它做重娶你的聘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