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霸道老公,心太急 月满歌清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120.75万字| 1.19万总收藏| 2.87万总点击

项默森宠孟晞,全世界都知道。
他惯她,惯得无下限,惯得无天理,惯得人人都看不下去。孟晞不爱理他,他容得,孟晞不回家住,他容得,孟晞几个月不让他碰一次,他还是容得。
唯一容不下的,是孟晞眼里、心里装着的那个人都不是他,是他的外甥。
孟晞这辈子最痛苦的不是和最爱的男人分开,也不是最爱的男人另娶她人,而是她和项默森的新婚夜。
……
当年,孟晞母亲看中了项默森这个商界显贵,明知他是贺梓宁亲小舅,也应下了孟晞和他的婚事。为了避免贺梓宁大闹婚礼,项默森把婚礼安排在国外,那天贺梓宁发了疯的要去找孟晞,被父亲打断了腿,而美国时间当晚,孟晞躺在了项默森的床上……
“项默森,你知道他有多恨我吗,他说他宁愿被父亲打断腿也不愿背叛我,而我回报他的是什么,是做他的小舅妈。”
……
结婚两年,他们分居,他太爱她,任何事都惯着她,夫妻之事双手都数得过来。
项默森这样的男人,他可以把成熟稳重和风情性感演绎得恰到好处,他性情里对待女人的温柔,是孟晞无法忽视的。
当她身陷在他给予的柔情里找不到退路,却终于得知当初贺梓宁另娶她人的真相,孟晞是去,是留,项默森再也不能帮她做决定。
那晚在香港的老宅,他开口问她,“小晞,这一次,你是心甘情愿把自己给我吗?”
她流了泪,点头,将他紧紧拥抱。
……
当年的珠宝展,那时候她还是他外甥的女朋友,是她古灵精怪带他冲出记者重围,那天,他平静多年的心涟漪四起。
后来,他站在男人事业最顶端,楼顶微风吹起他心底事,他说出一句玩笑话,孟家那个女孩,嫁我做老婆如何?
玩笑终究变成真,是事在人为,还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月满歌清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323.67万

  • 创作天数

    849

其他作品

  • 首席爱妻命中注定

    “顾氏百分之十的股份——我的嫁妆,换你十亿现金。” 顾琳琅跟眼前这个男人开出了条件,在他审视的目光中,她的视线低下去,她说,“我嫁给你。” 男人那浅薄漂亮的唇渐渐扬起,他不动声色的将她的手攥在掌心,只说了一个字,“好。” 后来,顾琳琅回忆起当初她和程嘉善那场谈判,其实那和交易,又有何分别? 新婚夜,他将她拿着刀子的手摁在绣着鸳鸯的枕头上,用一种近乎残忍的声音对她说,“琳琅你听清楚了,不止是今天我要你,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要你。” 他喝了酒,他把那红色婚书扔在她脸上,她在闭上眼睛那一瞬,还能清清楚楚听他在说,“顾琳琅,你和我,我们是合法夫妻……琳琅,我们是合法夫妻……” …… 婚后的顾琳琅,既要应付新婚丈夫的喜怒无常,又要直视昔日恋人的冷嘲热讽, 她在夹缝中,像一道没有自我的影子。 她以为她的婚姻,只是父亲一纸合同换回来的商业联姻; 她以为她的丈夫,只是父亲为了满足他野心的垫脚石; 她以为,她的人生,从此被埋葬在深不见底的泥潭里…… 可是有一天,男人自身后拥住她,对她说,“琳琅啊,我既然给得起你婚姻,那,承诺,也同样。”

    加入书架
  • 明婚正娶,霍少的旧爱新妻

    幼琳对泽南的十年忠贞,是这世上最后一场深情。 幼琳放弃泽南有无数个理由,他的前途,他的家庭,他未来安逸的人生…… 她亲眼看见,泽南和子萱在神父面前交换婚戒,泽南娶子萱,不管是青梅竹马,还是利益驱使,她低头祝福。 霍家容不下她,容不下她肚子里泽南的孩子,容不下她一个花匠的女儿要做泽南的妻子。 泽南的奶奶不放过她,自己的亲生母亲亦不放过她。 可幼琳这一生,到底是幸运的。 泽南是她的命,是她镌刻在心底永不消退的执著,那么子慎,子慎就是她的救赎。 在幼琳最狼狈无助的时候,谌子慎牵起她的手,他对她说,他们家容不下你,我来给你一个容身之地。 谌子慎给了她一个家,给了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从此以后,经年流转,错位的感情,幼琳和泽南站成了两条平行线。 幼琳不知道谌子慎爱她有多深,她只是记得当年那个突下骤雨的午后,他掐着她的双肩绝望的问她,你要为他守身如玉到什么时候? 他说,童幼琳,你欠我一个孩子,你欠我一辈子。 …… 小远长得越来越像泽南,眉宇,轮廓,一颦一笑。 他越像泽南,谌子慎就越妒忌。 但孩子总归是他看着长大的,视如己出,爱子情深。 他蹲在小远面前,十岁的孩子,他蹲着,孩子已经能高出他一个头了。 他说,“爸爸要走了,小远要乖,要听爸妈的话。” 于是小远望天,“哪一个爸爸要走,我又该听哪一个爸爸的话?” 谌子慎怔住。 小远说,“爸爸只有一个,另外那个……是姑父。” 小远说完就走,站在门后的霍泽南,眼眶发热。 …… 部.队慰问演出,后台,化妆间。 幼琳刚换好芭蕾鞋,一转身,看见站在她身后牛高马大的霍泽南,吓得她不轻。 “换好了?”他问。 “嗯。” “要演出了?”他又问。 “嗯。” 安静了几秒,幼琳抬眼看他,“你想说什么?” 男人笑起来,眉眼间似是盛开了桃花,“记着今天是我生日,所以才跟团来的?想陪我过生日了?” 幼琳耸肩,“是啊,还有礼物呢。” 男人脸色微变,略显正经:“不许贿.赂首.长!” 幼琳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说,“你家又要多一个崽了,这算不算贿.赂?”

    加入书架
  • 一念情深,傲娇前任不好惹

    他的温柔,是每个女人都想攀的高枝,可唯独她的真心,他迟迟不及。 陆家有两个女儿,一个亲生的,一个捡来的。 捡来的那个,蛇蝎心肠,夺走了她的爱人,毁了她的家,幸好她遇见了她的远钧。 一朝误会,分隔数载。 陆黎再次归来,她的远钧,身边已有良人。 那个良人不是别人,正是最初的最初,夺她爱人,毁她陆家的宋姗姗。 如今她妩媚动人,骄傲颔首:“陆黎你看,即便是那么爱你的男人又如何,最后,还不是依旧选了我。”

    加入书架
  • 萌妻来了,老公大人请多指教

    随棠二十岁那年,嫁给了商界显贵萧钧默。 只婚不爱,各取所需,只为了那一纸合约。 而她以为的各取所需,却换来他的真心交付。 ⋯⋯ 所谓一见钟情,如无意外,永远都是针对长相姣好的那一个。 萧钧默看上随棠,他从未否认一开始就是因为她年轻,漂亮。 母亲撞了他的车,欠下高额赔偿。 若是随棠能仔细一想,就能想明白,以萧钧默这种男人的身家,怎会为了区区几万块逼得一个女生走投无路! 他是现实的,是势利的,在面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时,他是不折手段要得到的。 随棠有求于他,他提出任何要求,理所应当言听计从,没有拒绝的余地。 况且,这男人自身条件太好了,哪方面比对吃亏的都不是自己,权衡利弊,随棠在那份结婚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他已是过尽千帆,面对这裘马清狂、衣履风流的年长男人,随棠即便靠近,也未敢真的靠近。 可是在这绵长温暖的岁月里,他到底是彻底融进了她的生活,仿若身体里那根肋骨,无法抽离。 …… 你曾爱过一个人吗? 也许,他给了你爱情最好的样子,也许,他给了你最最锥心蚀骨的痛,当你唇边染过他的灼热温度,是否,经年难忘?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顾轻舟

    16,144 迷妹值

  • 2

    13323461985

    14,480 迷妹值

  • 3

    13077693732

    12,920 迷妹值

  • 4

    13712565651

    12,810
  • 5

    wangdongdongde

    12,380
  • 6

    RIita-LYC

    12,380
  • 7

    18857191207

    12,380
  • 8

    q_5n10cpack

    12,380
  • 9

    红袖书友14988087390125535

    12,380
  • 10

    q_5pujs6y2m

    12,380

同类推荐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装弱扮怂的秦悄,强行被战擎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战大首长,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首长,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体能差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冷笑: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

  • 韩先生,情谋已久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