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重生影后:厉少的神秘妻 沐七夏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5.8万字| 4021总收藏| 10.02万总点击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厉先生,当我男朋友可好?”
……
童蓁钓鱼钓到一个盛世美男,看光他的身体后提出非分之想。
厉万谦虎落平阳被犬欺,明明是政商两界霸主却被迫签下卖身协议。
他想,不过一年的男女朋友,忍忍就过了。
她想,厉少女友何等威风,可整渣男灭小三洗冤屈,待吃干抹净再走人也不迟。
可后来——
童蓁中途逃了。
厉万谦却堵住了她的去路,“想上就上想走就走,你当我厉万谦是好欺负的?”
……
童蓁重生为人,认为携手一世的爱情不可隐瞒。
所以——
她向厉万谦坦白,“我结过婚。”
厉万谦浓眉淡挑,将她困在双臂之间,轻笑出声,“你以前眼瞎我不怪你,现在重新做人还来得及。”
……
【男女主双洁1V1,可放心入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1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4

排名85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Iuiu送出了1
  • 549156562何投了4张推荐票
  • Iuiu送出了1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沐七夏

  • 作品总数

    6

  • 累计字数

    214.06万

  • 创作天数

    612

其他作品

  • 风光二嫁:总裁要追妻

    苏果初识陆景行时,被他诓去喝酒喝到胃出血。 她觉得这个男人坏透了。 苏果二遇陆景行时,明知他是只老虎,偏偏要在他嘴里拔牙,“我可以保住你总裁的位子,但你的户口本上得加上我的名字。” 苏果拿婚姻换自由,陆景行拿婚姻换事业。 两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 婚后。 他坐稳江山,她桃花不断。 他一朵一朵掐掉她的烂桃花,她忍无可忍奋起反抗,“陆景行,你闲的蛋疼啊,天天来管我的事!” “我是闲的很!” …… 苏果想,既然做了,那就爱吧。 可偏偏,一周年的结婚纪念日上,他对她说,“苏果,我们离婚吧。” 所以? 陆景行你丫的! 骗婚骗色是不是?!!!

    加入书架
  • 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

    二十周岁生日那天,乔辛雅嫁给了一个素未谋面却名动全城的男人。 他叫慕子昇。 G市首富金融界大亨的二公子,慕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 * 乔辛雅想既然嫁了,纵使是无爱婚姻,也该来之安之,不曾想—— 翌日醒来,慕子昇端坐在沙发上,神情冷漠,“替我生个孩子,生完后,我还你自由。” * 十个月后,慕家诞下一名男婴,其生母,难产而死。 自此,乔辛雅三字,慕家上下,讳莫如深。 * 辗转经年,慕子昇和乔辛雅相遇在法国巴黎街头。 婚纱披身,她笑靥如花,恍若初来慕家时的恬静模样,美得不可方物。 旧人相逢,他的妻子,即将嫁作他人妇。 而他,却成了主婚人。 众目睽睽下,他执起新娘的手,眸深似海,“慕太太,我记得我们没离婚,你这样嫁了,犯的可是重婚罪。” “慕先生,法律规定伴侣死后结婚证无效。” “喔,你还诈死?” “……”

    加入书架
  • 暖爱,我的坏心总裁

    人曰:乔家大少,是北城最会玩的人,商场,官场,情场,无一不玩得风生水起,那是一个让无数淑女名媛趋之若鹜却不能得的男人,更是一个执棋落子最擅掌控全局的王者。 乔靳安的人生,从未有过败笔。 更没有彩蛋。 直到……遇见那个叫做顾南惜的女孩。 * 顾南惜,一只会卖萌,会傲娇,可高冷,可傻缺的小刺猬。 她弹得一手好琴,唱得一口好歌,更交得一个帅气体贴的竹马小男友,本以为,人生就该这样幸福美满下去,却没想到—— 一个坏男人出现了! 藏了她的男票,夺了她的身份,剥了她的人-权,甚至……还强权霸道的操控起她的演艺生涯,以致于—— 她的整个人生都被重新洗牌! 而结果,竟是胡了! * 她跟他的相遇,是猝不及防。 而他对她的占有,却是蓄谋已久。 ☆-------☆ 推荐完结文: 《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http://novel.hongxiu.com/a/986472/

    加入书架
  • 婚然心动,总裁大人领证吧

    一场商业联姻,宋漾嫁给了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他叫薄景琛。 A市商业龙头企业CY集团的首席总裁。 * 婚后,两人约法三章,互不干涉彼此生活。 可一纸合约,终抵不过他的一贯霸道。 他勒令她安分守己,门禁十点,而他却和女星车内激吻,酒店缠绵,夜不归宿。 自此,他有了正牌女友,而她,却沦为了“小三”。 * 一场风波,让她声名狼藉。 公司庆功宴上,看着他身边美女如云,她大跳热舞,喝下十几杯烈酒,立刻壮了耸人胆! 拖拽入厕,她媚眼如丝,将他抵在洗手台上,“薄景琛,要么离婚,要么……要了我!” 她本意是想结束这段荒谬的关系,不料,得到的却是第二个选择…… 事后,他抚过她的唇,邪肆一笑,“我们薄家人,没有离婚的先例。” * 贴上薄太太的标签,宋漾成了众矢之的,更被继母送上了薄氏死对头陆司南的床。 翌日醒来,媒体蜂拥而至。 出轨一说,跃然网上。 三个月后,薄太有孕,再次占据头版热条。 薄景琛浏览着网页,揽了腹部微凸的宋漾入怀,“网民在讨论孩子生父是薄还是陆,你这个公知大V要不要出来辟个谣?” 宋漾无辜,唇边梨涡浅现,“我也不清楚,毕竟那晚睡在我身边的人不是你……”

    加入书架
  • 斯文总裁,别无赖!

    雨夜里,她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相拥热吻,转身离开,一别就是五年。 * 五年后。 他强势归国,以雷霆手段夺回顾氏,跻身南城首富,一夜之间,顾笙二字,风靡全城! 她洗尽铅华,化名格桑,年纪轻轻便胜任顾氏集团首席设计师! 再相见,他是她的上司,她却成了他的小姨子…… 前男友成了准姐夫,她想,即使再爱,也当能避则避,可这个男人,放着美艳未婚妻不理,却偏偏来招惹她这个前度? * 新装出炉,她被钦定为试衣模特,他不辞辛劳亲自指点。 顾笙:“抬头,挺胸,提臀。” 傅向歌磨牙霍霍,当他的手袭向她的胸时,“丫的!你的手往哪儿放呢!” “一马平川,不好意思,我以为这是你的背。” 顾笙无辜皱眉,傅向歌气的跳脚,“平你妹!” “你妹也没你平……” “……” * 某天,她带着阿七去游泳,双双落水。 压胸,人工呼吸,她醒来在他的怀里,“果然,我还是比阿七重要。” 顾笙看了眼湿漉漉的阿七,有点心疼,“她会游泳,你不会。” “所以,你最爱的还是她?” “……” “原来,我真的比不过她?” “……” 傅向歌一脸失落,顾笙抽了抽眼角,无奈的道:“阿七,它只是一只狗。” 犯得着拿自己跟狗比谁更得宠吗?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Iuiu

    99 迷妹值

  • 2

    律律律吕

    8 迷妹值

  • 3

    tingtinglu29

    8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Iuiu

    215 迷妹值

  • 2

    律律律吕

    206 迷妹值

  • 3

    扬言要奋斗的沐小夏

    91 迷妹值

  • 4

    浮生未歇s半城烟皆为浮华

    81
  • 5

    沐七夏

    71
  • 6

    ync2008mm

    28
  • 7

    已经是长发的我

    27
  • 8

    红袖书友15348649264689119

    26
  • 9

    tingtinglu29

    24
  • 10

    边先生已官宣

    18

同类推荐

  •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已完结】重生后,她看着这帅到爆炸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2018阅文超级IP风云盛典获奖作品。)

  • 好想住你隔壁

    叶非夜

    婚后——情人节,韩经年问:“今天怎么过?”夏晚安搂着被子,昏昏欲睡的答:“睡觉。”圣诞节,韩经年问:“今天怎么过?”夏晚安抱着枕头,漫不经心的答:“睡觉。”结婚纪念日,韩经年端着一杯水问:“今天怎么过?”夏晚安窝在床上,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警惕的盯着韩经年随时会泼到床上的水思考了三秒,回:“和你……睡觉。”

  • 九爷,宠妻请节制!

    诺久一

    【已完结!】面瘫,不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校,是Z国上下对萧九阎的评价。而要官熙来说,这个男人,除了以上几点,还变态爱欺负人。官熙觉得她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顶着一张和顾文溪一模一样的脸,替顾文溪嫁给了萧九阎。她想着男人不举,两年后把婚给离了就行,哪知道一天早上起来床上一抹刺眼的红。官熙欲哭无泪:“九爷,我……我应该不用对您负责吧。”“嗯?”男人危险地眯眸。官熙秒怂:“九爷,请务必让我对您负责。”【1

  • 许你万丈光芒好

    囧囧有妖

    “你救了我,我让我爹地以身相许!”宁夕意外救了只小包子,结果被附赠了一只大包子。婚后,陆霆骁宠妻如命千依百顺,虐起狗来连亲儿子都不放过。“老板,公司真给夫人拿去玩?难道夫人要卖公司您也不管?”“卖你家公司了?”“大少爷,不好了!夫人说要把屋顶掀了!”“还不去帮夫人扶梯子。”“粑粑,谢谢你给小宝买的大熊!”“那是买给你妈妈的。”“老公,这个剧本我特别喜欢,我可以接吗?”陆霆骁神色淡定:“可以。”当天

  • 别闹,薄先生!

    楠楠李

    【撩死人不偿命的宠文!】沈小姐忙着吃饭,睡觉,教渣渣如何做人!薄先生忙着撩沈小姐,撩沈小姐,还是撩沈小姐!“不都说薄执行长清心寡欲谦谦君子不近女色吗?”薄先生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动作清闲又优雅,“乖,叫老公。”薄太太扶额,看着那张脸,忽然就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那种明明冷冰冰却又唯她不能缺的样子,简直就是逼人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