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平凡的呵护

展开

平凡的呵护 迈涯 著

连载中 公众 短篇短篇小说

69.95万字| 2总收藏

当她被那个狠心的男人抛弃后,在时间的游走中,她又得到了狠心男人弟弟的最真挚的感情。现实中,她是幸运的!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 99红袖币

    鲜花

  • 520红袖币

    咖啡

  • 1314红袖币

    钻石

  • 6666红袖币

    豪车

  • 10000红袖币

    房子

  • 233红袖币

    刀片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普通

迈涯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74.91万

  • 创作天数

    298

其他作品

  • 你的路上

    曾经的美好时光,总是让人回望悠长。 一些不曾被记忆得清楚的东西。 却让幻想了于想好似不曾发生过, 就像你不想听的歌曲,你越是不想听, 而你的大脑内总会有一种这首不想听的歌曲的旋律。 也许这一切都是由于某种思想的创动所造吧, 青春的美好的回忆中, 总会记起一些美好的和坏的东西。 想去回忆那些想回忆的细节, 却总让你无法想起,想得多了就会想起一些。 想过千百次的东西,千百次过后总觉得没有意义。 可能是为没有时间相隔的原因吧, 但愿所有青春美好回忆的人常回忆吧。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艳磊854977615

    1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心要野

    霏倾

    【投行圈反杀黑天鹅vs芯片领域隐形大佬】招商酒会上,沈冰卿再遇前任秦骁扬。推杯换盏间,双方人马相互寒暄。合伙人:“秦总成家了?”秦骁扬摇晃着酒杯,笑笑:“没有,纯情的时候被骗过,不相信感情。”说完看向沈冰卿,眸色幽幽:“沈总怎么看?”沈冰卿风情万种的红唇弯了弯,笑得毫不在意:“活该呗还能怎么看?”///沈冰卿来自上海,精致小资,讲究生活仪式感——喝水,要用进口的手工水晶杯;香薰,必须是Diptyq

  • 穿成霸总后我养了朵娇花

    长伴余生

    一觉醒来,陌谨发现自己穿成了一本书的超级大反派,对男主强取豪夺,最后身败名裂而死。陌谨却嗤之以鼻,是酒不好喝,还是没有钱风流快活,非要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于是,陌谨走上了打脸男女主,风流恣意的神仙生活。但是,总感觉差了点意思。大佬表示:无敌的寂寞啊。咦~突然发现原主养的小宠物还怪可爱的,又软又娇,仿佛一朵娇花,惹人怜惜。没事逗一逗,看着娇花炸毛的样子真心治愈。“糟糕,是心动的感觉。”“你知道你和星

  • 谁打翻了我家的醋坛子

    困困鸭

    【新书:野火沦陷】京城人人都知道,大名鼎鼎的一线女明星乔卿是个A到爆的御姐。不想,某一天却被一个小奶狗按在墙上撩了……“想撩我?”红唇一勾,反客为主的把小奶狗压在墙上,“知道我是谁吗?”本想吓唬吓唬他,谁知道面前的男人一头栽到她的肩膀上,“卿卿,我想你了。”乔卿:!!!这谁顶得住!-婚后的乔卿偶然间发现,自家的醋接二连三的消失。直到某一天,她眼睁睁看着某人拿着一瓶醋哗啦啦的往碗里倒。“你干什么?”

  • 对你十分偏爱

    林漫笙

    >>>漫漫新文《暗暗心动》已养肥宝宝们可以直接戳作者专栏❤️校园甜宠文,不甜你可以打我^_^_【已完结短篇小甜文】T大论坛上,医学院新晋女神章敏敏高调示爱男神江森。网友纷纷祝福:男才女貌,天作之合。正牌女友林慕青小怂包一个,趁着江森喝醉酒想偷亲盛世美颜。岂料被装醉的江森当场抓获:“人都是你的了,还偷偷摸摸地亲。”{又撩又甜的大野狼VS又萌又怂的小可爱}~关于此文,只想表达一份全心

  • 病娇公子黑化了

    玉辞云

    她在血泊中奔跑,如穷途末路的亡命之鹿。他在后面偏执追,似凶残暴戾的嗜血猎人。匕首按在心间,她幽怨的盯着他:我恨你!他擦掉脸上的血,嘴角带笑,赤瞳似火燃烧。“恨吧,恨比爱更深刻,这一生你都是我的!”他邪肆狂妄,霸道凶狠,只为守在她的身边。“放开我!”她哭着哀求,清澈眸中尽是绝望。他伸出修长的手,捏着她的下巴,在她耳边温柔低语:“你呀,就算死,也只能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