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 君浅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306.72万字| 26总收藏

【新书《邪王心尖宠:爱妃,咬一口》已发布,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她,是二十一世纪医术无双的鬼医圣手,却意外穿越成了秋家的草包大小姐。
天生废材,没法修炼?
笑话!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谁才是真正的绝顶天才!
召唤师稀缺?她一不小心混了个神级!炼药师罕见?她随手便能炼制出上古神丹!
不过谁来告诉她,这个一直缠着她的妖孽腹黑男究竟是谁?她不过就是偷了他的灵药,抢了他的神兽,烧了他的老巢,外加把他睡了一觉,怎么就没完没了?
本书交流群:186848054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8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君浅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531.37万

  • 创作天数

    1276

其他作品

  • 邪王心尖宠:爱妃,咬一口

    前世惨死,一朝重生,她成了方家的废材大小姐。 天性懦弱,人人可欺? 开什么玩笑! 她身怀至宝,又有神兽当跟班,丹药灵符信手拈来。 谁要是敢惹她,揍得他爹妈都不认识! 不过谁来告诉她,这个整天跟在她身后的妖孽男人是怎么回事?不就吃了他一顿豆腐,不至于就赖上她了吧!她发誓她真的没有非分之想…… (男强女强,一对一爽文) 本书交流群:186848054

    加入书架
  • 极品御妖师

    她,是一个被家族遗弃之人。   再次醒来,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父母入狱,青梅竹马另娶她人。   为了报仇,就算和魔鬼签订契约,她也在所不惜。   这一次,她一定要用自己的双手,牢牢抓住属于自己的一切!   ◇◆◇◆◇◆◇◆◇◆◇◆◇◆◇◆◇◆◇◆◇◆◇◆◇◆◇   新书《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已经发布,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加入书架
  • 悍女修仙

    男人婆一朝穿越到古代,终于实现想要变成淑女的念头。   可素……   穿墙咒是什么东东?   什么?你这里的东西要用灵石买?   有没有搞错,老娘只有银子啊银子!   ◇◆◇◆◇◆◇◆◇◆◇◆◇◆◇   新书《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已经发布,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回眸医笑,冷王的神秘嫡妃

    青酒沐歌

    有种穿越叫技术穿,沐清歌到死都没想到这事会落到她身上。她本是21世纪的顶级医师,一朝丧命带着医生系统穿越成了丞相府懦弱的草包嫡女,亲爹不疼,庶母不爱,还被太子退了婚!他是东楚的战神凌王,先帝幼子,少年成名,然而容貌被毁、一身是病而且不举,是京中闺秀避之不及之人。一纸婚书将她和他紧紧绑到了一起,名为冲喜,实为羞辱。嗯,就这样一不小心,她由太子妃到凌王妃,升了个辈分!****面对渣白莲的挑衅,一把手术

  • 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

    浣水月

    前世助夫登基,却被堂姐、夫君利用殆尽,剜心而死。含恨重生,回到大婚之前。出嫁中途被新郎拒婚、羞辱——不卑不亢!大婚当日被前夫渣男登门求娶——热嘲冷讽:走错门!保家人、斗渣叔、坑前夫、虐堂姐!今生夫婿换人做,誓将堂姐渣夫践踩入泥。购神驹,添头美女是个比女人还美的男人。说好了是人情投资,怎么把自己当本钱,投入他榻上?*一支帝凰签,一句高僧预言“帝凰现天下安”,风云起,乱世至。他搂着她,吸着她指尖的血为

  • 圣颜冷妃:最强幻兽师

    红梅朱香

    最强星际特警,穿越成异世废柴女。外有皇后刺客暗杀,内有继母亲妹陷害!一朝唤醒神器凤灵戒,倾北凰锋芒尽显!凤凰血脉,焚尽天下万物!龙之九宠,一招逆转苍穹!然而天才如斯,却栽到了这个冰山手里。宠她如命的冰山轻轻一笑:“这天下你慢慢玩,出事我兜着。”建了个群,喜欢本文的亲可以加:249870200,加群请填作者笔名或者文里人名。

  • 鬼帝狂妃:系统御兽

    肉肉的泡猪

    南宫璃带着诸神系统,意外魂穿。再次睁眼,她成了天穹大陆南宫世家的废物二小姐。家宅不宁?家道没落?遭未婚夫家嫌弃?边收拾边崛起,系统在手,各种我有!有田有地有空间,店面开起,生意做起,势力培养起。炼药、修魔、召唤一把抓,天赋妖孽,能驭万兽,实力爆表。哪知扮猪吃老虎的不止她一人?某帝银瞳微闪,邪肆一笑,“怎么?你说要生生世世照顾本帝的,想赖账?”=1V1=双强=含系统升级=含种田元素=

  • 妖妃火辣辣:暴君,请接招!

    顾叙

    一觉醒来,她这个女扮男装的郡王竟然成了太上皇‘最宠爱的’……倒夜香的丫鬟?好吧,自犯死罪,她随遇而安,可她分明就是只是个小小的丫鬟罢了,为什么太上皇这没良心的总是喜欢找她别扭?他说人生太寂寞,需要个娇妻同自己长相厮守,她便搜罗了天下美女图画供他挑选,他却没有一个看得上眼,还是想尽办法的找她不痛快。“这个如何?”她举着一幅画很好脾气的问。“丑。”“这个如何?”“更丑。”“那这个如何!?”气极了,她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