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侯夫人她又甜又野

展开

侯夫人她又甜又野 红芦羹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28.65万字| 121总收藏

(全文已开通仅渠道免费,放心食用~)
前世,阮玉卿长年卧病在床,疾病缠绵,死在一场熊熊烈火中,尸骨无存,还留下一个浪荡的名声。
世人唾弃她,没人知道她的苦楚。

重生一世,阮玉卿不再可怜表妹,面对林正安的求娶,阮玉卿摇摇头:我觉得你和我表妹比较配。
毕竟贱人配狗,天长地久。

远在北疆的某人:卿卿,那我呢?我和谁比较配?
阮玉卿耸耸肩:我怎么知道?
*
世人皆知镇北侯天生克妻,京城没人敢嫁给他,可偏偏太傅的嫡女跑到北疆,见到了那个上一世护着自己的男人。

卫滁:阮玉卿,我天生孤命,注定无妻无子,你还敢嫁给我吗?
阮玉卿:没关系,我和离过,配你刚刚好。
1v1双洁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红芦羹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78.67万

  • 创作天数

    252

其他作品

  • 我抢了女主的深情男二

    【瘸惨腹黑男主X美娇艳心机女主】 京城众人皆知,杜府的表小姐阮婉钰是个病 秧子,长年卧病在床,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谁曾想有朝一日,不小心落入水中,被侯府的裴琛所救,无奈与她有了婚约。 婚约传出来后,不少人幸灾乐祸,瘸子配病 秧子,天长地久,等着看这朵病弱娇花被裴 琛这个瘸子折磨。 奈何裴琛早心有所属,爱慕林尚书的嫡女林 秋柔,不出意外,阮婉钰最终难产而亡。 ———— 阮婉钰穿过来时,正值婚期,安守本分地窝 在院子里养好身体,披上大红嫁衣,坐上花 轿嫁给裴琛。 * 大婚那日,裴琛不屑地揭开红盖头,原本以 为看见的是张满是病态苍白的脸,谁曾想, 入目却是女子含情脉脉的眼眸,芙蓉面,杨 柳腰,儒儒地喊道:“夫君——” * 三年之后,阮婉钰厌倦了裴琛,奈何怀有身孕,九月怀胎诞下一子,裴琛拉着她的手, 哑着嗓子喊着她的名字, “婉钰,我错了,别走好不好?”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红袖书友15935656270171532

    770 迷妹值

  • 2

    红袖书友15273339765130753

    607 迷妹值

  • 3

    Anikii星玥

    546 迷妹值

  • 4

    小怪物2

    468
  • 5

    燕芬27872737

    365
  • 6

    红袖书友15496821561635866

    350
  • 7

    梅团

    266
  • 8

    红芦羹

    191
  • 9

    Yolanda493248913

    182
  • 10

    sophiezhang34

    152

同类推荐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后来……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快穿+女尊+甜宠+一对一双洁)“殿下,有人收买门房。”管家将手里的银锭子交到白染手中。“呵……一个银锭子就想打探本殿的底细吗?”冷笑一声,世人真是怕她不死啊!只是她摄政王府的下人是这么容易买通的吗?“不,不是。”管家连连摆手。“嗯?”白染蹙眉。“那人想要打听的是主子您身量几何,几更入睡几更起,喜辣喜甜还是喜酸,几时开始习武练剑,琴棋书画更爱哪个,喜欢风花雪月还是对影独酌……”白染嘴角缓缓勾起:“

  • 太子入戏之后

    暗香

    重生前商君衍看苏辛夷: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做梦都想休妻。重生后商君衍看苏辛夷:人美心善,光明磊落,心怀大义,做梦都想娶她。重生前苏辛夷看商君衍:宽仁敦厚,稳重可靠,端方君子,可嫁。重生后苏辛夷看商君衍:小心眼,装逼犯,真小人,死也不嫁。上辈子的苏辛夷活得不容易,从乡下小村姑一跃成为京都齐国公府四房唯一的女儿,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齐国公府其他三房觊觎四房产业,将认祖归宗的她视为眼中钉肉中

  •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温轻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她是相府不起眼的小小庶女,淡然低调,偏居一隅,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偏偏有个变态掉进了她的院子。本着做好事的精神为民除害,却不想他突然醒来,被抓了个现行。他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军候,手段狠辣,恶名昭彰。渣爹为了保命,打包将她送上门做妾,从此悲催的日子开始了。端茶倒水、洗衣叠被就算了,抱枕是什么鬼?《她是妾》“爷!皇上说您已经二十一了,该娶个正妻了!”“爷有穆九!”“太后说她的侄女年方十八,端庄贤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