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霸道老公,心太急 月满歌清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20.82万字

项默森宠孟晞,全世界都知道。 他惯她,惯得无下限,惯得无天理,惯得人人都看不下去。孟晞不爱理他,他容得,孟晞不回家住,他容得,孟晞几个月不让他碰一次,他还是容得。 唯一容不下的,是孟晞眼里、心里装着的那个人都不是他,是他的外甥。 孟晞这辈子最痛苦的不是和最爱的男人分开,也不是最爱的男人另娶她人,而是她和项默森的新婚夜。 …… 当年,孟晞母亲看中了项默森这个商界显贵,明知他是贺梓宁亲小舅,也应下了孟晞和他的婚事。为了避免贺梓宁大闹婚礼,项默森把婚礼安排在国外,那天贺梓宁发了疯的要去找孟晞,被父亲打断了腿,而美国时间当晚,孟晞躺在了项默森的床上…… “项默森,你知道他有多恨我吗,他说他宁愿被父亲打断腿也不愿背叛我,而我回报他的是什么,是做他的小舅妈。” …… 结婚两年,他们分居,他太爱她,任何事都惯着她,夫妻之事双手都数得过来。 项默森这样的男人,他可以把成熟稳重和风情性感演绎得恰到好处,他性情里对待女人的温柔,是孟晞无法忽视的。 当她身陷在他给予的柔情里找不到退路,却终于得知当初贺梓宁另娶她人的真相,孟晞是去,是留,项默森再也不能帮她做决定。 那晚在香港的老宅,他开口问她,“小晞,这一次,你是心甘情愿把自己给我吗?” 她流了泪,点头,将他紧紧拥抱。 …… 当年的珠宝展,那时候她还是他外甥的女朋友,是她古灵精怪带他冲出记者重围,那天,他平静多年的心涟漪四起。 后来,他站在男人事业最顶端,楼顶微风吹起他心底事,他说出一句玩笑话,孟家那个女孩,嫁我做老婆如何? 玩笑终究变成真,是事在人为,还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投票互动

月票 |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打赏作者
本书投票动态
  • cgjtbwc投了5张推荐票
  • cgjtbwc投了5张推荐票
  • cgjtbwc投了5张推荐票
  • cgjtbwc投了5张推荐票
  • cgjtbwc投了5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同类推荐

  •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恍若晨曦

    外人以为楚少高冷装逼一脸禁×,却不知他幼时一场绑架,夜夜噩梦。直到遇到顾念,他才突然觉得睡觉这件事蛮有滋味……*她深夜录口供,看着眼前的面瘫大少,眼皮直跳。“姓名。”“你男人。”“……好好说话!特长!”“中指特长。”“……楚邵阳我告诉你,你没救了!”他猛然站起急速逼近,将她压迫在桌前,“不再抢救抢救?”*顾念:“楚昭阳,你喜欢我什么?”“……”楚昭阳默默解开衬衣第一颗纽扣。顾念:“楚昭阳,等我老了

  • 风光大嫁,傅先生疼她入骨

    明珠还

    三年后再遇,他捏着她的下颌说:“我们睡过那么多次,聂掌珠,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你。”*一场商业阴谋,父死母疯,那一年,聂家幼女掌珠正值花信,如珠似玉。那一夜,傅家长子傅竟行宿醉醒来,床侧多了一个不着寸缕的年轻女孩儿……再相逢,却在声色靡丽的场所,他靠在沙发上,衣袖半卷,吞云吐雾之间,微微眯了眼打量着她:“聂掌珠?”浓艳的妆遮住了她眼底的雾气,纤长的睫垂下来,她的声音嚅嚅:“先生,您认错……”微

  • 新界名媛,总裁的第一爱妻

    沐若花汐

    她是第一名媛,十八岁见他,他亦如钻石闪耀。天造地设。只是那时的她眼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封先生,你太大了!”八年岁月,时光冉冉。当一系列的商界动荡接踵而至,她名媛地位不在,丈夫出轨背叛,落魄之时她再见他。清晨从豪华大床中酸痛醒来。他赤身只裹一条浴巾,靠着窗边,手托半杯红酒,笑笑,“我太大了?”她:“……”再然后很多年,她从护妻狂魔的床上醒来。他笑看着她。她坚定道:“封先生,你太大了!”他:“……”

  • 绯闻总裁,老婆复婚吧!

    十里云裳

    简介:“跟我结婚,你期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四年前,封以珩面色冷峻地看着眼前的女人,问出这个千篇一律的问题。池晚笑容笃定,毫不迟疑地对上他狭长幽深的眸——“钱。”都说封太太是奇人,老公三天两头和不同的女人闹绯闻,她却稳如泰山,不闻不问。四年前,她因结婚被热议;四年后,她因离婚再次成为全城焦点。“合作愉快。”签下离婚协议书的封以珩将其递上。池晚换上招牌笑容,“合作愉快,封先生。从今以后,各不相干。”

  • 天价约婚,厉少女人谁敢娶

    小喵妖娆

    *小叔,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要点行吗?*厉北宸,叶倾歌未婚夫的小叔,厉家的掌舵人。矜贵冷然的他,却夜夜来敲她的门。她说,“小叔,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要点行吗?”他说,“叫小叔上瘾是吗?我儿子都叫你妈了,你是不是该……改口叫老公了!”有人问厉北宸,为什么对叶倾歌那么好。他说:“十八岁为了给我生孩子,胖了三十三斤,忍受了二十七个小时的阵痛,这样的女人不敢不对她好,也不能不对她好。”有人问叶倾歌,厉北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