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展开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 禾七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29.06万字| 10总收藏

这年头公主不好当,要顶得住内忧,扛得住外患,要震慑得住太后老巫婆,唬得住姐妹姑嫂,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时刻警惕那个猪一样的太子兄长不定时给自己抛来的小鞋。

本宫对这些魑魅魍魉烦不甚烦,决定不干了。可惜遇人不淑,好不容易相中一纨绔,本以为从此山高水长闲云野鹤过日子,不想竟是从一个坑跳入另一个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禾七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71.85万

  • 创作天数

    173

其他作品

  • 阿鲛

    本宫出身高贵,却命途多舛,悲催地被国师断言妖孽祸国,受双亲遗弃身中剧毒不说,连使唤的小丫头都不可一世恶奴欺主,好不容易寻得一如意郎君,本以为生活会拨开云端见日月般一片春光,那厮的那些女人个个磨刀霍霍杀气腾腾,面对此等才狼虎豹之局,本宫着实惶恐。 所幸所幸,国师所言非虚,本宫命格奇特,不过是使了万分之一的小聪明,用了微乎其微地一点小手段,一个不小心,竟真真应验了那妖孽祸国之说。天地良心,本宫不过是为外公讨回了一些公道,以慰本宫那颗被他们糟蹋得千疮百孔地孝心,怎会弄得战乱四起,生灵涂炭…… 绝对是危言耸听,危言耸听啊……!

    加入书架
  • 天下苏门

    适逢乱世,男人们处心积虑机关算尽,求的是江山,谋的是权术,而女子们求的不过是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可她却不一样,她腰缠万贯富可敌国,一身的铜臭味却面相儒雅倾国倾城,家缝巨变双亲尽失,在权力与金钱的狭缝中求存,一路走来,步步为营机关算尽,杀伐决断拿捏生死,双手沾满血腥却无怨无悔。所幸的是老天垂帘,让她得一心人,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可这是触手可及的幸福,还是镜花水月的幻象?在这权力角逐的乱世中,“真心”二字到底有多重,可曾比得过万里江山?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后来……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 嫁皇叔

    暗香

    顾清仪糟心的高光时刻说来就来。未婚夫高调退婚踩着她的脸高抬心上人才女之名不说,还给她倒扣一顶草包美人的帽子在头上,简直无耻至极。请了权高位重的皇叔见证两家退婚事宜,没想到退婚完毕转头皇叔就上门求娶。顾清仪:“啊!!!”定亲后,顾清仪“养病”回鹘州老家,皇叔一路护送,惠康闺秀无不羡慕。就顾清仪那草包,如何能得皇叔这般对待!后来,大家发现皇叔的小未婚妻改良粮种大丰收,收留流民增加人口战力瞬间增强,还会

  •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天家儿郎,凭我挑选,便是当着陛下的面,此话我亦敢言。”她高贵、冷艳、睥睨众生,世间无一人一事能令她动容。直到她遇见了那一杯顶级雨前龙井。他为贪腐尚书屈膝求情:“罪不祸及妻儿。”百官感念:太子仁善。只有她知,罪是他揭露,尚书之位是他的人接手。他为疑似谋逆亲王奔走:“二哥孝悌,孤不信他大逆不道。”宗亲盛赞:太子重情。只有她知,谋逆是他策划,奔走是善后,让铁证如山,让旁人背锅。他为病倒陛下亲尝汤药,侍

  •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这是腹黑小白兔和奸诈大狐狸之间的故事。前世华滋公主眼睁睁地看着大皇兄死在自己面前,大瀛帝国灰飞烟灭。此生,华滋重生了,只不过重生在三岁那年,看着那个呆萌可爱的小萝卜头深受父皇宠爱,看着那个阴险毒辣,野心勃勃的奸人深得父皇信任,看着那个见风使舵,自私自利的权臣深受父皇重用。华滋心急如焚,但她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只是个三岁的小萝卜头……怎么办?三岁的小萌娃目光坚定,重生一世,绝不让前世的悲剧再重演。于是

  •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及笄前的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大约便是等到及笄以后,如愿以偿的嫁与心上人为妻。之后为他开枝散叶,生儿育女。然,她所以为的一切,却在她及笄之前的某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故。奸人离间,竹马离心,身受重伤的她,险些命丧心上人之手。此后,尚书府那个才貌双绝的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整日只知道惹是生非,寻衅滋事的纨绔。后来的某一日,有人拦住她问道:“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她先是一愣,随即轻蔑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