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夫人会通灵

    楚胤

    现代言情连载中195.7万

      当鬼才灵师重生成了炮灰少女,一纸契约就要将她打包送人。   符晞表示,她不是家族谋利的工具,更不是任人欺凌的炮灰。   前世被陷害惨死,这一世便不让自己再受半点委屈。   姐妹算计,亲人利用,好在还有疼爱她的父母。   好友背叛,渣男无耻,终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符箓法阵,无所不能。   打脸虐渣,我最优秀!   =========   秦家少爷,性情古怪。   传言秦少爷天生眼盲,因此整日将自己关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   传言秦少爷性情暴戾。   符晞挑眉……   天生眼盲?那这个眼神专注,双眸若星的男人是谁?   性情暴戾?那这个满脸宠溺,俊逸温润的男人又是谁?   =========   【一对一、重生爽文、男强女强、sc】

  •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

    五月紫丁香

    现代言情连载中250.61万

      萧凌玉被男友背叛,猛踹渣男,脚踩贱女,然后带着玉佩空间回到家乡后,就开始了种-种-种,卖-卖-卖,建-建-建的农庄王国的路上,越奔越远!   直到有一天,桃源村桃花树下……   一个胖呼呼四五岁的小萌娃努力抬起头,再抬起头,挺胸,呃,抬得脖子有些疼了,可依然倔着抬起脖子,大大圆圆黑眼睛微微一眯,很是好奇的问道,“你是谁?怎么跟我长得这么像?”   瞅着跟自己五官十分相似,与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小萌娃,身材高大,相貌俊美绝伦,气质不凡的男人,凌厉的双眸微微一眯,冷声的问道,“你又是谁?”   心中却在猜测,到底哪个大胆的女人?   敢做,就必须付出代价!   只是,他还没有让女人付出代价时,这个小萌娃就过来牵着他的手,带着渴求的目光说道,“叔叔,我迷路了,你可以带我回家吗?”   当男人鬼使神差的牵着小萌娃的小手来到一栋农家院门前时,只听到小萌娃激动又兴奋的声音,   “妈咪,你可以嫁人了!我终于找到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男人!”   众人,“……”   这娃儿,为了给自己找个后爹,真是走火入魔了啊!   人家坑爹,这孩子是坑妈吧!   再当当有一天,男人问道,“儿子,你怎么就认准了我就是你亲爹地啊?”   小萌娃托着小下巴,随后说道,“因为妈咪说过要嫁给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男人啊!谁知道,找来找去,还真找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   亲爹地,“……” 总得说来,这是一个重生的都市小白领,被人设计,意外得到一个空间,回去乡下,种种田,养养儿,又被儿子牵回来的男人捧在手心里呵护,成为一代土豪富婆的故事。   

  • 闪婚老公是初恋

    墨小然

    现代言情连载中9万

    十五年前,五岁的林浅言抱着两瓶酒闯入了顾安然的世界。七年后,她由林家第一千金,变为落魄女,人人避而远之。唯有他将怀抱给予。八年后,人人都知宁氏集团总裁已婚,却没人见过那神秘总裁夫人的真容。原来十五年前的初次相遇,守护的种子便已在心中生根,十五年后,他早已长成参天大树。“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与你相约到白头。”(本文宠文)

  • 花式宠婚之席少你栽了

    黛笙

    现代言情连载中47.53万

      在临川,人人都知席家少爷席沐辰是商场上的奇才,后起之秀,力压群芳,处事手段狠辣,杀伐果断,人人都想成为席太太,可是他却不近女色。   只因小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早已闯进了他的心房,幼年初见,便在心上。   小安笙:“你是沐辰哥哥吗?”   席沐辰:“你认识我?”   小安笙:“听爸爸说今天有个漂亮的哥哥到家里来。”   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让他忽略了她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他。   接着,他直接把人家给拐跑,还一小心迷了路,最后还是被家里的大人找到,而这匆匆一别竟是多年后再次相见。   可许安笙早已忘了他,身边还有了一个众所周知的男朋友。不过,竟然她是自己的女人,他又怎会轻易放手呢。   某一天,天时地利人和,席沐辰蕴量了许久:   “许安笙,留下来在我身边做我的女人。”口气一如既往地霸道。   许安笙望着他那闪着光芒的眼眸,不由想起一句话“青山灼灼,星光杳杳,秋雨淅淅,晚风慢慢,也不及公子眉间的星辰。”   许安笙:“席少爷,你长得可真好看。”   席沐辰邪魅一笑:“那你可是看上了本少爷的美色?”   许安笙撇撇嘴:“我可没有那么肤浅。”   席沐辰:“那就当是我看上你的美色,如何?”   许安笙:“原来席少爷是这般的肤浅。”   席沐辰俯身靠近她的耳畔,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是深还是浅,以后你就知道了。”   [1V1身心干净宠文,欢迎大家跳坑。]

  • 豪门第一少奶奶

    凤元糖果

    现代言情已完结765.63万

    (超甜宠文,番外连载中)未婚夫另娶第一名媛,云氏被害破产,她更是被媒体逼入绝境。 绝望中她找上了谢少,更是传说北谢南王的传承千年豪门-谢家,掌控整个A国的所有命脉。 “谢黎墨,我嫁给你,你敢娶我吗?” 半晌后,在她的勇气和热情一点点快退却时,他露出潋滟醉人的眸光“我们现在去民政局领证,相信我,未来的谢夫人,你家谢少不会让你有机会后悔的。” 婚后,她努力做好谢夫人的同时,更是踩着渣渣的肩膀恣意成长。 他的呵护和宠溺每次都能温暖到她的心 “谢先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你是我夫人,不对你好对谁好” 【宠文无虐无误会】 推荐我的同系列甜宠文《豪门权少又黑化了》

  • 总裁的廉价小妻子

    白粥儿

    现代言情连载中261.89万

    她和他喜欢的类型永远搭不上边,偏偏做了他的妻,“是你闯入了我的世界,那就勉强负个责吧。” 男人手挽佳人,对她冷嘲热讽,“一场意外何必当真。” 当她麻雀变凤凰,惹出一场风波,“女人,回家吃饭了。” 故作成熟呆萌杠上腹黑傲娇,看谁更胜一筹!

  • 厉少宠妻请节制

    天使归来

    现代言情连载中107.99万

      她救人不为别的只想换取一个身份证和户口本,没想到直接就羊入虎口,被叼回了‘狼窝’。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进了娱乐圈发展,某人就开始了无限宠爱,一点一滴都不愿放过,在龙蛇混杂的娱乐圈里护她周全。   他是厉氏集团神秘的总裁,冷酷无情,杀伐果断,避女人如蛇蝎。原以为此生将会孤独终老,却不想碰上了那个特别的人,从此走上了宠妻不节制的道路。说好的高冷,说好的万年冰山呢,自从碰上她,一切都变了!   让一众的人跌破了眼睛,直呼不可能!

  • 急婚如律令

    苜蓿果子

    现代言情连载中136.6万

      八岁那年,桑小七初见十六岁的郁家小叔,郁家小叔一身帅气逼人的迷彩服,威武神气,钻石中的极品男神,闪瞎了桑小七的心。   于是八岁的桑小七就有了一个宏伟的目标:她要打下郁炎天那座碉堡。   高中一毕业,桑小七怀揣一腔热血毫不犹豫的选择那条距离郁炎天最近的路。   为了引起某人的注意,就开始作天作地。   一次带着一帮菜鸟闯入野狼窝。   于是,被郁家小叔虐得‘身心俱残’。   ……   郁家小叔的口头禅:桑小七就是个任性不懂事的孩子。   于是,桑小七用了4年的时间,将自己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变成一个优秀的,足以匹配他的女人。   用了4年的青春和爱恋告诉他,她早就不是个孩子了。   肆意张扬过,轰轰烈烈过,只是那个冬天还未来临,她20岁的年纪却沉寂得如同烟花一般消失在郁家小叔的世界里。   郁家小叔漫天满世界的找,他以为她身陷囹圄。   她却活得有滋有味,风生水起。   郁家小叔腥红了眼眶,扛着小丫头就直奔民政局。   外面野狼太多,他要是再浑噩下去,老婆就真的跟人跑了。   【桑小七的虐渣记】   1.某某的初恋情人找到面前,指着桑小七的鼻子大骂她,“桑小七,你这个小三,狐狸精,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是不是?”   桑小七扯了一下帽檐,妖艳撩人的一笑,“你骂得对,我要是不把那个谁给勾走,都对不起我狐狸精的美名了。”   于是这话,转身就飘进了郁阎王的耳中,狠狠的被操练了三天。   2.某女趁着桑小七在睡懒觉,就端着滚烫的茶水想要烫死她。   结果桑小七一伸脚,那一整杯的茶水全都喂了某女。   某女哭着大骂桑小七黑心,要领导给她一个公道。   某领导不咸不淡的给了个‘公道’,“桑小七,一千字检讨。”   某女懵!   就这样吗?   3.郁小三抱着郁小叔的大腿,直嚷着,“求包养,求包养!”   桑小七眉梢一挑。   隔天,郁小三就坐在华胤的郊外庄园的沙发里,一脸幽怨。   华胤啧啧的同情,其实很幸灾乐祸的,“郁小三啊,你是斗不过你妈的,还是以后乖乖的跟我一起生活吧。”   他都斗不过,更何况这小不点。   郁小三不甘,拿了手机给郁小叔打电话,结果‘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在把庄园里所有人的手机都试了一遍后,郁小三仰天长叹,“来到雷把我劈了,我要回炉重造,绝不要这个没良心的妈妈。”   

  • 谈情说案之独宠善辩娇妻

    豁然醒悟

    现代言情连载中37.11万

      乔志欣,乔氏财团千金,过着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公主般的童话生活,却有一个英雄梦,以D市刑警总队高智商谈判专家曾晓静为偶像,想要除暴安良,造福百姓,可因听闻曾晓静因公殉职,伤心过度,意外离世。 重生的曾晓静借着乔志欣身份重回警队,不知是否是巧合,发现自己重生后所侦破案件居然总和茅山道士有关。 诡异多变的棘手大案,神鬼莫测的警队新人,三生三世缘分未断的苦命鸳鸯,卧底犯罪组织的国际刑警一一登场。 大婚当日,突然清醒的乔志欣,让一切尘埃落定的事情,变的扑朔迷离,难道乔志欣突然离世另有隐情?

  • 苏总的得意秘书

    吟之斐然

    现代言情连载中9.48万

     “还真是文采斐然啊” “嗯?谁在叫我?还要踩我?” ... 这场感情早在二十年前的那个风雨飘摇的夜晚已经定下了,现在只不过是它的一场正式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