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魔鬼的温柔 sheline 著

连载中 签约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30.62万字| 428总收藏| 914总点击

他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他是龙章凤姿的首席CEO,他是温文尔雅的完美情人,但,他更是一个魔鬼,一个无心、无爱、亦无情的魔鬼。
——————————————————
李宗睿: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求我?连一次都不肯?让你放下该死的骄傲来求我放过你,真的有这么难吗?
况天蓝:如果我求你,你就会放过我吗?
李宗睿:不会。我就是想看看你这个倔强的女人,向我求饶时的样子。
况天蓝:所以,你永远都不会达到目的,你死心吧。
李宗睿:该死心的人,是你。这辈子,你永远不要妄想会得到我一丝一毫的爱。
况天蓝:我知道你的心早就埋葬了,我只是希望,祭奠你那颗心的地方,能照进一点阳光。
——————————————————
魔鬼说:你从来都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你是天使,你在天堂。
天使说:我能看得见你的眼泪,其实,与地狱一步之隔的,就是天堂,我在天堂遥望着你。
魔鬼说:如果你感受到了我内心的悲伤,请不要为我哭泣,有了你的微笑,死亦足矣。
天使说:如果我感受到了你内心的悲伤,我会折断双翼去陪你,因为,我爱你。
——————————————————
偶的围脖
weibo.com/banjuqi2000
如有亲转载sheline的文章,请注明:(红袖添香)sheline或(红袖添香)慕容婉箫,感谢亲的支持!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sheline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30.62万

  • 创作天数

    614

更多迷妹总榜

  • 1

    22欢乐多

    2,632 迷妹值

  • 2

    MeiNongLin1969

    188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正文已完结,放心入坑!)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佛系微笑: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正文已完结。】

  • 年先生,慢慢喜欢你

    葉雪

    【已签约出版】本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孩子生下来后,他却不满的撕了协议,“谁说只生一个的,我说的是要双胞胎、龙凤胎,生不出来成双成对的就给我继续生”。洛桑忍无可忍:“年均霆,你大爷的……”。她奋起反抗:“年均霆,你对得起你心里的白月光吗”。再后来,一本结婚证丢在她身上。他压着她慢慢勾唇:“我的白月光不就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