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喜嫁权臣

展开

喜嫁权臣 程溁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短篇短篇小说

51.03万字| 1671总收藏

穿书后,她沦为罪臣之女,小透明女配为苟住小命,绞尽脑汁。
  爆满的求生欲,让她从剧情里扒拉出一个待功成名就后,便剃度出家的准和尚。
  于是,她时不时地腆着脸凑上去,嘘寒问暖。
  只待他遁入空门,她便可坐拥富贵荣华。
  可经相处才知,虽这厮少年老成,可得宠,还需哄。
  她敢怒不敢言,暗搓搓的咬牙切齿,却又不得不以柔化刚。
  总之,坚决不给对方恼羞成怒,狗急跳墙之机。
  几经波折她终于将小命,苟过了各种艰难险阻……
  他虽为大儒嫡长子,却因八字不吉,被家族所厌,生活清贫。
  狼狈不堪之际,却总是有个小姑娘嬉皮笑脸的凑上去。
  他怀疑自己儿时的白月光暗恋自己,并且已经掌握了证据。
  待他功成名就掌权天下时,昔日对他弃之如敝履的女子们,纷纷倒贴上来,犹如过江之鲫。
  只见,年少有为的大权臣略一拱手,摆出口耳皆有疾的架势,飞快的溜了。
  小娘子说女色如狼似虎,连想都不准想,若是有闺阁女子寻他搭话,就装作嗓哑无言。
  若是请他吃东西,便说辟谷。
  若是她们不幸落水,更是要当做眼盲,当即远离。
  世人皆言,她教夫有方。
她微微颔首,笑得腼腆,眸底透着小得意,深藏功与名……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 99红袖币

    鲜花

  • 520红袖币

    咖啡

  • 1314红袖币

    钻石

  • 6666红袖币

    豪车

  • 10000红袖币

    房子

  • 233红袖币

    刀片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签约

程溁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303.11万

  • 创作天数

    913

其他作品

  • 偏宠我

    “啊~”正准备装晕的我拧着小眉头,嗷嗷惨叫。 他那骨节分明手指,险些给我按成兔唇。 呲牙,咬他。 没舍得使大劲儿,但也表示了我的决心。 他怒极反笑,就这样看着我。 我郁闷的一整天都没吃饭,这会儿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 “想吃什么?” 他一定是想我松嘴,才故意问的,我才不中计。 我咬着他的手指,翻了个白眼,打算继续咬会儿再松口。 嘴巴都咬酸了,可又怕他跑。 于是,我握着他的手腕,从门牙换到了左后槽牙,过会儿又换到右后槽牙。 他也不勉强我,就以这样诡异的姿态牵着我,保持这个动作,在众目睽睽之下溜狗那样的遛了我好几米。 行人都在给我俩行注目礼,但我可是从网暴里挺过的美少女战士,心里素质不是一般高。 只要不动手揍我,言语上的伤害早已不能割开我全副武装的小心肝。 他停在古香古色的中菜馆前,慢条斯理的瞟了我一眼,恰似断臂的维纳斯,优雅美好。 而我像咬人不撒嘴的小王八…… 额,我为啥要咬他来着? 是不是给人家咬疼了? 我心里纠结,装作若无其事的将他手还回去。 偷瞄一眼指尖的牙印。 嘿嘿,那是我的印记…… (不签约,给书友的福利,免费看)

    加入书架
  • 拾得遗珠月下归

    她本是世家贵女,却被至亲暗害,成了吃糠咽菜的小婢女。 好不容易偷走卖身契,忍着恶臭藏入粪车,却难逃追兵。 进退维谷之时,遇见了他。 这位公子可不正是在梦里跨马游街的状元爷! 未来前程似锦的阁臣大人? 后来权倾天下的一品大将军,太傅,首辅? 小丫头面上泫然欲泣,心里的算盘却拨得飞快:她定要提早下手,牢牢抱上这条金大腿! 她使尽浑身解数,总算获得他的偏爱宠溺,成了他的小福妻。 她在阁臣大人的怀里,躺赢了…… 他本是伯府嫡长孙,却生在母亲入殓的棺椁之中。 孑然一身的他,不知何时起,被隔壁那只呱噪的小东西,给缠上了。 从落魄的棺材子,到官居高位,权倾天下,他都没能甩掉贼精贼贱的她。 到最后,她成了他的心肝肉。 他甘心将蚀骨柔情,通通捧给她。 愿以此身血肉,为她遮风挡雨,护她终身裙裾无尘...... 【1V1、双纯、首辅、权谋、爽文、甜宠、喜萌、公主、宅斗、虐渣,双洁】

    加入书架
  • 穿书回到提督大人少年时

    溁溁新书已开《喜嫁权臣》,她盯上了他,那个将来功成名就却剃度出家的和尚! 本文:她书穿成了女配,可怜兮兮地混在公堂的男男女女中,正等着知县大人配婚。 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长吏配之。 按照剧情她注定是炮灰,超短命的那种。 她不认命,急切的视线在人堆里可劲儿地扒拉,终于挖掘出他。 夭寿呦,感情这小哥哥,竟是男二! 连女主都无法觊觎的狠人! 这位爷有秀才功名在身,却被至亲算计,入宫成为残缺不完整的太监。 他生生地熬过种种苦难,任御马监掌印太监,最后成了人人敬畏的提督大人。 他曾颠沛流离,人人嫌恶,也曾位高权重,人人讨好。 成为看尽人生百态,孑然一生的权宦。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寿终正寝! 只要她抱紧他的大腿儿,定能摆脱蚂蝗般的至亲,待日后做了大宦官之妻,更是吃香的喝辣的,还不用费劲巴拉的相夫教子。 小日子简直不要太美好,捡大漏啊! 他一朝重生,再回少年时,尚未入宫,更未净身。 眼下,他还是小三元的穷秀才,父暴毙而亡,母携家资再嫁。 他浴血归来,浑身戾气,可一时善心,就多了个娇娇软软的小娘子! 说啥他这辈子也不净身了,好好地考科举,走举业,给她挣个诰命夫人做,再生几个小崽子玩玩儿……

    加入书架
  • 一品贵夫

    他身处漩涡,却孑然独立,心中有着无人了解的孤寂。 首见,小肥团子趁人之危,用肉爪子偷摸撩开赤金面具。 倏忽,惊艳! 强赖皮俊哥哥,恨不得当日就嫁了。 用她那因换牙,漏风的小嘴,理直气壮道“是小九救了哥哥,倘若是无以为报,便以身相许吧!” 话落,“吧唧”一口,出其不意的在他额头上扣了一个戳子。 得逞的她,将圆圆地葡萄眼眯成了一条缝儿,吧唧吧唧着小嘴,回味着…… 嗯嗯,她只是挟恩图报,绝无觊觎美色的小心思。 是谁,在他耳边喋喋不休? 他睁开视线朦胧的眸子,一个如白面馒头似的圆脸自称恩人。 她眸似点漆,透着贼亮的光芒。 还未等他听明白,就强行被“盖了印章”,不敢置信的震惊涌上心头…… 再见,小肥团子长成娉婷佳人,誓要将男子推下湖水,她好再捞个救命之恩,牢牢将美男哥哥,收入囊中…… 病秧子被一个小东西,偷走心的故事,曾用名《洛水沦涟》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永远勤劳

    4,097 迷妹值

  • 2

    小黑狗与小花狗

    3,773 迷妹值

  • 3

    心宽体瘦

    2,954 迷妹值

  • 4

    发财树爱上你

    2,817
  • 5

    一品贵人

    2,601
  • 6

    橙鲜

    2,211
  • 7

    程溁

    2,020
  • 8

    女华

    1,908
  • 9

    张天宇586546336

    1,880
  • 10

    男主有毒

    1,787

同类推荐

  • 心要野

    霏倾

    【投行圈反杀黑天鹅vs芯片领域隐形大佬】招商酒会上,沈冰卿再遇前任秦骁扬。推杯换盏间,双方人马相互寒暄。合伙人:“秦总成家了?”秦骁扬摇晃着酒杯,笑笑:“没有,纯情的时候被骗过,不相信感情。”说完看向沈冰卿,眸色幽幽:“沈总怎么看?”沈冰卿风情万种的红唇弯了弯,笑得毫不在意:“活该呗还能怎么看?”///沈冰卿来自上海,精致小资,讲究生活仪式感——喝水,要用进口的手工水晶杯;香薰,必须是Diptyq

  • 她的裙下臣

    木铛

    【娇软甜美大提琴女主x偏执冷漠灌篮男主】十八岁的江子翊每天都在为生计忙活,却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义。直到他班上来了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小姑娘说:江子翊,不要吸太多烟,对肺不好。江子翊直接戒烟了。小姑娘说:江子翊,不要喝太多酒,对肝不好。江子翊直接戒酒了。小姑娘说:江子翊,你努力努力,我们一起上同一个大学,好不好?江子翊开始一点一点地捡落下的知识,日日夜夜,努力学习。……江子翊找到了活着的意义,就

  • 小胖娘也有暴富梦

    巧克力派

    一朝从大美女穿成了又丑又挫的土肥圆,叶秋可怎么活!奥斯卡白莲嫡姐:六妹妹怎么伤我都行,但绝对不许你玩弄殿下!带刺绿茶四姐:六妹妹怎么讽刺我都行,但绝对不许你欺负嫡姐!人间白月光五姐:你们怎么欺负我都行,但绝对不能伤害叶秋!叶秋怀揣声音催眠金手指,上治暴躁渣爹和伪善后妈,下治调皮捣蛋社会人。土肥圆六年逆袭成婀娜佳人,在古代搞起了房地产,完成终极暴富梦!但是,这个有双重人格的顶级富商需要人疼。“秋秋,

  • 拒绝娇嗔

    向风偏笑

    新书《卸下喜欢》已开,欢迎转场看看~贵公子vs人间尤物【HE】【浪子回头+狗男人追妻火葬场】江家大少爷喜欢什么样儿的,京都世家圈子里无人不晓。要长的漂亮,身材还好,最重要是会玩。阮馥媚眼如丝,尤其是腿长腰细放的开,跟江观澜这种浪荡的公子哥堪称绝配。一开始,阮家大小姐受邀去江家,听到江大少对他母亲说:“阮馥?我跟她就是玩玩。”所以阮馥凉了心,不想玩,她选择放手。江观澜:“真要分手?你别后悔。”阮馥:

  • 奶糖味的她

    易晚小酒

    作者同类型甜宠校园文《甜系初恋》已发,欢迎入坑大家伙儿都知道,江家小少爷江遇年少时桀骜不驯,谁的话都不听,没人敢招他。成绩更是回回第一,没人能超越。众人纷纷好奇,江遇这样的人,到底会被什么样的神仙收服?众人:算了吧,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直到某次慈善晚会上,有人看见江遇哄着一姑娘,昔日的乖张暴戾化为绕指柔,声音低沉沙哑,语气卑微到尘埃里:“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别生我气了好不好?”我这一生桀骜不驯,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