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傲娇帝少,强势宠!

    玉司司

    现代言情已完结122.35万

    一场阴谋,她被未婚夫抓奸在床,羞面见人。岂料睁眼一看,要死……她睡了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乔承勋! 睡过一次,他食髓知味,登门逼婚,“乔少夫人和无耻荡妇,想当哪个?” 自从嫁给乔阎王之后,温媞儿被宠得身心俱疲,“乔阎王,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 乔阎王冷笑,“嫁龟随龟。” 没毛病…… 【我有freestyle√】【黑客少女√】【实力打脸√】【1V1双处√】【HE√】 群号:619043973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现代言情已完结253.23万

    “楚昭阳,你解扣子干什么?”顾念往后退。 楚昭阳解开衬衣最后一颗纽扣,“睡觉。” “可现在是白天,哎……你不是要睡觉?放开我先……” * 外人以为楚少高冷面瘫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 * 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 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可归了。” 却见顾念指着心窝:“当初你住进来的时候,我与你签的是终身居住协议。” 他笑。 * 内心自带弹幕的面瘫BoyVS元气警花

  • 名门公敌①谢先生,晚上见!

    千桦尽落

    现代言情已完结159.69万

    苏念,曾是金城最幸福,最让人嫉妒的女人。 这一切……却在她害死了同父异母的大哥之后,烟消云散。 · 被迫出席前任婚礼,苏念竟遭遇了商界传奇——谢靖秋。 谢靖秋最隐秘的商界传奇,众多媒体只闻其名却不见其人,甚至连他的年龄都是最深的谜团。 · 苏念从未见一个,可以把欲-望说的这么正经和直白的男人。 也从未见过一个,如此能让她慌张不知所措的男人…… · 车内狭小的空间里,谢靖秋嗓音沙哑性感:“酒店,还是这里?” 苏念恼怒:“这种话,对只见过几次面的女性说,不失礼吗?!” 谢先生桃花眸微微眯起:“你撩我的时候,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苏念面颊滚烫:“我当时醉了!”

  • 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

    小喵妖娆

    现代言情已完结260.42万

    厉北宸,叶倾歌未婚夫的小叔,厉家的掌舵人,却对她疼爱有加。 她说,“小叔,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要点行吗?” 他说,“叫小叔上瘾是吗?我儿子都叫你妈了,你是不是该……改口叫老公了!” 有人问厉北宸,为什么对叶倾歌那么好。 他说:“十八岁为了给我生孩子,胖了三十三斤,忍受了二十七个小时的阵痛,这样的女人不敢不对她好,也不能不对她好。” 有人问叶倾歌,厉北宸哪里好,她说“对我好!”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淡月新凉

    现代言情已完结126.16万

    江城最美的女人是谁? 黎湘。 江城最声名狼藉的女人是谁? 还是黎湘。 她是黎家二小姐,美得动人心魄,却也是人尽皆知的私生女,作风豪放、私生活不检点。 一次意乱情迷的放纵,让她和江城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 陆景乔,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陆氏王国首席继承人。 成熟稳重,温文内敛,却又深不可测的男人。 事后,她清淡一笑,“一次意外而已,我明白,不用放在心上。” 他眸光清凉看她转身而去,一个多月后却又在医院与她相遇。 她蹲在花台边干呕,手中捏着妊娠40天的检查单。 对上他的视线,黎湘依旧只是微微一笑,眸光婉转,“听说安全套避孕成功率只有85 %,原来是真的。” * 半个月后,陆景乔用一场全城瞩目的盛世婚礼,娶了她。

  •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唐如酒

    现代言情已完结234.45万

    她叫慕晚安—— 后来,安城所有人提起她时的眼神都是不屑又艳羡的。 ……………… 他在雨夜将她捡了回去,眯眸浅笑,“嫁给我很委屈?” 她挺直背脊,烟视媚行的微笑,“顾公子心有所属,私生活不检点,嫁给你不能更委屈。” 隔着青白的烟雾,顾南城英俊的容颜模糊,“可我看上你了。” 顾南城看上的女人无处可逃,第二天各大有钱人都收到消息,谁敢借钱给落魄名媛慕晚安,就是跟他作对。 她最沉沦的时候就是他在床第间亲着她低声呢喃,宠溺缱绻,晚安,晚安。 ………… 后来的后来,新贵名导慕晚安因杀人未遂而入狱,判刑四年。 坊间八卦流言四起,顾太太因嫉妒开车差点撞死的是情敌。 据说,顾公子等了一个白天,换来的也只是她对狱警弯唇浅笑,“我不见他,永远不。” ………… 四年后出狱,她勾唇浅笑轻而易举的推翻了当初的誓言,长裙妩媚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像是第一次见面那般伸手微笑,“顾总,有兴趣投资我的新电影吗?” 他吞云吐雾,意味不明的盯着她,“不是不肯见我?” “我有孩子,要养家。” 当初端庄矜持的第一名媛开始游走于各路男人之间,香艳旖旎的传闻纷至沓来,却抵不过顾氏总裁日渐浓厚的宠爱。 顾南城像是得了一场心理疾病,病态般的宠爱着他的前妻。 哪怕她从不拒绝任何男人的花。 哪怕她偶尔被狗仔拍到跟金融界的大亨约会吃饭。 哪怕……她的孩子,压根不是他的种。 有天她醉得酩酊,媚眼朦胧口齿不清的笑,“顾公子他啊……可能就是犯贱,偏偏最爱那个不喜欢他的……,现在这样……从前也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 众人看着从后面缓缓而来接心上人的顾公子,吓得恨不得消失。 他一言不发,沉默不语的抱着她上车。 她凑过去喷着酒气,笑眯眯蹭着,“生气了?” “怎么会,”他淡淡的看着她的笑意不达眼底的模样,“能生气就不用犯贱了。” ————谁都知道,你是我的鬼迷心窍

  •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现代言情已完结124.49万

    ***新文《帝少在上:豪宠小宝贝》火热连载中~~***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 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 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 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 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 微带着香烟味道的手指,修长,有力,忽然就捏住了她的下颌,然后,缓缓抬起。 “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现代言情已完结200.92万

    新书《甜妻嫁到:总裁,请宠我》已上线,欢迎大家跳坑~~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 天造地设。 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 八年岁月,时光冉冉。 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 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 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 她:“……” 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 他笑看着她。 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年纪太大了!” 他:“……” ★ 1V1,身心干净,甜宠文+虐心文。 这是一段讲述十年情有独钟的追爱故事。放心入坑,不会后悔。

  • 七公子①腹黑老公,严肃点!

    恍若晨曦

    现代言情已完结254.43万

    她是齐家二公子的未婚妻,家里破产,婚约作废,她终于可以去追求自己所爱! 然而…… “简逸,我喜欢你。”门外,她低头羞涩告白。 “乖,别闹。我都准备好了,你却告诉我你喜欢别的男人?”门开,齐承之双手环抱,呲牙咧嘴。 * 她以为永远都不会再回到那个矜贵的圈子,却又被他一手拉入。 “宋羽,现在是我准媳妇儿。”面对家人不善的脸色,他如是说。 “……”家人无语。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他又说。 “……”她无语。 * 破产多年后第一次相见,他救她于一众不怀好意的奚落嘲讽。 第二次相见,是因人生中第一单大工程,他是她必须讨好的大Boss。 她以为这个腹黑的男人对她只是一时无聊的追逐,她从不敢在他身上弥足深陷。只是当两人牵牵绊绊,一颗心早已不是她能掌控。 她不知道,她心中藏了一个竹马,而她却是他心中所藏的青梅。 花开那年,他握着她的手,教她写下人生中最先学会的两个字,不是她的名字,而是…… * “承之,今天谈生意,张总太太拉我打麻将,我不好意思赢,就输了她一万。”宋羽很纠结。 “下次把这支票本撂桌上,让她别小家子气的一张张的人民币算。”齐承之说。 “那下次我争取赢套房子回来。”她看一眼支票上的数字。 “我看好你哟~”笑眯眯,抱着亲一口。 * 某女甲:“承之哥,她今天态度特别不好,多给齐家丢人啊!” “我惯的。”齐承之面不改色。 某女甲:“……” * 某女甲:“承之哥,作为你的妻子她什么都不干,还让你伺候她,也太不像话了!” “我宠的。”齐承之面露不耐。 某女甲:“……” 于是,两人一直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 * 这是一个狼把竹马踹,绕床弄青梅的故事。 * 是《四神集团》的延续,前面的人物也都会出场哦,大家不要大意的收藏吧,请戳下方【加入书架】~

  • 宠妻100分:军少,别乱撩

    唐烫

    现代言情已完结108.97万

    (新书来袭《鲜妻甜似火:傲娇总裁,极致宠》可收藏养文喔~)为事业献身的庄舒倾豪甩两张毛爷爷:“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很正常。” 再见面,他修长的手指开始解衣扣:“既然是你情我愿,多一次又何妨?” 婚后- “Boss,太太又把你的遗书拿出来读了。” “嗯,我文笔好,让孩子们多学学。” “Boss,太太说她仇家太多,写了遗......遗书,让您过目......” “谁敢动我的女人?” 小公主气喘吁吁跑过来,“爹地,哥哥带着妈咪跑了!”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某男俊脸黑到底,“来人,把少爷给我送到荒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