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凶悍郡主酒娘子 琉璃紫岚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0.96万字| 25总收藏| 460总点击

作为维和部队中的一员,牺牲这种事,宁琪璇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穿越这种事……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啊。
安国宋王府的嫡长女,这个身份听起来挺不错的,可是,母亲被人诬陷致死,自己也被发配到乡下自生自灭。幸好她有一手酿酒的好手艺,又有葫芦作弊器在手,看她是如何在打造自己的美酒帝国的同时替原主替母亲报仇的。
不会琴棋书画?学!
不会心机阴谋?学!
有人不听话怎么办?打!
有人谋财害命怎么办?打!
郡主郡主,账上没钱了怎么办?开玩笑,你家郡主可是安国第一的酒娘子,怎么会没钱?呶,这坛子百年纯酿拿去卖了吧。
他是安国新一代的战神,一场战役,他没有死在敌国手中,却伤在了自己人的争权夺利当中,心灰意冷,借伤隐退。没想到在这个偏远小镇中闻到了一缕酒香,从此深陷其中,也不知是这美酒难得,还是那酿酒之人牵动了自己的心。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琉璃紫岚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91.66万

  • 创作天数

    218

其他作品

  • 清悦子玉

    蓝清悦,应届毕业生,待业在家。《梦境》游戏里的蓝姬舞。运气爆棚,在开服活动中得了个满幸运值角色。于是,游戏小白开始了她的梦幻之旅。小姑娘,你一件幸运装备都没穿还给人打造装备,没得糟蹋了极品材料。大叔,我蓝记品牌,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老大,BOSS红血了。住手,放着我来!一记补刀,金光冲天。蓝大神,请收下我的膝盖。那个冰块男又来了,竟然还冲着她笑,虽然很好看,但是,你我无冤无仇的,你不能把我架在火上烤啊,我一手残党,练级不容易啊,都被你的爱慕者们杀回新手村了。求放过啊。

    加入书架
  • 农女王妃,不只会种田

    穿越到天宇王朝青州富商之女的身上,富贵生活没有,渣爹倒是有一枚。帮着母亲和离单过,摆摊子,做生意,种小田,封乡君,还有个包子弟弟让她欺负,柳叶的小日子越过越滋润。只是,渣爹想来捡便宜,同父异母的弟妹想害她,没门!我可不只会种田。 喂,那位顺王殿下,我柳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貌美如花还会赚钱养家。再不来娶,我可就不等你了。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总往她闺房钻。“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那

  • 惊世医妃

    绿依

    她,雪凡心,二十一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天才,却穿越到镇国公呆呆傻傻的废材小姐身上。当丑颜褪去,她的绝色容姿,她的万丈光芒,凤惊天下。他,夜九觞,神秘莫测的九皇叔,够冷酷够霸道够腹黑,某个无聊日,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从此开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世人都瞎了吗?难道没看见这只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管他世人瞎不瞎,总之这只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先养肥点,以后的肉才好吃。

  • 弃妃,你又被翻牌了!

    玉楼人醉

    全帝都最爱演的崽,一朝穿越成了个弃妃。谁说弃妃不用侍寝的,她保证不打死他!穿过来的第一天就被翻牌,夏笙暖表示只能将后宫当成了片场。“太医,娘娘流着鼻血昏过去了!”一众人:“……”“太,太医,娘娘长满红疹,面目全非了!”一众人:“……”“太,太,太医,娘娘,娘娘好像没气了!”一众人:“……”一时间流言四起,长宁宫一被翻牌就晦气,众妃嫔表示,长宁宫铁定成冷宫了。冷宫好!冷宫特别好!嘿嘿,某妃觉得自己终

  • 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

    冰婶

    他高冷薄情,阴鸷难测,将权谋玩弄于股掌之间,却独独将她放在心尖尖上。她是他的嫡福晋,也是仙女气质和可爱气息并存的美人儿。“这财政大权和管家大权,我通通都不要了。”她看着步步靠近的男人,弱弱地道。“没良心的小傻瓜,从来都是你想要什么,爷便给你什么。”他走近她,低沉而磁性的烟嗓,就像是行走的低音炮,“但只一点,爷给过你的,就决不收回!”

  • 拈花一笑不负卿

    南酥青子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我要嫁他,不论如何,我要嫁他,瘸了,瞎了,又如何,我只嫁他!”她抱着决绝的心思,求来的婚书,求来的婚典。————————————————————“你骗我?你根本没有受那么重的伤!”“那又如何,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你非我不嫁!喜服你已经穿上,京城我已经派人四处把守,犹如铜墙铁壁,你,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