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死神她腰软唇甜 程璇亦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41.29万字| 187总收藏| 1.54万总点击

清冷貌美巨无敌死神&话痨骚皮万年龙套
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南一穿过冰冷寒天“千里迢迢”和她见面后,全身心都写着拒绝。
拒绝离她一米远,拒绝她拒绝自己,拒绝她的嫌弃,拒绝她的不高兴。
*南一:“你看你的名字带着知,而我的名字带着一,说明我们要一直相亲相爱……”
*沈知:“滚”
*南一:“马上就来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程璇亦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79.84万

  • 创作天数

    200

其他作品

  • 她比糖甜

    新书到货,请签收《死神她腰软唇甜》甜蜜继续~~~ *听闻黎家千金娇柔百媚纯良可人易推倒,可有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这个以一敌四轻松撂倒壮汉大气不喘一下的女人难道是被调了包? *听闻顾总裁b市绝色,肆意飒然不拘小节,可有没有人能出来解释一下不就是逃个婚还蹬鼻子上眼死乞白赖赖在家里直言要负责?高冷狼狗&暖心狗腿切换毫无压力? *黎夏生:我有一个前男友,他失忆了,我得去调戏调戏 *顾君复:我有一个逃婚的未婚妻,最近在追她的前男友,呵?想逃?不可能。 *追逐和追逐的故事,1v1 纯良小恶魔&人设系总裁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莫歌莫

    10,248 迷妹值

  • 2

    码字怎么这么难

    1,602 迷妹值

  • 3

    红袖书友15366266545701566

    716 迷妹值

  • 4

    红袖书友15142742237647796

    616
  • 5

    枯戴月披星

    474
  • 6

    博良

    127
  • 7

    那时立夏

    99
  • 8

    辛葭

    66
  • 9

    含情不脉脉

    66
  • 10

    misaki

    62

同类推荐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正文已完结,放心入坑!)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佛系微笑: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韩先生,情谋已久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年先生,慢慢喜欢你

    葉雪

    【已签约出版】本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孩子生下来后,他却不满的撕了协议,“谁说只生一个的,我说的是要双胞胎、龙凤胎,生不出来成双成对的就给我继续生”。洛桑忍无可忍:“年均霆,你大爷的……”。她奋起反抗:“年均霆,你对得起你心里的白月光吗”。再后来,一本结婚证丢在她身上。他压着她慢慢勾唇:“我的白月光不就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