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我们遥远的幸福 am凌辰 著

已完结 签约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2.15万字| 29总收藏| 65总点击

20岁,这个年龄,我们骄傲过疯狂过,在最骄傲的年纪里却现实打倒……是梦想太不切实际,太遥远,还是社会就这么现实。又在面对梦想彷惶,这时候的梦想还是那么简单吗?还是那么纯粹的认为一切都会实现吗?这时候的梦想牵扯着太多太多,这时候的梦想是现实的,这时候的梦想还是自己最想要的未来吗?在这个年纪每一种选择都牵扯着未来,总是让人犹豫,迟迟下不了决定。明白未来是自己的,要好好努力,好好加油,却不知道未来不是一个人的,我们的未来要背负多少人,要对多少人负责,给得起幸福,给得出承诺。家人、爱我们的人、我们爱的人……如果未来仅仅是自己的,我可以朝着梦想,不摇摆,拍拍屁股就去闯荡,不去管结局的好坏。可现在我们不是一个人,还有很多人等着我们去兑现承诺,我们不是小孩,那些自以为是的诺言等着我门去实现,不能一切只考虑自己,不能毫无顾忌地潇洒地说做了再说。当眼睛睁开梦想在昨夜,我在今天,总是难安怀。没有愤懑,没有不满,是对自己的失望,彻底的失望。现在面对这个现实得无法再现实的世界,我们该如何学会成长,学着现实,那最初的梦想又该如何坚持,还是放弃?梦想如此遥远,望都望不到,我们是否该选择未来,放弃梦想。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有好多事我或许就可以放开去尝试。在想世界上是不是有这样的两个人彼此都很相似,有着相同的性格,相同的兴趣和爱好,只因为出生的环境不同就有了截然不同的命运。在她们的世界里亲情,爱情,友情以致是她们一直幻想着的未来又会有怎样的天壤之别呢?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am凌辰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2.15万

  • 创作天数

    18

同类推荐

  • 重生学霸小甜妻

    依琴翩飞

    霍宴倾——名动樊城的霍家掌权人。 传闻,他性情阴鸷,手段狠辣,不近女色。 曾有一个胆大的女星想摸他的脸颊,被他当场卸了手臂并在娱乐圈永久封杀。 传闻,他俊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是令人着迷的禁欲系男神。 只可惜却是个瞎子。 前世舒心被渣妹抢了男友,霸占爸爸,换走心脏,最后心衰而亡。重生后,她誓要将所有欠她的统统讨回来,并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不仅,撕渣妹,赶继母,虐男友,更是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成为了名

  • 池先生要藏娇

    棉发

    【1V1,宠文】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事情,便是爬上了他的床。事后留下一纸离婚协议,带球跑了。唐洛心觉得,我得不到你的心,那也要绑架你的娃,让他这辈子想起她都恨得牙痒痒,忘不掉,戒不了!他是X国最冷漠矜贵的名流,他冷酷无情,只手遮天,偏偏被自己的妻子算计了。结婚三年,他从来不曾碰过她。离婚之后,他却对她纠缠不休,步步紧逼。“池擎,我都成全你跟那个女人了,你还缠着我干什么?”“老婆,乖,跟我回家。”……唐

  • 七零纪事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重生逆袭:这个学霸,我罩了

    庄周笑梦

    前世身居高处、叱咤风云,最后却病死家中,无人晓知。一朝重生,回到了最青葱的高中时代。唐诗原想安安静静读书,陪着家人过平和温馨的小日子。只是……重生第一天,她就因打架在全校出名,然后被发配到了著名的“混混班”。看着新同学们浑身上下冒出的敌意,唐诗伸出食指眨眼浅笑:“嘘,我们要和平共处,弘扬校园正能量,维护世界和平。”……后来,某学霸将唐诗截在胡同里,垂眸看她:“对我始乱终弃,就是你唐老大弘扬正能量的

  • 99度爱恋,再遇首席前夫!

    子桑菲菲

    结婚三年,他心藏别的女人,却每晚与她行云雨之欢。她冷静承受,行妻子本分。直到离婚那天他毅然狠绝,“离得干净点,把孩子打了!”她心滴血,却头也不回离开!那一刻,他从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眷恋——*再遇,流年似水已是六年……她是名闻商界的谈判专家。他是收购她公司的大BOSS。下班,她接他们的儿子回家。他接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儿回家。“檀总,我孩子和你孩子既是一所学校,搭个顺风车可好?”“好。”他倾身逼近,“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