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财迷要出嫁 东离澈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22.08万字| 338总收藏| 800总点击

每天都保证更新,如果更新的章节没有显示,请大家在网址的地方novel后面加上阿拉伯数字2试试看。如:
http://novel2.hongxiu.com/a/108107/
××××××××××××××××××××
我,世上第一倒霉女!
连死都比别人死的波澜壮阔,惊天动地。
见过淹死的,见过电死的,而我是跳绳跳死的!
难道是老天看不得我太贪财来惩罚我?
好吧,反正是穿越一回,看我不见人扒人,见鬼扒鬼,铁公鸡都要扒下来三层皮!
养儿子,当妓女,见到大款就贴上去,归根结底,只有一句——钱啊,真他姥姥的是个好东西!(咳咳,说脏话了!)
哈哈,我的古代生活就在这样周扒皮的日子里开始了!
×××××××××××××
痴情的太子,腹黑的杀手,固执的小屁孩,俊美的首富,你喜欢哪一个?
×××××××××××××××××××××
孩子们,多多支持,偶就加更!O(∩_∩)O~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东离澈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22.08万

  • 创作天数

    53

更多迷妹总榜

  • 1

    柯骁2011

    400 迷妹值

  • 2

    13965518752

    400 迷妹值

  • 3

    yyxxs

    386 迷妹值

  • 4

    鹞鹞

    342
  • 5

    浓汤

    200
  • 6

    1281882663

    200
  • 7

    nannanwanhua

    200
  • 8

    mixjons

    200
  • 9

    江南若水心

    200
  • 10

    赏雨观荷的仙子

    200

同类推荐

  •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杏花村出了个福娃娃,家人疼,村人夸,福气无边乐哈哈。强势偏心奶:我就是偏心囡囡,你们不满那也得忍着!炫孙狂魔爷:你问这是什么?我家囡囡给我泡的人参灵芝茶!温柔溺宠娘:女娃儿要娇养,囡囡别动,这活让你哥哥做!实力争宠爹:囡囡,爹带你玩飞飞,骑马马,快到爹爹这来!柳玉笙在家人身后笑得像朵花。一支金针医天下,空间灵泉百病消,陪伴家人红红火火,可是有个男人总往她闺房钻。“笙笙,今天还没给我治病。”“……那

  • 暴君,你家王妃翻墙了

    宣洛洛

    唐可儿一度觉得,宅斗宫斗很无聊,有吃有喝,过自己小日子不好吗?为个男人斗来斗去,是不是傻?可真的穿越了,她才发现,争不争宠,斗不斗争,根本不是自己说了算。权倾朝野的十王爷,凶残冷酷,而且,不近女色,娶了十个老婆,个个守活寡,而唐可儿就是那悲催的第十一个。然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宠的那么高调,害她成为众矢之的,她该不是嫁了个祸水吧?哦,不,她嫁的是个妖孽,王爷喝了酒,还会变身?这冷冰冰的蛇型物体是个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田园俏医妃

    夜寒梓

    现代医学生顾思南某次意外昏睡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田园农妇陈娇娘的身体里,并且身怀有孕!什么鬼,顾思南还未来得及弄清楚一切,两个可爱小妹以及一群极品亲戚的存在让她只得接受了这个身份,从此柔弱的陈娇娘一改往日面貌,收拾极品亲戚,创办自己的商业帝国,依靠精明的头脑让人一次次刮目相看,并且一步步得到李朝人民的认同,成为当朝天下第一女神医。

  • 旺夫小农女

    夜寒梓

    什么叫旺夫,把傻子相公都能旺成万岁爷,就说服不服。娘亲太包子,爹爹很快死,穷得叮当响,还赶巧捡了个傻相公。包子娘亲没关系,好好调教还是女强人。穷一点没关系,反正她会制香,还怕没钱赚?捡来的相公傻乎乎,还是没关系,长得帅就成啊。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还被皇上赐婚配了个冥婚,这又是什么鬼啦!许如玥要跑要抗争,傻子相公却先她一步不见踪影……成亲那一日,她问他,“傻子,你不是死了吗?”他轻轻挑开她的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