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花开荼靡 慕容清霜 著

已完结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9.19万字| 224总收藏| 459总点击

她叫黎深
她说黎深是黎明的深处,代表无尽的黑暗。
可他却说黎明的深处亦代表晨曦,无尽的希望。
她穿越而来,在现实和理想中苦苦徘徊。
他深不可测,是朝中隔岸观火的幕后之人。
一个承诺,一生的纠葛。
是谁负了谁?又是谁主宰者谁?
彼岸花开荼靡,一场相思两无尽处。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慕容清霜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3.53万

  • 创作天数

    106

其他作品

  • 花开待晓

    她是被逐出宫的公主,绝世容颜,风华绝代,却遭奸人所害,身体被定格在十一岁。 他是敌国太子,温暖如玉,却不得不背负起整个国家的命运,在猜疑与阴谋中步步前行。 在一场难以避免的战争中,他们如何才能秉持本心,走到最后的结局? 在爱与被爱中,他们如何才能维护自己的决心,为对方谋求幸福? 纵使岁月永逝,我依旧爱你。 ****片段节选***** “等等。”扶桑终于将手上的油渍擦得七七八八了,将丝帕随手一扔,径直走到了她阿爹面前。 忽的,扶桑抱住了自家阿爹的脖子,向只无尾熊一样挂在苏颖的身上,晃来晃去的。 “阿爹,你就救救他吧!好嘛,阿爹,扶桑求你了。” 那般撒娇劲,温如絮忍不住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理由。” “我喜欢他,我要嫁给他。” “好。” 在众人诧异的瞬间,苏颖便已经答应了救白烨一事。扶桑忍不住的抬眼看了眼房梁,她敢把包票,阿爹绝不是为了她的幸福就那么爽快的答应。 “本座拒绝。” “那便是你的事了,女儿我已经嫁出去了。’ “阿爹,你怎么可以这样?为了和娘单独相处,就这样把我推出去,难道你想让我变成没人要的弃妇?”扶桑怒火中烧。 苏颖挑眉,“是你说要嫁给他。” 温如絮很机灵的躲在自家丈夫的身后,躲避战火。扶桑急了,跺了一下脚,风似的跑出了房门。可刚跑出两步远,就被定在了那里,张口不能言。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寒月夜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

  • 医女酥手遮天

    涵叶今心

    娘亲一尸两命,自己险些溺水而亡;浴血归来,她立誓重回云巅之上!渣姐抢走她的凤命天定?呵呵,飞得越高,摔得越惨!郡主觊觎她爹?好啊,让其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祖父人渣,认权不认人?那就将整个侯府踩烂成泥!某个千年一出的战神说了——她就算捅破了天,也有他给顶着!于是,她打遍渣滓无敌手,却独独跑不出他的手心。

  •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得找个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吧,她认,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聂弦音认真想了想:“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直到那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