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九公主之我的男人我罩着

展开

九公主之我的男人我罩着 须晋欢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女尊王朝

52.99万字| 19总收藏

普通版
绝症患者殷楹一朝醒来却成了大夏国的九公主夏栩。最关键的是大夏国男多女少,女子为尊。作为大夏国第二尊贵的人,本应是团宠的她却并不受人待见。她好不容易把黑心原主的恶名洗白,却发现自己被卷入一个巨大的阴谋中...而幕后黑手竟然是...?

沙雕版
【前期】夏栩:我是这条街最靓最无敌的崽!傻白甜的日子真开心!身边都是美男好幸福!
【中期】夏栩:世界好险恶,大佬们好强悍,我亚历山好大,呜呜呜!
【后期】夏栩:天下大乱的锅我不背!

深情版
子楚:“我是萧子楚,再过一个月,我就是你的夫。”
文清:“文清所愿唯二,悬壶天下,还有,她安康。”
恒影:“纵是刀山火海,恒影为保护九公主而生,为保护九公主而死。”
茯苓:“你早就不欠我了,所以离我远一点,我不想再欠你什么了。”
儒风:“儒风自知比不上九公主身边的其他人,儒风不求别的,只求一方栖身之地。”
商九里:“愚蠢的女人,给你一个机会,和我去商国,我可以让你做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不净法师:“阿弥陀佛,西天路途遥远,我们又见面了。”
绝颜:“小楹儿,我来接你了。”

女尊,男强,互宠,(暂定)非np,偏种田向,偏轻松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须晋欢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52.99万

  • 创作天数

    273

更多迷妹总榜

  • 1

    敷衍9332

    1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后来……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及笄前的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大约便是等到及笄以后,如愿以偿的嫁与心上人为妻。之后为他开枝散叶,生儿育女。然,她所以为的一切,却在她及笄之前的某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故。奸人离间,竹马离心,身受重伤的她,险些命丧心上人之手。此后,尚书府那个才貌双绝的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整日只知道惹是生非,寻衅滋事的纨绔。后来的某一日,有人拦住她问道:“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她先是一愣,随即轻蔑一笑:“

  • 女配她想当咸鱼

    一颗小豌豆呀

    (男强vs女强,退休大佬女主vs保家卫国男主)无数个任务退休后,再睁眼时顾清歌已经成了大楚王朝唯一异姓王爷家的嫡女老幺,爹疼娘爱,还有三个妹控哥哥,一出生就被太后认定为大楚福星,受封郡主。对退休生活十分满意的她,不经意间却发现自己的身份竟是一方任务世界里的女配,男主苦心钻营,历经磨难登上皇位,与女主双宿双栖。而她,只是其中一朵桃花,助他上位的踏脚石而已。顾清歌:……*相传大楚王朝那位清歌郡主是嚣张

  •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天家儿郎,凭我挑选,便是当着陛下的面,此话我亦敢言。”她高贵、冷艳、睥睨众生,世间无一人一事能令她动容。直到她遇见了那一杯顶级雨前龙井。他为贪腐尚书屈膝求情:“罪不祸及妻儿。”百官感念:太子仁善。只有她知,罪是他揭露,尚书之位是他的人接手。他为疑似谋逆亲王奔走:“二哥孝悌,孤不信他大逆不道。”宗亲盛赞:太子重情。只有她知,谋逆是他策划,奔走是善后,让铁证如山,让旁人背锅。他为病倒陛下亲尝汤药,侍

  •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快穿+女尊+甜宠+一对一双洁)“殿下,有人收买门房。”管家将手里的银锭子交到白染手中。“呵……一个银锭子就想打探本殿的底细吗?”冷笑一声,世人真是怕她不死啊!只是她摄政王府的下人是这么容易买通的吗?“不,不是。”管家连连摆手。“嗯?”白染蹙眉。“那人想要打听的是主子您身量几何,几更入睡几更起,喜辣喜甜还是喜酸,几时开始习武练剑,琴棋书画更爱哪个,喜欢风花雪月还是对影独酌……”白染嘴角缓缓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