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秦少就是喜欢你啊 穿工装的芒果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50.04万字| 617总收藏

听闻三华一中学霸苏默性情高冷,独来独往不把同学放在眼里,直到海城首富之子秦佑转到他们班,面对他无下限的撩拨,学霸表示招架不住……
“同学,可以把你的包子分我一个吗?”
苏默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包子,还是将另一个给了他,然而:“你吃的包子是我的。”“我知道,还是我跟你要的。”
“我说你吃的包子是我刚刚没吃完的……”
再后来,在英国的街头,他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火锅店,又眼巴巴的看着她。她撇开眼睛,冷冰冰的说道:“刚刚不是才吃过?”正欲转身,某人干脆蹲在地上撒泼打滚:
“我不管,我就要吃火锅,就要吃火锅……”
苏默:“……”怎么感觉自己养了一个儿子?
【1v1甜宠,男女主角都很强大的,不是傻白甜哈,只是在对方面前略显幼稚】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穿工装的芒果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0.04万

  • 创作天数

    352

更多迷妹总榜

  • 1

    不吃魔芋

    4,618 迷妹值

  • 2

    小笨蛋wyb

    1,431 迷妹值

  • 3

    『七筱』

    958 迷妹值

  • 4

    红袖书友15408225023792842

    708
  • 5

    爱美丽123456

    696
  • 6

    What (๑• . •๑)if i sai

    609
  • 7

    红袖书友15633785659962368

    566
  • 8

    一只麻瓜542378425

    553
  • 9

    小猪佩奇.571505191

    533
  • 10

    红袖书友15502337887542442

    423

同类推荐

  • 他将奔你而来

    少时欢喜

    许瑟以前喜欢陆亭,喜欢得人尽皆知。给他写情书、做早餐、为他打架出头,最终却只换来陆亭的一句“你别白费力气了。”后来,风水轮流转,陆亭用他那拿手术刀的手给许瑟写了99封情书,为了给她做饭烫得满手水泡,看到她挨欺负了脱了白大褂就和推她的人打起来。他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眼眶通红地跪在她面前。“许瑟,求你,求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许瑟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忽然被来人揽进怀里。江御痞里痞气地笑着,在许瑟脸上

  • 同桌她又A又飒

    是uu呀

    〔白切黑软萌卖乖少女×真学霸高冷反差校草〕在大佬的诸多传闻中,1vs7占了很大的一部分,阴差阳错的和大佬做了同桌之后,林青柚一度以为自己会被他一巴掌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但某一天,大佬却把一朵玫瑰放到她的手心,长睫微敛,眼神温柔下来。“如果可以,我想把世间所有东西都送给你,可你什么都不缺,我想来想去,脑子里也只有这点庸俗的浪漫,你别嫌我俗气。”[片段]炮灰:“景行,苍蝇不叮无缝蛋,你敢说这事与你无

  • 小祖宗她人美路子野

    梨萌鱼

    【青梅竹马x超级甜宠文】自从周家领回来一个小包子,天不怕地不怕,没事儿恨不得把天捅出一个窟窿的周小霸王从此画风突变,过上了花式打脸的日子。妹妹来家里之前:哪里冒出来的小崽子,不弄哭她算我输!妹妹来家里之后:“妹妹你吃糖不吃?只要你说哥哥就给你买!”花式讨好风。“姑奶奶我错了,快点理理我行不行?”贱兮兮的忠犬奶狗风。“这是我从小定下的媳妇儿,谁敢抢!”间歇性抽风式霸气风。小祖宗操着软萌无害小萝莉的人

  • 原来学神暗恋我

    三一零白月光

    【扮猪吃虎甜软小仙女vs看似高冷的闷骚学神,双重生,双向暗恋甜宠】重生一世,时柒一不做二不休,买了两个大麻袋,准备把暗恋已久的学神打晕了带回家。不料,她还没决定好是用蓝色麻袋还是粉色麻袋呢,醉酒的学神就自己慢吞吞地钻进了粉色麻袋里…他无助地撑着袋口,探出个脑袋瘪瘪嘴,脸颊通红通红的宛如小萌娃,“你不要打晕我,会疼的。”时柒咽了咽口水,这是平时那个高冷话少的学神?好…好可爱啊。果然可爱的男孩子就应该

  • 听说大神喜欢我

    是晚晚呀

    超级怂包夏荞暗恋季淮三年,终于忍不住加入表白的行列了,情书、巧克力、鲜花,还有棍子和绳子……全部都准备好了。夏荞的目标很明确:表白若是失败,直接将人敲晕绑走!挑了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夏荞打算趁天黑作案,却不知——微醺的季淮反客为主,将夏荞困在了角落处,低声地问,“听说你喜欢我。”夏荞红着脸,乖唧唧地点头。气氛冻住了,事已至此,夏荞一鼓作气,打算正正经经地表白。不料——季淮借着醉意,将头搁在夏荞的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