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先婚后爱,旧爱请止步 云婳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122.94万字

他是霍家风光无限的长孙,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女。他 不抽烟,不喝酒,但凡一切能令人上瘾的东西,他都 坚决不碰—— 惟独,他对她一人上了瘾。 相爱三年,转眼,她却成为众人眼中拆散他婚姻的坏女人。 责任,权力,地位,为了他梦寐以求的一切,他将她渐渐推离他的世界。 她心灰意冷,转身投入一段全新的婚姻。 他娶了她姐姐,她嫁给了他二弟,霍家的二爷—— 从那一天开始,霍二爷怀揣结婚证,前面渣男、渣女对他女人放狠招,他在后面加血加血再加血! “二爷,肖总监让夫人亲自给客户送文件,夫人累得 一整个上午没喘过一口气——” 霍二爷笔尖一顿,抬头勾唇轻笑,“去,为咱们公司 的女性高管报一个魔鬼瘦身营,一礼拜瘦不了三十斤的咱不要——记住,费用我报销,算是爷我体恤下属了。” 秘书一怔,“可咱们公司女性高管就肖总监一个人……” 忽然,秘书明白了什么,爷,您真够体恤的! * “二爷,夫人感冒了,肖总监说怕传染,让夫人搬去那个没有暖气的办公室工作了。” 霍二爷黑眸一沉,“让肖总监去楼下大厅工作,我老婆感冒了,我自然也传染了,肖总监那么娇气,我怎么能传染了她?” 秘书抬手扶额,“夫人不让您假公济私、滥用职权……” 霍二爷眉梢轻挑,“那就让她上来骂我好了——去冲一 杯板蓝根放那儿等着她……哎对了,上次爷的围巾你给我放哪儿了?” “……” 秘书眼角一抽,某人这是腆着脸求宠爱呢吧! * “二爷,肖总监怀孕了——” 霍二爷怔了怔,他还没孩子呢,那两人怎么就先怀上 了!于是乎他一个电话拨到自家老婆那儿秀下 限,“老婆,我听说那对渣男贱女有宝宝了……” 手机那头,女声慵懒,“心痒痒了?” 某男拼命点头,女声悠悠然响起,“那你跟她生一个 去呗,我想她一定乐意替二爷您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 “……” 某男被自家老婆嫌弃,正无语中,手机那头传来另一 个激动的女声:“二哥你别听嫂子胡说,我刚刚陪她 去医院了,她怀孕两个月了,你要当爹啦!” 某男喜出望外! 他就说嘛,那两人都有孩子了,他不可能那么无能!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同类推荐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酒酒音

    她叫孟清歌,当上霍太太,只有他知她知。做霍先生的妻子:第一,不要干涉他的私生活;第二,不要有妄念;第三,照顾好“他”的女儿。尽管条约不平等,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都是有故事的人,她以为,这段婚姻就算不是轰轰烈烈,但也能天荒地老,直到他的最爱出现。她能把骨气砸碎,忘记善良,抛弃尊严,可所有的所有,到头来,终抵不过他的情深似海。离婚,是他唯一答应她的要求,只是当付诸行动,他一拖再拖。她说:“霍先生,请

  • 总裁,我已婚!

    喵星果果

    【她躺在急救室内血流不止,性命垂危,他却强行从血库调走仅剩的血袋,只为挽救另一个怀着他孩子的女人……】结婚半年,当她终于心如死灰放开手,他却将她逼入绝境。“苏念,你姐姐身体不好,如果你愿意捐出一个肾脏,我会考虑放过你。”他冷笑着撕毁离婚书,抱着与她有着血缘牵绊的姐姐转身离去。一场蓄意的大火,将她孤身一人困在火海,在极尽绝望的时候,冲入火海救下她的却另有其人。当乔家少奶奶命丧火海的消息被大肆传播,她

  • 新婚难眠,总裁意犹味尽

    凉水暖心

    厉牧北生平最听话的一次就是娶了乔莘。所有人都觉得厉三少受委屈了,厉牧北却乐在其中。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她乔莘是耍手段登上了厉家三少奶奶的后座,终结了京城第一钻石单身男神——厉牧北,就连乔莘自己都这么觉得,厉牧北让她给算计了!乔莘第一次见到厉牧北时,就被这个男人身上的戾气给惊到了,当她羞哒哒的叫了一声‘三哥’后,厉牧北的胸口像是被猫抓了一把——痒了!乔莘:“你当初明知道我骗你,为什么还要娶我?”厉牧北

  • 莲郡,极致缠绵

    莲郡

    他用六年的温情时光,换与她的一场极致缠绵。六年中,他小心翼翼却又步步紧逼,她假装淡然却又步步后退。谁的心与岁月一并被玩笑蹂躏,谁的梦与年轮一并被浓情惊艳。漫天飞雪中,她的火热融化冰雪,他在她身下淡然开口:要想将我扑到,换个地方可好?星月彩虹下,他的炙热迫不及待,他揭去她最后一丝衣物,薄唇轻启:秋秋,我想要你!简介无力吐槽,极度宠文,没有第三者,没有婚外恋,有的只是慕雨的一往情深。

  • 新娘十八岁(全本)

    青鋆

    十八岁,当她成人的那一天,他一纸婚书,令他成为无人知晓的林氏集团的少奶奶。十九岁,他莫名的丢给他一纸修书和一张怎么也刷不暴的信用卡,至此天各一方。二十五岁,当她在那个酒会上再度遇见那个他,她唯一的想法,便是躲开。然而,再度遇见她,那个女人依旧令他失魂心悸,他冷硬的心,已经再也不愿错过她。他教会了她,在她的世界里,爱她,即使任她伤害,他只愿躲避,从不怨他,一切都只因为刻骨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