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霸道老公,心太急 月满歌清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74.13万字| 1.2万总收藏| 8928总点击

项默森宠孟晞,全世界都知道。
他惯她,惯得无下限,惯得无天理,惯得人人都看不下去。孟晞不爱理他,他容得,孟晞不回家住,他容得,孟晞几个月不让他碰一次,他还是容得。
唯一容不下的,是孟晞眼里、心里装着的那个人都不是他,是他的外甥。
孟晞这辈子最痛苦的不是和最爱的男人分开,也不是最爱的男人另娶她人,而是她和项默森的新婚夜。
……
当年,孟晞母亲看中了项默森这个商界显贵,明知他是贺梓宁亲小舅,也应下了孟晞和他的婚事。为了避免贺梓宁大闹婚礼,项默森把婚礼安排在国外,那天贺梓宁发了疯的要去找孟晞,被父亲打断了腿,而美国时间当晚,孟晞躺在了项默森的床上……
“项默森,你知道他有多恨我吗,他说他宁愿被父亲打断腿也不愿背叛我,而我回报他的是什么,是做他的小舅妈。”
……
结婚两年,他们分居,他太爱她,任何事都惯着她,夫妻之事双手都数得过来。
项默森这样的男人,他可以把成熟稳重和风情性感演绎得恰到好处,他性情里对待女人的温柔,是孟晞无法忽视的。
当她身陷在他给予的柔情里找不到退路,却终于得知当初贺梓宁另娶她人的真相,孟晞是去,是留,项默森再也不能帮她做决定。
那晚在香港的老宅,他开口问她,“小晞,这一次,你是心甘情愿把自己给我吗?”
她流了泪,点头,将他紧紧拥抱。
……
当年的珠宝展,那时候她还是他外甥的女朋友,是她古灵精怪带他冲出记者重围,那天,他平静多年的心涟漪四起。
后来,他站在男人事业最顶端,楼顶微风吹起他心底事,他说出一句玩笑话,孟家那个女孩,嫁我做老婆如何?
玩笑终究变成真,是事在人为,还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1

排名259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本书迷妹动态
  • 自由方向88投了1张推荐票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月满歌清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277.05万

  • 创作天数

    849

其他作品

  • 首席爱妻命中注定

    “顾氏百分之十的股份——我的嫁妆,换你十亿现金。” 顾琳琅跟眼前这个男人开出了条件,在他审视的目光中,她的视线低下去,她说,“我嫁给你。” 男人那浅薄漂亮的唇渐渐扬起,他不动声色的将她的手攥在掌心,只说了一个字,“好。” 后来,顾琳琅回忆起当初她和程嘉善那场谈判,其实那和交易,又有何分别? 新婚夜,他将她拿着刀子的手摁在绣着鸳鸯的枕头上,用一种近乎残忍的声音对她说,“琳琅你听清楚了,不止是今天我要你,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要你。” 他喝了酒,他把那红色婚书扔在她脸上,她在闭上眼睛那一瞬,还能清清楚楚听他在说,“顾琳琅,你和我,我们是合法夫妻……琳琅,我们是合法夫妻……” …… 婚后的顾琳琅,既要应付新婚丈夫的喜怒无常,又要直视昔日恋人的冷嘲热讽, 她在夹缝中,像一道没有自我的影子。 她以为她的婚姻,只是父亲一纸合同换回来的商业联姻; 她以为她的丈夫,只是父亲为了满足他野心的垫脚石; 她以为,她的人生,从此被埋葬在深不见底的泥潭里…… 可是有一天,男人自身后拥住她,对她说,“琳琅啊,我既然给得起你婚姻,那,承诺,也同样。”

    加入书架
  • 明婚正娶,霍少的旧爱新妻

    幼琳对泽南的十年忠贞,是这世上最后一场深情。 幼琳放弃泽南有无数个理由,他的前途,他的家庭,他未来安逸的人生…… 她亲眼看见,泽南和子萱在神父面前交换婚戒,泽南娶子萱,不管是青梅竹马,还是利益驱使,她低头祝福。 霍家容不下她,容不下她肚子里泽南的孩子,容不下她一个花匠的女儿要做泽南的妻子。 泽南的奶奶不放过她,自己的亲生母亲亦不放过她。 可幼琳这一生,到底是幸运的。 泽南是她的命,是她镌刻在心底永不消退的执著,那么子慎,子慎就是她的救赎。 在幼琳最狼狈无助的时候,谌子慎牵起她的手,他对她说,他们家容不下你,我来给你一个容身之地。 谌子慎给了她一个家,给了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从此以后,经年流转,错位的感情,幼琳和泽南站成了两条平行线。 幼琳不知道谌子慎爱她有多深,她只是记得当年那个突下骤雨的午后,他掐着她的双肩绝望的问她,你要为他守身如玉到什么时候? 他说,童幼琳,你欠我一个孩子,你欠我一辈子。 …… 小远长得越来越像泽南,眉宇,轮廓,一颦一笑。 他越像泽南,谌子慎就越妒忌。 但孩子总归是他看着长大的,视如己出,爱子情深。 他蹲在小远面前,十岁的孩子,他蹲着,孩子已经能高出他一个头了。 他说,“爸爸要走了,小远要乖,要听爸妈的话。” 于是小远望天,“哪一个爸爸要走,我又该听哪一个爸爸的话?” 谌子慎怔住。 小远说,“爸爸只有一个,另外那个……是姑父。” 小远说完就走,站在门后的霍泽南,眼眶发热。 …… 部.队慰问演出,后台,化妆间。 幼琳刚换好芭蕾鞋,一转身,看见站在她身后牛高马大的霍泽南,吓得她不轻。 “换好了?”他问。 “嗯。” “要演出了?”他又问。 “嗯。” 安静了几秒,幼琳抬眼看他,“你想说什么?” 男人笑起来,眉眼间似是盛开了桃花,“记着今天是我生日,所以才跟团来的?想陪我过生日了?” 幼琳耸肩,“是啊,还有礼物呢。” 男人脸色微变,略显正经:“不许贿.赂首.长!” 幼琳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说,“你家又要多一个崽了,这算不算贿.赂?”

    加入书架
  • 萌妻来了,老公大人请多指教

    随棠二十岁那年,嫁给了商界显贵萧钧默。 只婚不爱,各取所需,只为了那一纸合约。 而她以为的各取所需,却换来他的真心交付。 ⋯⋯ 所谓一见钟情,如无意外,永远都是针对长相姣好的那一个。 萧钧默看上随棠,他从未否认一开始就是因为她年轻,漂亮。 母亲撞了他的车,欠下高额赔偿。 若是随棠能仔细一想,就能想明白,以萧钧默这种男人的身家,怎会为了区区几万块逼得一个女生走投无路! 他是现实的,是势利的,在面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时,他是不折手段要得到的。 随棠有求于他,他提出任何要求,理所应当言听计从,没有拒绝的余地。 况且,这男人自身条件太好了,哪方面比对吃亏的都不是自己,权衡利弊,随棠在那份结婚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他已是过尽千帆,面对这裘马清狂、衣履风流的年长男人,随棠即便靠近,也未敢真的靠近。 可是在这绵长温暖的岁月里,他到底是彻底融进了她的生活,仿若身体里那根肋骨,无法抽离。 …… 你曾爱过一个人吗? 也许,他给了你爱情最好的样子,也许,他给了你最最锥心蚀骨的痛,当你唇边染过他的灼热温度,是否,经年难忘?

    加入书架
  • 一念情深,傲娇前任不好惹

    他的温柔,是每个女人都想攀的高枝,可唯独她的真心,他迟迟不及。 陆家有两个女儿,一个亲生的,一个捡来的。 捡来的那个,蛇蝎心肠,夺走了她的爱人,毁了她的家,幸好她遇见了她的远钧。 一朝误会,分隔数载。 陆黎再次归来,她的远钧,身边已有良人。 那个良人不是别人,正是最初的最初,夺她爱人,毁她陆家的宋姗姗。 如今她妩媚动人,骄傲颔首:“陆黎你看,即便是那么爱你的男人又如何,最后,还不是依旧选了我。”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qx123456

    4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顾轻舟

    16,144 迷妹值

  • 2

    13323461985

    14,480 迷妹值

  • 3

    13077693732

    12,920 迷妹值

  • 4

    13712565651

    12,810
  • 5

    wangdongdongde

    12,380
  • 6

    RIita-LYC

    12,380
  • 7

    18857191207

    12,380
  • 8

    q_5n10cpack

    12,380
  • 9

    红袖书友14988087390125535

    12,380
  • 10

    q_5pujs6y2m

    12,380

同类推荐

  • 99次心动,情迷首席纪先生

    秦若虚

    接近他,是穷途末路的开始,是情迷心窍的结束。……故事的开头,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注定的纠缠中,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乔小姐,我欠你个人情,你想要什么?”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把欲-望说的直截了当,“我要……纪太太这个身份。”烟雾袅袅,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他说,“乔漫,你够贪心。”有人说,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人人避之不及。可……偏偏挤掉了商界

  • 婚婚欲醉,慕先生宠妻无度

    糖炒粒子

    南湾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那种。很巧,她也是。他需要一位能帮他稳固事业的太太,她需要一个能拉她出地狱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刚刚好,很相配。————婚后,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慕先生都给慕太太无穷无尽的宠爱。原本那些鄙夷的目光,渐渐变成了艳羡。睡衣的扣子再次被挑开,慕太太终于忍无可忍,“慕瑾桓,我困了!”男人薄唇上扬,嗓音旖旎,“乖,叫老公。”————某天,迟

  • 甜妻逆袭,霸道老公坏死了

    唐渐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1V1】高甜宠文!

  • 傲娇帝少,强势宠!

    玉司司

    一场阴谋,她被未婚夫抓奸在床,羞面见人。岂料睁眼一看,要死……她睡了全天下女人都想睡的冷面阎王乔承勋!睡过一次,他食髓知味,登门逼婚,“乔少夫人和无耻荡妇,想当哪个?”自从嫁给乔阎王之后,温媞儿被宠得身心俱疲,“乔阎王,你就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乌龟王八蛋!”乔阎王冷笑,“嫁龟随龟。”没毛病……【甜宠无虐√】【我有freestyle√】【黑客少女√】【实力打脸√】【1V1双处√】【HE√】

  •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忆流年

    醉酒的安小虞霸气地双手叉腰:“嗨,帅哥,本姑娘是来打劫的。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男人欺身而上,一个壁咚,让安小虞无路可逃。他覆唇在她耳边:“钱,没有。要不,以身相许如何?”安小虞彻底傻眼。一觉醒来,整个世界全都黑了。她只不过一不小心劫错对象而已,他至于阴魂不散、毁她清誉吗?什么?还要她负责?“帅哥,强扭的瓜不甜!”“没事,哥就喜欢吃苦瓜!”“你,不要脸!”“要脸没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