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重生逆袭:成为偏执权臣心尖宠

展开

重生逆袭:成为偏执权臣心尖宠 吉光片鱼 著

连载中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4.17万字| 3总收藏

【全文免费➕1v1➕甜宠文➕HE】

许娇娇出身丞相府,生母早逝,她只能在养在祖母膝下。


她每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只求一桩好亲事,不求夫君家门显贵,只求一人白首。
可谁知,她夜夜所求,现实却给她狠狠一击。


她死在一个冬夜里,或许是上天知她心有不甘,睁开双眼,她重回和离那日。
前世她抵死不从,而现在她干脆利落地在和离书上签了字。

重生后的许娇娇混得风生水起。
她活得恣意妄为,将自己曾经失去的一切一一亲手夺回。

更重要的是,重觅良人……


起初沈昭允对她避如蛇蝎,

他知她处心积虑,八面玲珑,

可当许娇娇选择再嫁时,


那个偏执阴郁、喜怒不定的天子宠臣突然来访,对着她一字一句说:许娇娇,除了我,你还想嫁给谁?
他的目光阴沉森冷,背地里却将把她最爱的桂花糖塞进她的怀中。


“娇娇,等着我来娶你。”
“我要让你做整个上京最风光的新娘。”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吉光片鱼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4.17万

  • 创作天数

    42

更多迷妹总榜

  • 1

    桉城

    4 迷妹值

  • 2

    あなたの味

    1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千桦尽落

    前世,镇国公府,一朝倾塌灰飞烟灭。此生,嫡长女白卿言重生一世,绝不让白家再步前世后尘。白家男儿已死,大都城再无白家立锥之地?大魏国富商萧容衍道: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从不出废物,女儿家也不例外。后来……白家大姑娘,是一代战神,成就不败神话。白家二姑娘,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段了得的当家主母。白家三姑娘,是天下第二富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翘楚。·白卿言感念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暗中送了几次消息。

  •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一念如尘

    (快穿+女尊+甜宠+一对一双洁)“殿下,有人收买门房。”管家将手里的银锭子交到白染手中。“呵……一个银锭子就想打探本殿的底细吗?”冷笑一声,世人真是怕她不死啊!只是她摄政王府的下人是这么容易买通的吗?“不,不是。”管家连连摆手。“嗯?”白染蹙眉。“那人想要打听的是主子您身量几何,几更入睡几更起,喜辣喜甜还是喜酸,几时开始习武练剑,琴棋书画更爱哪个,喜欢风花雪月还是对影独酌……”白染嘴角缓缓勾起:“

  • 长公主今天登基了吗

    笔间流年1

    【穿越】【女帝】沐霜穿成女帝的继位长公主,无CP文里开篇即领盒饭的炮灰人设;二公主正在作死,准备抢长公主继承人位置;三公主正在使坏,准备借刀杀人;四公主还在看戏,姐姐们怎么突然吵起来了?而炮灰长公主的大驸马长宫苏还有三天造反。面对还有三秒钟即将领盒饭的剧情,云沐霜欲哭无泪。某磕CP系统:“请宿主努力消除男主恨意值。”云沐霜:“请问可以借三公主的刀杀大驸马吗?”某驸马:“老婆大人,您的盒饭到了。”

  •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温轻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盛京有美人儿

    漠家初九

    及笄前的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大约便是等到及笄以后,如愿以偿的嫁与心上人为妻。之后为他开枝散叶,生儿育女。然,她所以为的一切,却在她及笄之前的某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故。奸人离间,竹马离心,身受重伤的她,险些命丧心上人之手。此后,尚书府那个才貌双绝的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整日只知道惹是生非,寻衅滋事的纨绔。后来的某一日,有人拦住她问道:“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她先是一愣,随即轻蔑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