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救过的病人赖上我

展开

救过的病人赖上我 南默玖 著

已完结 公众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27.31万字| 9总收藏

萧王殿下觉得容意这人不仅性格好,脾气好,长得也很好看,遂表示自己这个朋友交得很值。
***
某一日,萧王殿下对着一夜之间变成了姑娘的好兄弟陷入了巨大的懵逼。
说好的兄弟呢?!怒!
容意无辜摊手:亲,谁叫你眼神不好使呢,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南默玖

  • 作品总数

    6

  • 累计字数

    340.09万

  • 创作天数

    1311

其他作品

  • 重生:王妃要翻身

    前世,巫仪为了巫族兴盛,嫁给临江王为妻,倾尽全族之力将他送上了皇位。 却不想她这名义上的丈夫是个卸磨杀驴的,一朝登基,竟是将手中的刀刃对准了巫族。 全族被灭,巫仪自己也落得一个一剑穿心的凄惨下场。 重来一世,巫仪誓要护住巫族,远离临江王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却没想到她依旧躲不开成为临江王妃的命运。 既然如此,那她先下手为强,做掉临江王,成为寡妇也不错。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世的临江王竟然换了个人,还是她上一世在东溟海域捡到的小哑巴? --- 扮猪吃老虎男主X睚眦必报女主

    加入书架
  • 穿进自己写的CP文后

    十八线网红小艺人池陆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酷爱写自己和小白(自家猫)的CP文。 然而某一天,池陆一睁眼就发现自己穿到自己写的CP文中,成为了一个救(bao)助(yang)当红小生的霸道总裁,顺便附赠了一个系统。 …… 为了早日脱离苦海,池陆不得不矜矜业业开始走剧情,寻找离开的“钥匙”。 哪知道,这坑爹的穿书竟然不止一个,还是个连环穿! 池陆:“……” 杀了我吧。

    加入书架
  • 重生之娇阳

    前世的谢環娇纵任性,毫无大脑。被人算计至众叛亲离,落得一个客死他乡的下场。 今生的她定要睁大眼睛看清楚,再也不轻信于人。 可有那么一个人,不论是前世今生,她都格外的信任。 因为,他们相遇在她最狼狈的时候,重逢于她最美好的年华里。

    加入书架
  • 宠爱无度:一品世子妃

    新文《重生之娇吟》,请大家多多支持。 她是景元长公主的独女,亦是当朝尚书府的嫡长女,身份尊贵。却因一场阴谋,被冠上克父克母之名送离京城。 再次归来,她满心怨恨,誓要以牙还牙,让那些仇人不得善终。 只是,什么时候身边跟了一条甩不掉的尾巴? 姜妧:我心狠手辣,残酷无情,得罪我的人都不得好死! 顾宁琛摸着下巴,沉思状:本世子就喜欢你这样狠辣无情的! 姜妧,猝。

    加入书架
  • 丑颜弃妃

    她是恶名昭彰的苏家小姐,他是丰神俊朗的玉凤战神,一场阴谋,她嫁给了他。 “苏玉儿,我会把葶儿所受的一切都还给你!” 他恨她,却在相处中迷失了自己的心,而她亦渐渐卸下心防。当昔日恋人回归,她才发现,一切,不过是一场谎言,她愤然离开。 他是玉凤百年难得一遇的少年丞相,初相遇,他舍命相救,不离不弃。 势力门,白莲教,凤羽骑……层层迷雾之中,她艰难独行,当昔日记忆重现,她惊觉,原来他与她,早已在七年前便许了一生。 他们倾尽繁华,演绎一场盛世之殇……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后来……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 长公主今天登基了吗

    笔间流年1

    【穿越】【女帝】沐霜穿成女帝的继位长公主,无CP文里开篇即领盒饭的炮灰人设;二公主正在作死,准备抢长公主继承人位置;三公主正在使坏,准备借刀杀人;四公主还在看戏,姐姐们怎么突然吵起来了?而炮灰长公主的大驸马长宫苏还有三天造反。面对还有三秒钟即将领盒饭的剧情,云沐霜欲哭无泪。某磕CP系统:“请宿主努力消除男主恨意值。”云沐霜:“请问可以借三公主的刀杀大驸马吗?”某驸马:“老婆大人,您的盒饭到了。”

  •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快穿+女尊+甜宠+一对一双洁)“殿下,有人收买门房。”管家将手里的银锭子交到白染手中。“呵……一个银锭子就想打探本殿的底细吗?”冷笑一声,世人真是怕她不死啊!只是她摄政王府的下人是这么容易买通的吗?“不,不是。”管家连连摆手。“嗯?”白染蹙眉。“那人想要打听的是主子您身量几何,几更入睡几更起,喜辣喜甜还是喜酸,几时开始习武练剑,琴棋书画更爱哪个,喜欢风花雪月还是对影独酌……”白染嘴角缓缓勾起:“

  •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温轻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及笄前的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大约便是等到及笄以后,如愿以偿的嫁与心上人为妻。之后为他开枝散叶,生儿育女。然,她所以为的一切,却在她及笄之前的某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故。奸人离间,竹马离心,身受重伤的她,险些命丧心上人之手。此后,尚书府那个才貌双绝的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整日只知道惹是生非,寻衅滋事的纨绔。后来的某一日,有人拦住她问道:“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她先是一愣,随即轻蔑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