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三生情缠,歩尘香 花渡安然 著

已完结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47.61万字| 1.03万总收藏| 5.78万总点击

她是为了养活自己拼命赚钱的孤儿,爱做白日梦。

穿越之后,人家有美男在怀,她也是,但为什么她遇见的美男都是奄奄一息即将嗝屁的?

威逼之下做了和亲公主(注:是她威逼人家),没想到她要嫁的皇帝居然是……

#####

他是无心的帝王,娶了战败国的公主百般侮辱,却无意中发现她竟是那个让他找了很久的救过自己的女子,欣喜之余,彻底失了心。

当他终于处理好一切想让她以新身份留在身边时,见到的却是满地的血迹,她,消失无踪。
再见时,她已然在另一个男人身边……

#####

他武功天下第一,冷酷无情到令人闻风丧胆,却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扰了心。

她喜欢凑热闹喜欢笑,但他知道她是害怕被人遗忘害怕寂寞,他亦何尝不是呢?

她说她喜欢的花叫曼珠沙华,代表绝望的爱和死亡。

当他终于见到了那如血的死亡之花,冷漠高傲如他却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

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到底哪个才是算命先生口中说的能解开她冥星照命命运的命定之人?
前世,谁的鲜血滴在了谁的眉心?谁的眼泪落在了谁的掌心?
是谁在死前握着谁的手,含笑吐出这样一句誓言:
“来世吧,来世我们都要生在平常人家啊,经过媒人相识,而后成亲生子,平平淡淡,即使不爱,也要相守一生,好么?”


————————————————————

亲们表被伤感滴简介迷惑了哟,这是一篇轻松搞笑的文,囧囧滴女主,酷酷又深情地男主,喜欢就进来吧,(*@ο@*) ~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花渡安然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132.11万

  • 创作天数

    615

其他作品

  • 双生莲:绝色天下

    【经典文学】今日风行,明日经典 【流光飛舞】编辑旗下出品 一个人为了你连命都不要,宁可魂飞魄散也要护着你,是不是爱?可如果这个人转身就忘了你将别人拥入怀中呢? 初相见,他是雷音寺藏经阁的金童,她为了盗得修罗刀将他胁持下界,天上弹指一挥间,她和他在人间已经相处几个月,他为了化解她满心黑暗仇恨倾心相待。 父母生养,却是他教会了她成长。 充满了空间风暴的传送通道中,她只来得及抓住他面具彼端的丝带,在亲眼目睹他被风暴撕裂的前一刻,发现那张脸是与她相处了几个月却用了三千年来忘记的人。 缘去缘来,是他教她懂得了爱。 她心灰意冷被囚禁千年,却终究不舍得就这样放弃,当她踏遍千山外水再次站在他面前,他已将她忘记,有了心爱之人,隔了千年时光,只有她还留在原地。 虚弱到只剩魂魄的她为了帮他的族人重回倾国,暗中帮他铲除仇敌,却一次次将自己置身危险中,最终他们得以携手站在倾国巍峨大殿前,接受四方朝拜,可是为何午夜梦回想起的又是另一个身影? 是谁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一次次挺身而出,是谁在她受伤时将她抱紧,又是谁以血肉之躯投入火海,抵消了一切杀业罪孽,换得天下太平? 为什么知道的人都不告诉她,重生之后的他还有个同胞兄弟?她凭借容貌认出他,最后才知认错了人。 雷音寺万佛大殿,她长刀指向万佛至尊,冷声厉斥:“天生万物,存在就是合理,你算什么东西,我阿修罗族的命运岂容你来定夺!” 骄傲坚韧如她,最终因为他跪下认错,泪如雨下的乞求:“告诉我,他在哪里?” 这世间真正能伤她的不过一个情字,能让她落泪的也只他一人,而他对她,究竟是爱至深处说不出,还是凉情薄性转身即忘?

    加入书架
  • 年华荏苒,念你如初

    第一次相遇,是在充满中世纪古风建筑的德国老城纽伦堡,她定期去看心理医生,他代母亲访友,心理医生是他母亲的闺蜜好友。 阴雨天气对严重抑郁症患者来说是致命的,而他在阴雨连绵中的微微一笑,像一束灿烂阳光,一路直照进她阴霾的心底。 第二次,她回国结束休学,第一堂课就迟到了,他站在讲台上,摇身变成她的任课老师,再一次对她露出微笑:“这位同学,你是来上课的吗?” 本以为他已经不记得那个在异国街头躲雨的中国女孩,可是当课间被人叫出去谩骂时,他挡在她身前,义正言辞的替她教训人,为了不让围观的人听到她的病情,他用德语轻声询问。 不同于汉语的谦和,不同于法语的缠绵,不同于俄语的绕口,那一串串字符自他口中吐出,仿佛也沾染了他的悠然轻快,可惜——她一句都听不懂。 于是她发誓一定学好德语,要像他一样将一门语言说的如此动听美妙。 “云川老师,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喜欢。” “那我喜欢你怎么说?Ich m?gen dich?” “不是,Ich mag dich.。” 她崇拜他的学识渊博,也暗恋他的温柔谦和,可她不敢说出口,因为她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爱情这东西曾经将她打进了地狱。 慢热温吞的师生文,轻松温暖,喜欢的用力戳吧~

    加入书架
  • 帝王宠,祸国毒妃

    一道圣旨,一杯毒酒,她被迫和亲嫁给他—— 继位于危难,山河国破之际力挽狂澜的少年天子,都说他狠辣无情,他却长了一张无害欺世的脸。 “朕只知道你千方百计嫁给朕必有图。”洞房花烛夜,他笑得直白坦诚。 “图谋你的江山,陛下肯给吗?”她也直白的可怕。 “等你登上后位时朕会考虑。”他浅浅莞尔:“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做。” 她是他的妃,一心想致他于死地的妃,却可悲的不得不借助他的宠爱在尔虞我诈的后宫活下去。 但他也有不可碰触的底线,只因她多看了一眼,从来浅笑的他给她一耳光:“你没有资格看她。” 从盛宠到轻贱如尘,她一一忍受,幸好她也不爱他。 彼时她以为帝王心中最重的是江山,而现在,就算赔上性命,她也要将他的心底明月置于死地。 他果然痛了,心灰意冷的挥手:“你和你的国家都给她陪葬罢。” 他曾为她空置六宫笑看她残害宫妃,转眼却又灭了她与她的国。 是心尖至爱还是心头之恨? 关于她的一切,都随着山河国破辗转成谜。 “卿卿,卿卿……”午夜梦回,再没人敢在帝王耳边念叨这独属于夫妻间的爱称。

    加入书架
  • 山河覆,佞王的毒妃

    她带着前世仇恨穿越而来,一朝成了宣王即将休弃的下堂妃,她那夫君为了王妃之位痛下杀手,师少黎阴沉沉的笑了。 刚好她有满腔恨意无处发泄,就拿你们一对狗男女练练手。 想休我,先让你们狗男女身败名裂。 想下毒,回敬你一打美貌小妾让你们窝里斗。 想毁我名声,笑看你被一群流民盗匪夺去清白。 想篡位,让你如丧家之犬无处藏身。 她披着最柔若无辜的外表,却有一副天下最毒的黑心肠,身边人敬她畏她,敌人恨她更怕她,唯有一人,只想宠她。 她杀人,他递刀,她放火,他吹风,她兴风作浪搅起战乱不休,他招兵点将举旗相应。 “我记得我的夫君好像不是你。”她脸色漆黑的把某人踹下床。 他一件件褪去衣衫,笑的风骚:“你好弟弟说他不举,换为兄来好好满足你。” “……” —————— 作者君是个懒货,我随意写,你们随意看。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阿比的花

    888 迷妹值

  • 2

    cccsu

    400 迷妹值

  • 3

    红袖书友15243816785803609

    297 迷妹值

  • 4

    yellowye

    188
  • 5

    502145720

    188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绝色王妃:霸道王爷专宠妻

    林熙妍E

    王爷说:我家王妃贤惠温柔,嘴笨活差,你们都不要欺负她!呵呵哒,到底是谁欺负谁!王爷说:我家王妃貌丑无盐,穿衣没品,你们都不要笑话她!看过王妃真容的人想问,王爷,你眼瞎吗?王爷说:“我家王妃害羞少女,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污秽事不懂的!王爷在下,王妃在上,哼哼哈嘿!拜托!我们都还是单身狗,你们的狗粮少撒点!

  • 恋恋青伊

    蓝酶汀

    时光虽然没让她变老,但却肯定经了人事;能够让他和她在一起的不是爱,是把握。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