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我的剧本杀男友

展开

我的剧本杀男友 司空剑冠oo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短篇短篇小说

25.39万字| 140总收藏

【双洁、追妻、又苏又甜】
云喜作为一个化妆品研发大佬,独独钟爱剧本杀。
一场又一场的剧本杀游戏,一次又一次的并肩探案。
云喜觉得她似乎喜欢上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直到有天,她突然发现,自家上司怎么和剧本杀中那个经常撩她的人这么像?
【小剧场】
某霸总挑眉:”对这个剧本杀系统还满意吗?“
云喜:”还行...."
“那对我满意吗?”
云喜不解,问道:”哪方面?“
“全部...”男人声音蛊惑,双手圈住了她。

【食用指南】
男主和女主是初恋,分开后男主还深爱女主,并且在女主回来后,专门设计了一个剧本杀系统给她玩。自己还不要脸的在游戏中撩女主。
一句话概括:男主现实在追妻,剧本杀里面也在追妻。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110

排名145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司空剑冠oo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25.39万

  • 创作天数

    90

更多迷妹周榜

  • 1

    诺知尊

    149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草莓奶昔hh

    860 迷妹值

  • 2

    哈哈花吖

    669 迷妹值

  • 3

    诺知尊

    242 迷妹值

  • 4

    栀沐笙

    136
  • 5

    hanxiangyezi

    99
  • 6

    褚十七

    58
  • 7

    华人

    40
  • 8

    偷偷吃

    8
  • 9

    winwin昀

    7
  • 10

    司空剑冠oo

    2

同类推荐

  • 炙热偏爱

    嚼碎月光

    CM-4S店大老板,天生狂妄不羁,冷冽张狂,浑身带着一股子野气,一看就是难管的主。谁曾想,突然有一天就栽了。见到人姑娘就迈不动腿了。第一次表白被拒绝后,大醉了一场,舔着脸贴了上去。第二次被拒绝后,郁闷了几天,舔着脸又贴了上去。第三次被拒绝后,江湛抱着还剩了一半的酒瓶,堵在黎宴家门口,把她抵在门上,眼角蕴上猩红,醉醺醺地问:“你老说强扭的瓜不甜,今天我就试试这强扭的瓜,到底有多苦。”黎宴:你很好,不

  • 顶流他贪图我的美貌

    北风未眠

    顶流男星X当红爱豆好友问姜寻为什么分手,姜寻的回答很落寞:“我原本以为他是一个需要靠自己双手打拼勤勤恳恳为了生活奋斗的三好青年…”好友:“实际呢?他这些都是装出来的?”“也不全是。”“那为什么分手?”姜寻气愤:“有一天我发现他家里是在南非开采钻石的!他根本就不是靠自己努力,也不用靠着自己双手打拼,这个骗子!”好友:“?”“我兢兢业业的,任何酒局都不去,就是怕惹得一身骚,怕传出给李总当情人,三了哪位

  •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程溁

    她书穿成了女配,可怜兮兮地混在公堂的男男女女中,正等着知县大人配婚。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长吏配之。按照剧情她注定是炮灰,超短命的那种。她不认命,急切的视线在人堆里可劲儿地扒拉,终于挖掘出他。夭寿呦,感情这小哥哥,竟是男二!连女主都无法觊觎的狠人!这位爷有秀才功名在身,却被至亲算计,入宫成为残缺不完整的太监。他生生地熬过种种苦难,任御马监掌印太监,最后成了人人敬畏的提督大人。他曾颠沛流离,人人嫌

  • 重生成反派家族的团宠

    福星小妖精

    白伊暖遭遇横祸醒来后成她竹马家的超级团宠,竹马更是将她宠上天。传言厉家全员“恶”人,去了厉家之后白伊暖气得拍桌,谣言!都是谣言!厉家少爷各个都是美男,而且各有姿色,称霸不同领域,霸气又有风度,最重要的是对她实在太宠了。称霸商界厉家二少,“谁给你们胆子跟我们家暖暖争家产!”人气极高的厉家四少,“我们家的暖暖必须当主角,你们谁有意见?”武术界的厉家六少,“谁敢欺负暖暖,谁就要做好跟圣武队作对的准备!”

  • 师父他总是不对劲

    汐池

    褚小桃一直以为师父说的长师如父真的是长师如父,关键她丢了一魄,所以脑子里一直缺根筋。但便是这样,她也从未想过她的师父,众仙眼里最是修身养性,秉节持重的清离仙尊,会骗她!交个朋友,师父说:“狐者善媚,吸你精气,害你性命,乖,不跟他玩。”褚小桃:“好,好的师父。”共泡温泉,师父说:“想要摸便坐为师怀里,自家师父,怕什么?师父又不是别的男子。”褚小桃:“可,可以吗?”中了烈药,师父说:“为师独自难以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