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狐幺幺

展开

狐幺幺 骑车的小熊猫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43.77万字| 281总收藏

新书《暖阳下的风》开了,小可爱们可以关注一下,
校园小甜饼一枚,希望大家都能拥有甜甜的恋爱~~嘻嘻,关注走一波,谢谢~~
狐族后人狐幺幺本以为生活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背书,罚禁闭,可殊不料后来父母亲人惨死,自己也稀里糊涂死了一回,一系列围绕着她展开的阴谋只是因为……
被狐幺幺喻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天界太子昌昊,“见一个爱一个”且身份神秘的玄逸,似乎都与她有着前生今世的瓜葛……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骑车的小熊猫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80.83万

  • 创作天数

    471

其他作品

  • 暖阳下的风

    钟暖阳最讨厌的就是计算机系的苏峰,虽然舍友都羡慕两人“青梅竹马”的成长经历,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别人家的是竹马绕青梅,可她这只“竹马”,怕是不一蹄子踢死她都是佛祖保佑……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peony639493041

    55,882 迷妹值

  • 2

    骑车的小熊猫

    18,234 迷妹值

  • 3

    红日冉冉1

    12,290 迷妹值

  • 4

    小喵805966637

    10,009
  • 5

    健健康康2019

    829
  • 6

    福田9

    413
  • 7

    可爱的害羞鬼654723289

    245
  • 8

    大块云朵

    190
  • 9

    红袖书友15714921323025269

    165
  • 10

    冰恸

    165

同类推荐

  • 穿书后我把绝情道修废了

    渝安林

    澹台渝怎么也没想到好好的给上司过个生日也能穿书。穿书也就算了,还穿成了男主的炮灰师尊岑渝!为今之计,就是在不改变剧情的情况下抱紧暗黑系徒弟的金大腿。可是这大哥的视线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被人欺负了,还是一副社会主义好青年的眼神是要闹那样?系统:请按照原作剧情狠狠的虐他!岑渝:这孩子这么尊师重道,我下不了手。系统:你不虐他,我就虐你。岑渝狠了狠心:不疯魔不成活,虐他个昏天黑地!【徒弟啊,这不是我心甘情

  • 修仙满级后我重生了

    一颗小豌豆呀

    “剑道杀神”千仞奚陨落了。因杀孽过重陨落在飞升雷劫之下。重活一世,千仞奚发现自己竟来到了灵力浓郁的上古时代,附身到了一个被饿死的小姑娘身上。开局只是一个乞丐的她,逐渐拥有了唠叨大能师尊,憨傻师兄,冰冷师弟,可爱师妹,更是拥有了修仙大家族嫡系弟子的身份。一心只想飞升的她,慢慢的揭开了自己重生的秘密。原来,是有人散去一身神力,魂飞魄散换她重来一次。天神阻止又如何?穿书女配又如何?千仞奚抬头望向天空,心

  • 铁雪云烟

    庞钠文

    首届全球华语新锐小说大赛终极决赛入围作品*她在雪地中救他,已是第三世相逢。为拯救浩劫,二人穿越至前两世。第一世,在蓝甲部族长到七岁的她被带回铁仓部族,被看成没出息的挂名少族长。她目睹过铁仓人对蓝甲人的残暴欺压与杀戮,却听父亲说母亲是被蓝甲人害死的。同年她认识了八岁的他。长大后她练成神功,在妖入侵之际带兵作战屡立奇功,在一些人眼里她却是恶魔。后来他为何决定以自己的命换她的命?穿越回第三世后,拯救大计

  • 女配修仙记之一路登仙

    清幽竹林

    修真界人人都说池清寒俊美无俦,清冷高贵,不染尘埃,且修为高深,宛若九重天上的谪仙,高不可攀!直到某一天,这朵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却被他的小徒弟摘走了!修真界的各路女修咬牙暗恨,“林沐瑶,你个小贱蹄子,懂不懂什么叫尊师重道?简直是不要脸!”林沐瑶不屑一笑,“明明是他勾引本姑娘好不?”各路女修,“不要脸的小婊砸,得了便宜还卖乖,看我们怎么收拾你!”池清寒,“谁敢动我家瑶儿,看本座不灭她!”……………若是

  • 这个帝君超难哄

    一颗虎皮蛋

    又名《帝君的侍女是个der》《我在天界搞选秀》听说文昌帝君的耳根子软得很。那胆大心细不怕死的胡落落,偏偏脸皮厚地想要咬一咬,尝一尝——看看这掌管功名利禄的文昌帝君,他的耳软骨到底是不是跟传说中的一样,足够软糯香甜。只不过,她的手指头刚一碰到帝君衣摆,耳垂就被轻轻捏住:“阿落落,阿落落,你想怎么被本座吃掉?”胡落落心中大惊:咦?这货不是在呦呵着喂猪?文昌邪魅一笑,拉住胡落落的手臂,就往他的怀里一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