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竹马载我归 莫伊雪尘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8.88万字| 41总收藏| 7599总点击

六年前,因为那个女人的一个玩笑。堂堂的夏家千金,被带进了安家的玉檀苑,像伺候小姐一样的伺候那个刁蛮任性,飞扬跋扈的安家小姐。
五年前,她十八岁岁生日,将自己献身于安家少爷安世佳。
一年后,十九岁。她如愿成了他的未婚妻,却在半年后,那个女人大婚的日子里,被自己的未婚夫发了疯的逐出玉檀苑,安家上下无人救她。
一气之下,她千金散尽,买了一匹青骢马,从此天涯亡命!直到四年后,在华国的西北境,濒临死亡的时候被捉回洛城,偿还对那个女人的亏欠。
----------
回到洛城,随着旧事被逐渐揭开。她才发现,她四年前的出走,乃是被人陷害,身边闺蜜以及骨肉血亲,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头恶鬼。
她该恨的,从来就不是安家,而是夏家!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莫伊雪尘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87.74万

  • 创作天数

    164

其他作品

  • 来时风月去时雪

    『正文完结』本书正文部分已经完结。历史四个多月,没想到自己能坚持做完这件事情。大家放心入坑。 正文最后两章,是传统汉家婚礼的再现。作为一个汉服爱好者,这些年来花了不少心思在这件事情的学习和揣摩上面。可以说是写的比较认真了。 传统汉族人的婚礼,其高度等同于信仰。所以每一个仪式、道具都有一定的意义。我在章节内容里无法塞进大量的解释文字,所以,大家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在评论区与我讨论。 不足之处,希望指正! 感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支持和关注! ………… 下一本书《竹马载我归》,已经开了,感谢大家关注。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莫伊雪尘

    35 迷妹值

  • 2

    邯冰

    29 迷妹值

  • 3

    红袖书友15409776685304386

    20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红袖书友15409776685304386

    178 迷妹值

  • 2

    莫伊雪尘

    146 迷妹值

  • 3

    邯冰

    104 迷妹值

  • 4

    红袖书友15160733277650480

    19
  • 5

    贤二和尚

    4
  • 6

    语萱yuxuan

    2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已完结】重生后,她看着这帅到爆炸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2018阅文超级IP风云盛典获奖作品。)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已签约出版】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楠楠李

    【撩死人不偿命的宠文!】沈小姐忙着吃饭,睡觉,教渣渣如何做人!薄先生忙着撩沈小姐,撩沈小姐,还是撩沈小姐!“不都说薄执行长清心寡欲谦谦君子不近女色吗?”薄先生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动作清闲又优雅,“乖,叫老公。”薄太太扶额,看着那张脸,忽然就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那种明明冷冰冰却又唯她不能缺的样子,简直就是逼人犯罪!

  • 年先生,慢慢喜欢你

    葉雪

    【已签约出版】本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孩子生下来后,他却不满的撕了协议,“谁说只生一个的,我说的是要双胞胎、龙凤胎,生不出来成双成对的就给我继续生”。洛桑忍无可忍:“年均霆,你大爷的……”。她奋起反抗:“年均霆,你对得起你心里的白月光吗”。再后来,一本结婚证丢在她身上。他压着她慢慢勾唇:“我的白月光不就是你吗”

  • 他的陆太太很甜

    秦烟

    风光无限时,她遇到他;穷途末路时,她又遇到他。从云端到地狱,姜珂看淡世态炎凉。与陆靳城再遇时,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给她的荣宠,足够她做一辈子的公主。陆靳城说:“我押解犯人无数,遇到你,却束手无策!”姜珂说:“别让我看见你,不然见你一次,我就喜欢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