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少年的发丝又软又卷

    木橘子

    短篇已完结38.14万

      江城高中的学生都震惊了,因为他们学校大名鼎鼎的校霸竟然乖巧地坐在刚来的转校生旁认真的学习!   哦买嘎的!这个世界玄幻了!   那天,高二七班来了一位转校生,漂亮又受欢迎,听说还是个学霸,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人!但是!为什么坐在后面一直都无所谓的校霸总是有意无意地想引起这位转校生的注意!   安辰专门露出脖子上的项链从平诗画旁边经过,是走的太快看得不清楚吗?再走一遍,是没注意吗?再走一遍,怎么还没认出来吗?再走一遍!   “诗画!你怎么还没认出我!”安辰气愤地撑着双手按在相隔的两个桌面上,委屈地怒视着坐在板凳上的平诗画。   平诗画冷静地伸出手,揉揉他那又卷又软的黑发,还是像以前一样舒服。   周围的人倒吸一口气,完了!校霸最最最最最不喜欢别人碰到他头发了!上次有人不小心碰到,被狠揍了整整一个月,但是!但是她竟然揉了!天呐,为什么校霸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我认出你了啊。”平诗画好笑地看着面前晃荡的项链,这可是她妈妈生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呢。   “哼!我就知道。”   众人无语地看着这位异常傲娇又听话的校霸,纷纷感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   【傲娇又别扭的校霸小狼狗?温柔又腹黑的学霸御姐,我们曾经一起面对生死,一起经历病痛的折磨,如果能健康地活下,在看到对方时一定要第一眼就认出哦!且看学霸御姐怎样调教恶霸校草?】

  • 侦婚之警花妙探妻

    情雪凝钰

    短篇已完结42.68万

      W市,周日。   初冬的早晨,阳光明媚。   童心穿着居家的宽松毛衣和蓝色牛仔裤,安静地坐在“Polo”咖啡馆内,靠窗的位置。   卡其色的高领毛衣,在日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温暖。   干净的脸庞,脂粉未施,却依然唇红齿白,流露着青春的朝气。   若是不明言,只怕没人会把她和“警察”这个职业扯上关系。   连着叫了几次续杯服务之后,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心里略有不快……

  • 笑忘欢颜

    唯、紫汐

    短篇已完结16.28万

    “我要是你,就一次吃个几十片,死了算了。”看她因为失眠而服用安眠药,他勾唇冷漠的笑。 六年同学,四年同桌,名字相似又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这缘分深的让他们都难以接受。 对她而言,他冷血无情,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自己头号厌烦人物。 对他而言,她自私自利,浑身上下每一处都让他反感。 她割腕自杀,血染浴缸,他打电话云淡风轻的说“带她离开,她弄脏了我的浴室……” 他们的青春是激烈疯狂的,最后,都被伤的体无完肤。 濒临崩溃的边缘,他们却还在笑:生,我要你记住我。死,我也要你记住我。

  • 暖冬短篇合集

    凉小途

    短篇已完结3.25万

      温靳:“阮甜,你别哭了……”   阮甜:“我……我疼……”   温靳俯下身,指腹拭干她眼角的水渍。   “再哭我亲你了。”   *   小巷子里有个疯女人。   她没疯,她只是爱一个人。   爱了一辈子。   秦初雪:我爱你,愿意为了你下地狱。   *   很多年前,青楼里有个名妓。   她在等书生回。   楼绯:小书生,你真是个骗子。   *   人生很苦,而你是甜的。   几个小故事。   暖你一冬。   本书又名风花雪月。   (侠客,名妓,圣僧,总会为爱痴狂)   

  • 灰姑娘爱情大冒险

    懒猫柒

    短篇已完结11.04万

      从来没有见过大海的平凡办公室女孩莫言儿,在吹熄二十八岁生日蜡烛之后,终于决定一定要去海边旅游一趟。原来打算随团去,可又忍受不了将一次期待已久的“海岛之旅”变成一次“海岛集市之旅”,在网上多方打听后,她决定做一个背包客,独自去海岛渡过一个难忘的假期。   由于父母不同意,所以莫言儿只得先择“先斩后奏”的方式,在机场,父母亲打来电话,让她立刻回家,受不了父亲严辞相逼,就在莫言儿的旅行计划快要夭折时,却突然被一个凭空冒出来的超级混血大帅哥给“好心”解救了,父母亲以为她是和男友私奔,竟然默许了她到海岛边旅游。   快要起飞前,莫言儿在接水时,无意中看见此前遇过到的混血大帅哥和女友发生争执,并莫名其妙的被卷入其中,化身成为黑帮‘白龙王’的亲妹妹爱丽丝替身,以女友身份和超级混血大帅哥——国际刑警陈洛然趟上了海岛豪华冒险之旅——   【轻搞笑生活场景】   她懒洋洋的笑了笑,答道:“你好,烫你。”   “是托尼!托尼!”陈洛然忍不住在她耳朵边多说了两次,只盼着能尽快让莫言儿进入角色。   “明白了,托尼,带水!”莫言儿说完笑起来。

  • 傲娇学霸之腹黑校草请指教

    钢铁猪

    短篇已完结32.78万

      她是天真烂漫的乖巧女孩,在闺蜜的点醒下走上了强撩校草的不归路。   他是信息学院公认的男神,自恋,腹黑,总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用他的话说,和他走在一起的女生,是会被人扔鸡蛋的。   留学的日子里,她原想着努力学习拿个学位就完事了。想不到一个不经意的玩笑,她闯入了他的生活中,命运巧妙的安排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这是一个学霸乖乖女撩上腹黑校草并幸福地在一起的甜蜜故事。   她的撩汉套路虽然俗,但凭借锲而不舍的毅力,一步步俘获校草的心——即便她真的很嫌弃他的王子病。   【傲娇小剧场】   某天清晨,被电话吵醒的周南清不耐烦地接听了电话。   “你说什么?搬宿舍,现在吗?”   她挂上电话内心只觉得“完了”,刚换宿舍第二天又要搬回来,这么多东西该怎么办呢?   “喂——”   “宋辰羲…”   “干嘛?”   “你有空吗?帮个忙呗,我要换宿舍到楼上…”   “我在吃早餐哎,能别烦我吗?”   “可是我东西很多,一个人搬不动啊!”   她可怜巴巴的语气,可对方似乎并没有心软。   “我要吃早饭,挂了。”   “喂!”   宋辰羲你这个大坏蛋,居然见死不救?   正当周南清在心里把这位腹黑校草骂了三十遍,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开门!”   刚才的傲娇劲儿去哪了?周南清面露狡黠的笑容。   “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甜宠小剧场】   “宋辰羲,你听说过‘男友力’三个字’吗?”   看着一桌子食材,周南清瞧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男生。   “‘男友力’说的是我吗?”   对方把眼镜向上推了推,继续看着手机。   “你少自恋了!你要想被夸这三个字,就过来帮我切菜。”   “喂,我怎么也算是个校草级的人物,你居然让我做饭?”   “不做饭,你今晚就等着饿死吧!”   周南清二话没说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走到一旁歇息了。   “好好好,我做还不行吗?”   “可是,你得教我啊。”   宋辰羲嘟囔着,周南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刚才还说不做呢?”   “怕你待会儿又吃泡面,笨蛋,一点都不懂爱惜自己!”   他假装生气,敲了敲女孩的脑袋,她撅起小嘴表示抗议。   “你怎么老欺负我啊?”   “周南清,从没有第二个女生敢对我这样。”   【腹黑小剧场】   “周南清,有件事找你商量一下?”   “说吧。”   “你不是晚上在机房熬夜吗?晚上我睡你宿舍吧,白天你再回来。”   “什么?宋辰羲你把我房间当酒店了?”   “我睡你的房间,这可是你的荣幸,别人求之不得呢!”   周南清只觉得额头冒出三根黑线,这家伙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下面推荐一下我的其他文文:   《国民校花:男神甜宠爱》——连载中,校园女神被异国求学的京城少年追到手的故事。   《豪门盛宠之千金归来》——已完结,傻白甜落魄千金在霸道总裁的指引下一步步复仇成功的励志故事。

  • 徒然上心

    木易牙佳

    短篇已完结22.96万

      这世上说不清先有人再有命,还是先有命才有人,顾家少爷出生的时候就差人算了一卦,据说此子命带富贵,可没什么老婆命,吓得一家人给他找了一个童养媳,二十年后,这个童养媳却成了顾家的二小姐管心,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又隐瞒了什么?岁月流转,情深依旧,管心在她故事的结尾写道:如果人的一生只爱一个人的话,那么时间变深沉,岁月成遥远,从此,车马邮件很慢,书信很远,日子很长。   

  • 梦穿之遇见

    馨可儿

    短篇已完结3.12万

      梦,既真实,又虚幻,这属于心理?还是想象?   我的黄粱一梦戏说一个个奇妙故事!   以下是系列短剧,非常短,浓缩的精品!希望你能咬文嚼字。   各类风格都有,唯一相同的是,都是我真实的梦境!

  • 慕总等妻:可缓缓归矣

    夕梦颜雪

    短篇已完结13.05万

      H大校花林梦涵,自三年前一场车祸后,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男人,直到有一天她看见了那个男人。H市首富慕宇,沉迷在痛失爱人的回忆里一直没有走出来,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一个和爱人长得一样的女孩。一团火遇到一团冰,不知道是火先熄灭还是冰先融化。   现实中“诺诺,你终于回来啊,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慕宇抱着林梦涵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但是当他说完这句话,林梦涵却直接一把把他推开。   在慕宇疑惑的眼神下,林梦涵却有些不高兴的说:“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叫诺诺,我是林梦涵。”   而在梦中“涵涵,你终于醒了。”欧诺撇撇嘴,推开他。   “慕宇,我是欧诺呀”   大梦初醒,是对爱人的不忠,还是对恋人的不平……

  • 你是我年少的微光

    米西猫

    短篇已完结14.19万

      她从小默默无闻,天真至极,遭人厌弃。她从小没有父亲,她的母亲将她视为自己的占有物,对她要求严格,远远超过她的能力所及。高中的时候,她遇见了自己的相反数黎明。那个无论走到哪里都自带光芒的人,他高高在上,她低如尘埃。喜欢上他,她不费吹灰之力。因为这份自以为是的喜欢,她背负上同学口中贱人的骂名,她遭人暗算,她被他厌恶,她被母亲强行押送到美国。这一去,就是十年。十年之后,经历了从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蜕变,万众瞩目的她回国。她用了十年时间将他忘却,却因为一纸病例让所有努力分崩离析。十年里她无数次累到昏厥的夜晚,最后终于得到了报应。她得了绝症。她不顾一切地回国,拼劲全身力气寻找他的下落。是重拾年少那份执着还是报复,全在她的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