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他不配你别哄 收破烂呀 著

连载中 签约 短篇短篇小说

8.97万字| 2.41万总收藏

    话唠鬼才谢文杨/脑补小天才阮初
  .
  他伸出手圈住她,深邃的眼眸里闪着星星,慢慢地凑到她耳边道:“要你一辈子记住我。”
  他勾着阮初的脸,微冷的唇贴在她的唇上,贪婪地探取属于她的气味,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酒味,如此诱人。借着醉意,他用了点力,在阮初的唇边留了个牙印。
  阮初吃痛,本来有点恼。见谢文杨红着眼,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她又心软了。谢文杨嗓音喑哑,一字一句道:“阮初,你别忘记我。”
  .
  玫瑰都是有刺的,棘手,招人喜欢又不好招惹。
  .
  真实故事改编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1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31

排名405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意难平s投了1张月票
  • 仙女姐姐lw投了1张月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收破烂呀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8.97万

  • 创作天数

    54

更多迷妹周榜

  • 1

    栖于山

    1,034 迷妹值

  • 2

    唯爱千玺yyqx

    145 迷妹值

  • 3

    LY112805

    122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橘子很乖哦

    6,015 迷妹值

  • 2

    破烂橘橘

    5,682 迷妹值

  • 3

    心动梦境岛

    3,277 迷妹值

  • 4

    星辰晚晚star

    2,804
  • 5

    安小暖呀

    2,086
  • 6

    允恩是千玺的

    2,009
  • 7

    甜甜圈682337421

    1,898
  • 8

    鱼丸之树

    1,650
  • 9

    栖于山

    1,262
  • 10

    饼干叩

    1,153

同类推荐

  • 我成了死对头的心上人

    陆知知

    本书又名:《和死对头扮演模范夫妻的日子》迫于家族联姻的压力,姜乔英年早婚了。联姻对象是她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别人家的孩子”——傅景行。唯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她的新婚丈夫在婚后第二天就远赴欧洲开拓海外市场了,一年半载都未必能见上他一面。不用时时刻刻扮演模范夫妻的姜乔简直浪得飞起,每天跟志同道合的小姑子逛逛逛买买买,喝完下午茶就去唱歌喝酒蹦迪彻夜狂欢。一年后的某个夜晚,酒吧,单身派对。姜乔正蹦得开心,手腕

  • 搞科研吗催婚的那种

    乐颜妖妖

    忙到飞起的星际科研大佬咸鱼穿书了变成又闲又多余的闲余苏怜:如果你把这项专利免费给罗叶哥哥的公司,我就退出这段感情,成全你和罗叶哥哥…嘤嘤嘤闲余:集美,你是苏怜,不是苏联好吗,梁静茹给你的勇气让我免费出专利吗?二营长!这里有朵白莲花打扰我做实验!二营长:我的国产炮呢?罗叶:你退出研究所,来我的公司,我可以和你结婚。闲余:对不起,我这辈子和科研相亲相爱,不打算结婚,结婚请找苏怜,她是专业的。二营长!这

  • 给偏执大佬投喂一颗糖

    七月之夏

    传闻中的盛斯性格暴戾,又痞又狂,每个试图用手段接近他的女人全部宣布阵亡。直到,苏音出现了。女孩将他按在墙上,鬓发垂落在锁骨处,低声开腔:你身上真好闻。盛斯的心脏骤停了一秒钟:不知廉耻的女人,离我远点!信不信我叫人打断你的腿?几个月后——那个向来目中无人的男人像个跟屁虫一样追在女孩身后,“苏、音!你再跑一下试试!撩了我又不负责,谁给的你胆子!!”“抱歉,我暂时还不想谈恋爱。”盛斯的下颚线条紧绷着,满

  • 穿成病娇死对头

    向风偏笑

    【每晚十二点更新】-病娇少年x贪生怕死小软包周自柔穿书了。穿成小说里的恶毒女配,周府嫡小姐,同名女配周自柔。恶毒女配不干人事,每天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挤兑林家庶女林渺渺,和欺负被林府收养的小少年裴盏。作为原书男主的裴盏极惨,真实身份是流落在民间的小皇子,有灰暗抑郁的童年,在林府爹不疼娘不在,从小苟且偷生长大,内心阴郁。书中,他一直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后来皇帝临死,以千万赏金寻当年皇子,裴盏身份才得以曝

  • 师尊总是很生气

    汐池

    褚小桃一直以为师父说的长师如父真的是长师如父,关键她丢了一魄,所以脑子里一直缺根筋。但便是这样,她也从未想过她的师父,众仙眼里最是修身养性,秉节持重的清离仙尊,会骗她!交个朋友,师父说:“狐者善媚,吸你精气,害你性命,乖,不跟他玩。”褚小桃:“好,好的师父。”共泡温泉,师父说:“想要摸便坐为师怀里,自家师父,怕什么?师父又不是别的男子。”褚小桃:“可,可以吗?”中了烈药,师父说:“为师独自难以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