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小娘子受宠日常 温轻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短篇短篇小说

36.06万字| 2.03万总收藏

【新书《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已开,欢迎转场康康~】
司家丢了十年的小媳妇回来了!
此等消息传出,龙阳城的百姓无不痛心疾首:司大公子风光霁月,就算有婚约傍身,怎可娶一个久居山野的姑娘?
偏偏这司家长辈商量好了婚期,大公子也点头应允了,司府愈发热闹起来......

“大少爷,萧姑娘把礼部侍郎二公子打得鼻青脸肿!”,司大公子赞许地点点头:“身手不错。”
“大少爷,余家小姐被萧姑娘拖下水塘,高烧不醒!”司大公子漫不经心:“我已知晓,是她活该。”
“大少爷,萧姑娘把夫子最爱的丹青毁了!”司大公子不甚在意:“库房里还有三幅真迹,给夫子送去。”
旁人问起萧卿时,他脸上端是柔情:“我家卿卿,甚是乖巧。”
萧卿被人暗算,向来云淡风轻的男人终于怒了:“参与的,一个都不放过。”
……
她就知道,这厮平日里的温润都是装的!私底下凶着呢!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温轻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94.68万

  • 创作天数

    286

其他作品

  •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穿成作死的恶毒女配,楚汐看见手段狠厉的男主,腿就发软。不想赴女配后尘,被男主折磨至死,楚汐哭的梨花带雨。 裴书珩见她泪珠滚落,低低一笑。 他漫不经心玩着锋利的匕首,在楚汐娇嫩的脸上滑过。眼里的疯狂再也藏不住。 “只要你乖,我把命都给你。”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红袖书友15900709373723860

    103 迷妹值

  • 2

    人间星光9604134

    102 迷妹值

  • 3

    上官清栀

    73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天黑狼人杀

    2,913 迷妹值

  • 2

    兔子不吃梨

    1,834 迷妹值

  • 3

    玺欢你啊啊啊

    1,759 迷妹值

  • 4

    是三昳哦

    1,649
  • 5

    凉橙llll

    1,634
  • 6

    泡菜潭子

    1,452
  • 7

    遒允

    1,416
  • 8

    小木偶辣辣

    1,374
  • 9

    红袖书友15891633307638093

    1,359
  • 10

    陈小鳄鱼

    1,358

同类推荐

  • 我成了死对头的心上人

    陆知知

    本书又名:《和死对头扮演模范夫妻的日子》迫于家族联姻的压力,姜乔英年早婚了。联姻对象是她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别人家的孩子”——傅景行。唯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她的新婚丈夫在婚后第二天就远赴欧洲开拓海外市场了,一年半载都未必能见上他一面。不用时时刻刻扮演模范夫妻的姜乔简直浪得飞起,每天跟志同道合的小姑子逛逛逛买买买,喝完下午茶就去唱歌喝酒蹦迪彻夜狂欢。一年后的某个夜晚,酒吧,单身派对。姜乔正蹦得开心,手腕

  • 搞科研吗催婚的那种

    乐颜妖妖

    忙到飞起的星际科研大佬咸鱼穿书了变成又闲又多余的闲余苏怜:如果你把这项专利免费给罗叶哥哥的公司,我就退出这段感情,成全你和罗叶哥哥…嘤嘤嘤闲余:集美,你是苏怜,不是苏联好吗,梁静茹给你的勇气让我免费出专利吗?二营长!这里有朵白莲花打扰我做实验!二营长:我的国产炮呢?罗叶:你退出研究所,来我的公司,我可以和你结婚。闲余:对不起,我这辈子和科研相亲相爱,不打算结婚,结婚请找苏怜,她是专业的。二营长!这

  •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每晚十二点更新】-病娇少年x贪生怕死小软包周自柔穿书了。穿成小说里的恶毒女配,周府嫡小姐,同名女配周自柔。恶毒女配不干人事,每天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挤兑林家庶女林渺渺,和欺负被林府收养的小少年裴盏。作为原书男主的裴盏极惨,真实身份是流落在民间的小皇子,有灰暗抑郁的童年,在林府爹不疼娘不在,从小苟且偷生长大,内心阴郁。书中,他一直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后来皇帝临死,以千万赏金寻当年皇子,裴盏身份才得以曝

  • 陆先生爱她很多年

    莓海墨

    别人都说青春期的恋爱是甜甜的,可沈念安却觉得自己的青春期像是不小心喂了狗!别人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沈念安却觉得她跟陆林稹之间隔了一个撒哈拉大沙漠!第一次见面,她不小心强吻了他,被他骂了一句神经病。第二次见面,她当着全班人的面要他做她男朋友,还是被骂了句有病,第三次见面,她为了他特意去染了个黄色大波浪,又被骂了句出门不照镜子。第四次、第五次…每次都是她在追逐他的脚步,等到她累了要放弃的时候,他却不知

  • 惟愿你还喜欢我

    霏霏我心

    八年后的再次重逢,是意外还是处心积虑。她避,她让,他紧追不舍。某日,南酒忍无可忍:“韩靳晏,你有病吧!”他逼近,得寸进尺:“我是有病,你是解药。”除你之外,药石无医。当初胡同巷外温柔给她递糖的白衣少年,仿佛镜花水月,黄粱一梦。可现实再一次重叠,是清醒,还是沉沦。最后的最后,她离开的义无反顾,决然又冷清。可那机场登机的最后一刻,往日骄傲自负、不可一世的年轻总裁却发了疯似的冲向她,眼底像是染了血,是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