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医丑妃:下堂王爷欠调教

    二分之一A

    古代言情连载中5.06万

    21世纪最懒的特工穿越后又丑又傻,名气还不小,只因为她嫁给了当今 大润朝最俊美妖孽的八王爷。 招蜂引蝶还整天想要她死的男人有什么好留恋的? 一封休夫书,一袭白纱拂面,潇洒离去。 那一夜,她一舞倾天下,面具下的容颜,艳惊四座! 阳春三月,京城第一花魁招夫大赛拉开帷幕。

  • 阎王宠妻:老公,萌萌哒

    大兔纸醉醉哒

    古代言情连载中6.69万

    这年头不止流行穿越,还忒流行特工穿越! 她不过在下雨天美滋滋的回家,打算踏踏实实的追剧而已,一道闪电,直接就把她给霹穿了!! 好吧,她是特工,身手也勉强可以。不过,她是混后勤部的好吗?! 话说,为毛…她悲催的穿越了也就算了。为什么… 慕容家的千金——放肆娇纵、蛮横霸道,好,她接受;长得很有特色,好,她忍着;有事没事,就跑去跪添太子爷,嗯!她既往不咎! 啥啥啥?!没脑子的慕容家千金,还“生米煮成熟饭”过?!哈哈哈?!她还把对象搞错了?!WTF?!知道搞错对象,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出来?! 她才17呀——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不行、不行、她得回去!哪怕被雷霹成熊猫,她也要回去——!!!

  • 替命新娘玩转相府

    冥土地藏

    古代言情连载中5.18万

    柳六六被人贩子卖进了大户人家好吃好喝好招待,原来是要替他家小姐待嫁给相府的那个嗜血狂魔,传说,嫁给他的女人,没有一个活过十天的……听起来好怕怕啊! 穆云杰作为当朝宰相年不过二十,却是这索罗国的风云人物,关于他的传说太多太多了,每一个都令人闻风丧胆。 且看,柳六六怎么玩转穆云杰这如地狱一般的相府。

  • 女帝在上

    拾筝

    古代言情连载中10.96万

     一次算计,她从执政女君成了军中女奴,洗衣做饭兼暖床,不但要与一群小人斗智斗勇拼智商,还要时时刻刻担心被某人饿狼扑食。   遇上一个在智商和体力都碾压自己的人,某女不满拍桌子:“于东川而言,我可是大事。”   某男沉吟半刻,一脸认真的点头:“好巧,我就是干大事的人。”   她杀伐果断,震慑朝堂,身处逆境却能忍辱负重前行。   “我能屈能伸,吃苦受累于我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   某男宽衣解带:“那你躺下摆好姿势,准备着受累吧。” “作甚?”  “让你吃饭。”

  • 知州小姐的天降神将

    立世不浊

    古代言情连载中5.98万

     月上梢头,维泱穿着亵衣睡在床上,领口微敞,云鬓般的长发倾泻身侧,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嫩。进入梦乡的她并没有察觉一个高大的身影已悄然潜入她的卧室,拨开帷帐,立于床头,用灼热的目光注视着她。少女熟睡的样子娇俏可爱,呼吸微微起伏的样子更是极尽诱惑、惹人怜爱。

  • 巧娶豪嫁,狼王的攻妻谋略

    涵叶今心

    古代言情连载中17.2万

    不过是好心救了个皇子,不但救命恩人没捞着,还招来了杀身之祸,娘亲为了救她致使一尸两命。八年的蛰伏,她华丽丽归来,一手银子,一手医术,誓要报仇雪恨。只是,娘亲死而复生是怎么回事?接二连三的祸事,究竟是新仇还是旧恨?那个二十好几还不成亲的狼王莫名其妙的找她的事怎么破?抓她做苦工,她忍;驱逐她身边貌美如花的国公爷和体贴入微的表哥,她还忍;居然还想用太子妃之位套牢她,是可忍孰不可忍,直接银子砸晕他,让他知道什么是富可敌国。某狼男呵呵笑,国是他的,富可敌国是他送给她的,而她早在很多年前就已注定了是他的!这都是一个梨子引发的情缘啊!

  • 玉镜台

    寂月皎皎

    古代言情连载中11万

    执手将玉镜台相赠的,是他,又不是他。 要江山也要美人的,是他,还是他。 当她满身鲜血在江水里浮沉,镜里映出的新郎身影,是不是他? * 主要人物:荀灌,庾文君,司马邺,司马绍,温峤,庾亮,王敦,王导等…… 我会以十分的耐心写,希望你愿意以十分的耐心看。

  • 北朝遗梦

    洛家小溪

    古代言情连载中10.53万

    我叫夏涵,是一名心理咨询师,遇上他,爱上他,成为我此生最大的劫难。每看他一眼,便心如针扎,痛得喘不过气,但依然不愿意就此放手,于是利用催眠的方法回到前世,试图解开我与他的前生之结,却没料到,那竟然是一场更大的灾难……

  • 恋恋青伊

    蓝酶汀

    古代言情已完结3.91万

    时光虽然没让她变老,但却肯定经了人事;能够让他和她在一起的不是爱,是把握。

  • 倾世聘:殿下太难缠

    九荟

    古代言情连载中3.71万

    她,身负凤凰命格,一身医术惊才艳艳;却被渣男贱女所害,容颜被毁,身份被夺,惨死虿盆之中。 一朝重生,斗嫡母,治庶姐,势要将前世害她之人搅得天翻地覆。 他邪魅狠辣,绝代风华,却偏偏对她一往情深,此生势要在她身边赖到底! “殿下,你身份尊贵,小女子高攀不起,劳烦滚的远一点!” 某人邪魅一笑,“那昨晚又是谁让我,进一点,再进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