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风动翰墨

展开

风动翰墨 北暮孤橙 著

已完结 公众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35.19万字| 0总收藏

一场误解结下的不解之缘,从此,月老的红线便让原本毫无关联的二人紧紧牵系在一起……
飘满墨香书香的翰林学院竟隐藏着功夫高手,明面上欢声笑语,谈笑风生,背地里已经展开较量,或许一场更大的阴谋正悄然酝酿……
躲躲藏藏十几载,接下来的路,该如何前进?
……
一边是培养自己二十几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爷爷,一边是自己的生父生母,她该怎么抉择?
当得知害得至亲的两个家庭如此支离破碎,残缺不全的元凶依然在法外逍遥,她会怎么样做?
当爱自己的人是有恩于自己的人,她又会如何抉择?
站在人生中若干条岔路口,她该何去何从……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北暮孤橙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93.34万

  • 创作天数

    441

其他作品

  • 一曲话寒殇

    一夜之间,她成了众人眼里满含心机的妖女,所有人都变了一副嘴脸,之前好友全部面无表情站的远远的,唯恐牵扯到自己身上。 “妖女!” “听说她娘也是妖人,十几年前被处决了,今天她果然显出原形了!” “这种人留着也是祸害!只会危害苍生。” “表面上一副清纯样子,背地里心机这么重!和她娘一样该死!” “滚出去,云灵留不得这种人,简直玷污了名声!” …… 殇哥,你在哪里?她对这里心灰意冷,心中只挂念她的殇哥。 于是,在众人唾弃声中,她离去。 可是,外面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她成为叛徒自己粘上去…… 那一剑刺得心寒…… 已经死过一次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不得不出去,我可以再死一次,但是我要带上他们一起死,这是他们十几年前欠我的,我一定要讨回来!” 求支持,求订阅,求票票!

    加入书架
  • 三年之约遥遥无期

    她的青春,一开始很多人,可是走着走着最后就剩了她一人…… BE文! BE文! BE,BE……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在纯爱校园文里当路人甲

    Hains

    陆仁嘉是一篇校园文里的背景板角色。所谓背景板,全文下来和主角团的对话不超过五句。某一天,陆仁嘉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活在一篇校园文里。主角之一是坐在他班上最后一排唯一没有同桌且超级温柔的校草级别的人物段鸾司,主角之二是大学开学直接升大二并跟段鸾司成为同桌的贫寒学生宁缺。一般来说,觉醒了意识的路人甲角色肯定都会想办法给自己闯出一个名头来。但是一直到觉醒以后的不知道第多少天。陆仁嘉面无表情地发现,他好像,还

  • 对谢哥哥撒个娇

    是uu呀

    【正文完结~】【真白富美大小姐×斯文败类大帅逼】林尔第一次遇见谢衍的时候,大帅逼正在掐桃花。桃花:“你为什么不能和我谈恋爱?”大帅逼吊儿郎当的倚在墙上,说话的嗓音里透着点倦懒:“同学,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不是地球人。”桃花:“?”大帅逼:“我真名是尼古拉斯玛丽衍,我和你不同,就说我头发吧,我哭的时候它会变蓝,笑的时候它会变粉,又哭又笑的时候,它会七彩斑斓,你连头发都不能变色,怎么和我谈恋爱?”林尔

  • 她软在我心上

    酥九何

    【乖软甜VS痞帅野】北鹤九中出了名的大佬江从,桀骜难驯,人有多帅路子就有多野。巧的是,黎星沉转学第一天,就被安排到了这位传闻中不好惹的大佬旁边。秉持着不惹事上身,安分度日的原则,于是——江从说没他的允许不许换座位,好,那就不换...江从说要在他打篮球时给他送水,好,那就送...江从还说,让她和别的男生少说话,尤其不能和其他男生单独讲题,奇怪是奇怪,但惹不起啊惹不起,也照做...总而言之,坐大佬旁边

  • 他将奔你而来

    少时欢喜

    【已签出版】许瑟以前喜欢陆亭,喜欢得人尽皆知。给他写情书、做早餐、为他打架出头,最终却只换来陆亭的一句“你别白费力气了。”后来,风水轮流转,陆亭用他那拿手术刀的手给许瑟写了99封情书,为了给她做饭烫得满手水泡,看到她挨欺负了脱了白大褂就和推她的人打起来。他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眼眶通红地跪在她面前。“许瑟,求你,求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许瑟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忽然被来人揽进怀里。江御痞里痞气地笑着

  • 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

    囧囧有妖

    少年定终身,二十岁做他大总裁的贴身保镖,这样竹马还能被别人骑跑,她这些年武学生涯算毛?悲催的是,从头到尾被压迫的都是她……五年后。“妈咪!为什么可爱的小白没有爹地?”“我怎么知道!去问你爹地!”夏郁薰盯着电视里的一对新人,头也不回地说。半个小时后,电视中的婚宴现场,奶娃娃抱着新郎大腿狂喊爹地。男人死死盯着眼前袖珍版的自己,“你妈咪在哪?”正在家中看电视的夏郁薰一口水喷在屏幕上,“臭小子,你坑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