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年华荏苒,念你如初 花渡安然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23.48万字| 841总收藏| 5349总点击

第一次相遇,是在充满中世纪古风建筑的德国老城纽伦堡,她定期去看心理医生,他代母亲访友,心理医生是他母亲的闺蜜好友。
阴雨天气对严重抑郁症患者来说是致命的,而他在阴雨连绵中的微微一笑,像一束灿烂阳光,一路直照进她阴霾的心底。
第二次,她回国结束休学,第一堂课就迟到了,他站在讲台上,摇身变成她的任课老师,再一次对她露出微笑:“这位同学,你是来上课的吗?”
本以为他已经不记得那个在异国街头躲雨的中国女孩,可是当课间被人叫出去谩骂时,他挡在她身前,义正言辞的替她教训人,为了不让围观的人听到她的病情,他用德语轻声询问。
不同于汉语的谦和,不同于法语的缠绵,不同于俄语的绕口,那一串串字符自他口中吐出,仿佛也沾染了他的悠然轻快,可惜——她一句都听不懂。
于是她发誓一定学好德语,要像他一样将一门语言说的如此动听美妙。
“云川老师,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喜欢。”
“那我喜欢你怎么说?Ich m?gen dich?”
“不是,Ich mag dich.。”
她崇拜他的学识渊博,也暗恋他的温柔谦和,可她不敢说出口,因为她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爱情这东西曾经将她打进了地狱。
慢热温吞的师生文,轻松温暖,喜欢的用力戳吧~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花渡安然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132.11万

  • 创作天数

    615

其他作品

  • 三生情缠,歩尘香

    她是为了养活自己拼命赚钱的孤儿,爱做白日梦。 穿越之后,人家有美男在怀,她也是,但为什么她遇见的美男都是奄奄一息即将嗝屁的? 威逼之下做了和亲公主(注:是她威逼人家),没想到她要嫁的皇帝居然是…… ##### 他是无心的帝王,娶了战败国的公主百般侮辱,却无意中发现她竟是那个让他找了很久的救过自己的女子,欣喜之余,彻底失了心。 当他终于处理好一切想让她以新身份留在身边时,见到的却是满地的血迹,她,消失无踪。 再见时,她已然在另一个男人身边…… ##### 他武功天下第一,冷酷无情到令人闻风丧胆,却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扰了心。 她喜欢凑热闹喜欢笑,但他知道她是害怕被人遗忘害怕寂寞,他亦何尝不是呢? 她说她喜欢的花叫曼珠沙华,代表绝望的爱和死亡。 当他终于见到了那如血的死亡之花,冷漠高傲如他却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 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到底哪个才是算命先生口中说的能解开她冥星照命命运的命定之人? 前世,谁的鲜血滴在了谁的眉心?谁的眼泪落在了谁的掌心? 是谁在死前握着谁的手,含笑吐出这样一句誓言: “来世吧,来世我们都要生在平常人家啊,经过媒人相识,而后成亲生子,平平淡淡,即使不爱,也要相守一生,好么?” ———————————————————— 亲们表被伤感滴简介迷惑了哟,这是一篇轻松搞笑的文,囧囧滴女主,酷酷又深情地男主,喜欢就进来吧,(*@ο@*) ~

    加入书架
  • 双生莲:绝色天下

    【经典文学】今日风行,明日经典 【流光飛舞】编辑旗下出品 一个人为了你连命都不要,宁可魂飞魄散也要护着你,是不是爱?可如果这个人转身就忘了你将别人拥入怀中呢? 初相见,他是雷音寺藏经阁的金童,她为了盗得修罗刀将他胁持下界,天上弹指一挥间,她和他在人间已经相处几个月,他为了化解她满心黑暗仇恨倾心相待。 父母生养,却是他教会了她成长。 充满了空间风暴的传送通道中,她只来得及抓住他面具彼端的丝带,在亲眼目睹他被风暴撕裂的前一刻,发现那张脸是与她相处了几个月却用了三千年来忘记的人。 缘去缘来,是他教她懂得了爱。 她心灰意冷被囚禁千年,却终究不舍得就这样放弃,当她踏遍千山外水再次站在他面前,他已将她忘记,有了心爱之人,隔了千年时光,只有她还留在原地。 虚弱到只剩魂魄的她为了帮他的族人重回倾国,暗中帮他铲除仇敌,却一次次将自己置身危险中,最终他们得以携手站在倾国巍峨大殿前,接受四方朝拜,可是为何午夜梦回想起的又是另一个身影? 是谁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一次次挺身而出,是谁在她受伤时将她抱紧,又是谁以血肉之躯投入火海,抵消了一切杀业罪孽,换得天下太平? 为什么知道的人都不告诉她,重生之后的他还有个同胞兄弟?她凭借容貌认出他,最后才知认错了人。 雷音寺万佛大殿,她长刀指向万佛至尊,冷声厉斥:“天生万物,存在就是合理,你算什么东西,我阿修罗族的命运岂容你来定夺!” 骄傲坚韧如她,最终因为他跪下认错,泪如雨下的乞求:“告诉我,他在哪里?” 这世间真正能伤她的不过一个情字,能让她落泪的也只他一人,而他对她,究竟是爱至深处说不出,还是凉情薄性转身即忘?

    加入书架
  • 帝王宠,祸国毒妃

    一道圣旨,一杯毒酒,她被迫和亲嫁给他—— 继位于危难,山河国破之际力挽狂澜的少年天子,都说他狠辣无情,他却长了一张无害欺世的脸。 “朕只知道你千方百计嫁给朕必有图。”洞房花烛夜,他笑得直白坦诚。 “图谋你的江山,陛下肯给吗?”她也直白的可怕。 “等你登上后位时朕会考虑。”他浅浅莞尔:“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做。” 她是他的妃,一心想致他于死地的妃,却可悲的不得不借助他的宠爱在尔虞我诈的后宫活下去。 但他也有不可碰触的底线,只因她多看了一眼,从来浅笑的他给她一耳光:“你没有资格看她。” 从盛宠到轻贱如尘,她一一忍受,幸好她也不爱他。 彼时她以为帝王心中最重的是江山,而现在,就算赔上性命,她也要将他的心底明月置于死地。 他果然痛了,心灰意冷的挥手:“你和你的国家都给她陪葬罢。” 他曾为她空置六宫笑看她残害宫妃,转眼却又灭了她与她的国。 是心尖至爱还是心头之恨? 关于她的一切,都随着山河国破辗转成谜。 “卿卿,卿卿……”午夜梦回,再没人敢在帝王耳边念叨这独属于夫妻间的爱称。

    加入书架
  • 山河覆,佞王的毒妃

    她带着前世仇恨穿越而来,一朝成了宣王即将休弃的下堂妃,她那夫君为了王妃之位痛下杀手,师少黎阴沉沉的笑了。 刚好她有满腔恨意无处发泄,就拿你们一对狗男女练练手。 想休我,先让你们狗男女身败名裂。 想下毒,回敬你一打美貌小妾让你们窝里斗。 想毁我名声,笑看你被一群流民盗匪夺去清白。 想篡位,让你如丧家之犬无处藏身。 她披着最柔若无辜的外表,却有一副天下最毒的黑心肠,身边人敬她畏她,敌人恨她更怕她,唯有一人,只想宠她。 她杀人,他递刀,她放火,他吹风,她兴风作浪搅起战乱不休,他招兵点将举旗相应。 “我记得我的夫君好像不是你。”她脸色漆黑的把某人踹下床。 他一件件褪去衣衫,笑的风骚:“你好弟弟说他不举,换为兄来好好满足你。” “……” —————— 作者君是个懒货,我随意写,你们随意看。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1154111750mly

    4,496 迷妹值

  • 2

    怜芳草A

    2,068 迷妹值

  • 3

    q_m3nhjfz8

    1,924 迷妹值

  • 4

    h_m8fmqp8h

    1,360
  • 5

    h_67nv1urxd

    1,360
  • 6

    h_24di90rp

    1,360
  • 7

    小小舔舔

    1,000
  • 8

    oljhrahg4

    1,000
  • 9

    佚名

    835
  • 10

    smilingding

    822

同类推荐

  • 九爷,宠妻请节制!

    诺久一

    面瘫,不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校,是Z国上下对萧九阎的评价。而要官熙来说,这个男人,除了以上几点,还变态爱欺负人。官熙觉得她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顶着一张和顾文溪一模一样的脸,替顾文溪嫁给了萧九阎。她想着男人不举,两年后把婚给离了就行,哪知道一天早上起来床上一抹刺眼的红。官熙欲哭无泪:“九爷,我……我应该不用对您负责吧。”“嗯?”男人危险地眯眸。官熙秒怂:“九爷,请务必让我对您负责。”【1V1,高甜宠

  • 重生学霸小甜妻

    依琴翩飞

    (正文已完结,番外连载中。)霍宴倾,名动樊城的霍家掌权人。 传闻,他性情阴鸷,手段狠辣,不近女色。 传闻,他俊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是令人着迷的禁欲系男神。 只可惜却是个瞎子。 前世舒心被渣妹抢了男友,霸占爸爸,换走心脏,最后心衰而亡。重生后,她誓要将所有欠她的统统讨回来,并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不仅,撕渣妹,赶继母,虐男友,更是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成为了名声大噪的国家级建筑设计大师。而一路走来那个身

  • 重生逆袭:这个学霸,我罩了

    庄周笑梦

    前世身居高处、叱咤风云,最后却病死家中,无人晓知。一朝重生,回到了最青葱的高中时代。唐诗原想安安静静读书,陪着家人过平和温馨的小日子。只是……重生第一天,她就因打架在全校出名,然后被发配到了著名的“混混班”。看着新同学们浑身上下冒出的敌意,唐诗伸出食指眨眼浅笑:“嘘,我们要和平共处,弘扬校园正能量,维护世界和平。”……后来,某学霸将唐诗截在胡同里,垂眸看她:“对我始乱终弃,就是你唐老大弘扬正能量的

  • 他的吻很甜

    弄清浅

    没有人会知道…她竟会以这样一种决绝的方式离去,一具漆黑的焦骨,还有那个男人手上仓惶落下的解剖刀。*青城的人都知道,容家大少容瑾心里有个见不得光的女人,顾笙歌的存在就是为那个女人去挡住光。新婚伊始,她轻扬下颌:“容医生,虽然你我各执手术刀,不同的是,你对的是死人,我对的是活人,这算不算天作之合?”容瑾唇角轻抿:“不算,因为我蓄谋已久。”一场轰动全城的意外……容瑾摩挲着“她”焦黑的指骨凹陷处,声音异常

  • 池先生要藏娇

    棉发

    【1V1,宠文】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事情,便是爬上了他的床。事后留下一纸离婚协议,带球跑了。唐洛心觉得,我得不到你的心,那也要绑架你的娃,让他这辈子想起她都恨得牙痒痒,忘不掉,戒不了!他是X国最冷漠矜贵的名流,他冷酷无情,只手遮天,偏偏被自己的妻子算计了。结婚三年,他从来不曾碰过她。离婚之后,他却对她纠缠不休,步步紧逼。“池擎,我都成全你跟那个女人了,你还缠着我干什么?”“老婆,乖,跟我回家。”……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