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穿书后靠偷亲偏执反派续命

展开

穿书后靠偷亲偏执反派续命 北极圈的小熊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37.34万字| 2409总收藏

黎昭死后,穿成了书中开篇即死的真千金。
而身为假千金的女主却冒名顶替真千金的身份功劳爱情事业双丰收?
系统告诉黎昭,想要活命,那就努力接近小说中的反派boss楚珩,她和楚珩之间的距离越近,她的生命就越长。
黎昭照做了。
  -
  原书中,楚家三爷楚珩是个坐轮椅的残疾大反派,性格冷血残暴,十八岁出现在楚家,仅用五年时间就将楚家从父辈手中夺了过来。
  黎昭接近他时,他还只是个流落在外、四处打工、还时常被人欺负的小可怜儿。
  年少的楚珩以为,他这一生恐怕也就这样了,直到那个笑得一脸甜蜜的少女跑到他面前,不仅对他好,还经常……偷偷地亲他。
  [只对男主好的病弱女主V痴恋女主的偏执狂男主。]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红袖书友16086100420265448投了1张月票
  • 莫雪323366309投了1张月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北极圈的小熊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37.34万

  • 创作天数

    104

更多迷妹周榜

  • 1

    阿玖3271660

    1,309 迷妹值

  • 2

    皮囊233

    962 迷妹值

  • 3

    泠墨颜

    829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叫我晚安姐姐

    2,334 迷妹值

  • 2

    曲殇呀

    1,598 迷妹值

  • 3

    嘴可咬星辰

    1,405 迷妹值

  • 4

    阿玖3271660

    1,309
  • 5

    巴黎街LV

    1,280
  • 6

    果茶小侦探

    1,275
  • 7

    轻轻一抹阳光

    1,252
  • 8

    词恋

    1,238
  • 9

    野猫坠星河

    1,149
  • 10

    虞筝吧

    1,130

同类推荐

  • 飞行在三万英尺的眷慕

    浮世月尘

    新文《怦然再声动》已发,求收藏!慕已夏和顾寒慕是大学同学,然后成了同事,现在又变成了密不可宣的秘密情人。顾寒慕在封闭的驾驶舱内面对着零零总总的冰冷零部件,脸色总是比面具还淡漠;慕已夏在偌大的客舱里面对着天南海北的乘客,出现在人前总是一张完美的面具脸。众人皆道小顾机师清冷难近,是不易攀折的高岭之花。可已夏知道,他只是不舍得让自己的衣角沾上一点花尘。闺蜜告诫她:对小顾机师这个人,动手动脚都行,但千万不

  • 致命偏宠

    漫西

    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退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讨伐,誓要对方好看。*后来,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招惹。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相遇,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跟踪我?对我还没死心?”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

  • 我把男主和反派都养歪了

    乔意棠

    [表里不一大佬女主✘高级绿茶白切黑][考究党慎入]扶桑是因死人怨气而生的阴物,机缘巧合下得了再世为人的机会。绑定了一个只会发布任务的辣鸡系统,统子告诉她,必须要将男主和反派细心的养育成人,要让他们根正苗红、好好相处,未来不会因为女主自相残杀、反目成仇。但扶桑眼里只有怨气两个字。养崽=纯正怨气。不亏。于是扶桑看着面前的两个小孩,笑意逐渐扩大。男主楚燕绥未来会成为一手遮天牛哄哄的资本大佬!反派乔樾未来

  •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南之情

    【正文已完结~番外连载中~】陆少:“我那娇妻柔弱不能自理,你们为什么要欺负她?”众人:“???”陆少:“看书好好看,翻得那么快,能记住几个字。”顾芒又拿起一本,一目十行。陆少头疼:“遇上不爱学习的宝贝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宠着呗。……直到有一天。“爷,京城好几所知名大学都在抢夫人,国外的超一流大学也来抢人了!”“爷,几家中医研究院为了抢夫人争得你死我活。”“爷,国际有名的几大律师事务所都在抢夫人。

  • 婚宠难戒

    子夜轻语

    后来,所有人都羡慕秦绾——她不仅成了真千金,还是叶城最矜贵的男人慕少程心尖尖上的人。**新婚次日,他奔向摔断腿的白月光。她浅笑挑衅,“慕先生的意思是,以后我们都各玩各的吗?”他顿住脚步,回眸冷笑地看着她,“慕太太,你做什么梦?”“当然是美梦…………”**她本以为,他们的婚姻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却不知,那是他的精心筹谋,步步为营。直到后来,她在产房疼得死去活来,把他的大手咬得出血,他抱着她声音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