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家斗:素颜倾城 沈如颜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57.44万字| 734总收藏| 1757总点击

她是大家闺秀,世间绝色。女扮男装的她,更是家族顶梁柱。
他是风流少爷,俊美如仙。风流倜傥的他,迷倒少女千千万。
她代妹妹出嫁,成为他有名无实的正妻。命运从此转入另一番坎坷局面。
为了立足,她画上浓妆,绝色容颜尽掩,众口称赞她恪守礼教,唯有他,嗤之以鼻。
为了离开,她素颜以待,倾城之貌惊现,人皆责怪她不重仪表,却让他,刮目相看。
他想挽留,她却在计划全身而退……
这时,家族生意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流言蜚语此起彼伏,一桩桩接踵而至的风波,让她措手不及。
她该如何面对,这种种的风险。
他该如何拯救,这错过的姻缘?
评论篇:
家斗,斗的是情爱,还是仇恨,斗的是心机,还是绝情.......
程文轩,淡之茹素的男子,如清雅的茶香,沁入心扉,如果一切的意外是为了遇见时的久留,那么,一纸婚约,就是缘分的枢纽,联系着苍茫人海中,本应擦肩而过的两人的心...... 【评论出自:沙凄凄】
那个好像画中的女子向你翩翩走来,唏嘘感叹之间,诉说着人间冷暖,爱很缠绵。
天生丽质却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可叹多舛的悲凉无限而淡漠的弥散开来。
如若做个坏女人,或许不是如此悲凉。 无奈他们的命运早在还未来得及遇见的时候便注定纠结过往。
彼此的恨,或许是恨彼此牵扯自己的命运,而爱,却也在无形之中发芽生根。
有一种爱便是这样,看似无形,实则有形。
一直以来,认为是掌心刺,肉中针,等待从自己的身体剥离,却早已同自己的血肉融合在一起,曾几何时,毫无预知的成为身体的一部分。割舍,原来是更加冗长弥久的疼痛。
沉淀过后,剩下的是什么?岁月匆匆,美人消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沈如颜的聪明与才华真的只能拥有如此颠沛的命运与生活吗?不懂疼惜,却怎能知道她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啊!
站在一个看故事人的角度,依稀看到这样一个隽永谐美的爱情,和一个孤苦寒窗的泪人儿。我似乎依然同她一起走进了那个——不上浓妆、甘愿素颜的世界。……【评论出自:愚子匠】
《素颜》就像是一篇诗歌,情与境中,都是慢慢的诗意。虽然《素颜》中的那个沈如颜是一个像梅花一样孤傲高洁的女子,可是她最美的时候,是在桃花树下,看桃花落成雪。……【评论出自:栋梁之材】
不如怜取眼前人……【评论出自:扬亦雪】
不错,如一杯茶,清清淡淡,确有越品越有味道之意!期待……【评论出自:yuki9935】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沈如颜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49.47万

  • 创作天数

    319

其他作品

  • 君莫惜:惟妃作歹

    大唐第一奇闻:以俊美风流闻名天下的四王爷,居然娶了个傻子为妻。 没天理了,暴殄天物啊。 然而,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 婚后的王爷甘愿当上‘妻管严’? 花街柳巷不去了,后院侍妾也全部遣散! 到底那傻子是何方神圣?竟让浪子回头,风流王爷变情种。 …… “什么?四王爷要娶亲?王妃还是个傻子?” 风流王爷---李宇晋成亲的消息,在长安城里绝对是重弹一枚。全城的雌性动物,但凡是心脏不好的当场昏厥,稍微有些抗打击能力的心如死灰,生命力堪比小强的就拿出女人的看家本事---一哭二闹三上吊。 很显然的,李宇晋与傻子成亲的噩耗,当之无愧地坐上年度最坏消息的第一把交椅。 …… 为了天下,为了苍生,他一次次地负她,当时光错位,往日的甜蜜难以再续,该怎么做才能弥补两人之间那段缺失的空白?……晋与芹儿 他为了皇权,多疑狠厉,一次次地伤害自己身边最亲的人,当所有人都离他而去,他又会做出怎样的抉择,来救赎自己被仇恨蒙蔽的心?……少玄与菲菲 三生之约,她却在转眼嫁与他人为妻,为了她,他放弃了所有,可是,爱情又岂能等价代换?……荣与莫离

    加入书架
  • 土豪娘子,请入局

    她是商界女传奇,是云氏企业最理想的继承人。一朝穿越,误入侯门,成了凌家废柴四小姐。 他是翩翩贵公子,一朝得志,震惊朝野,是为天下第一摄政王。 她是神秘土豪,在深闺中斡旋,于商场上打拼,保亲人,争家产,步步为营。 他是幕后权臣,在朝堂上扮猪吃老虎,除奸臣,赚民心,节节高升。 他尊她为祁国至狠至毒妇人,她称他是天下至阴至险奸臣。 一封荒唐的指婚圣旨,她成了他的妻! 彼时,她才发现,这天下不过是他设下的一出局,所谓的圣旨便是他的诱敌手段! 此刻,他软玉温香在怀,笑得无比奸诈。 “韶儿,为夫早就说过,你逃不掉的!” …… 强强联姻,他与她成了祁国第一奇观。她背负着家族重任,日夜操劳,他却以天下为游戏,回回搅局。 她救祖母,他先把药引买尽然后赖着救人。 她做生意,他先把货源垄断然后赖着救场。 她当女相,他先把天下搅乱然后赖着辅权。 …… 她怒:“摄政王,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笑而答之:“韶儿,这天下就是我替你摆的一局棋,你玩着可还顺手?” “你都已经得到了天下,何不放过我这区区妇人?” “可是韶儿,我的心太小,仅能容下一位区区妇人,这天下太大,我容不下。” …… 风格简介:此文正剧,略轻松,甜中微虐。女主不圣女,男主很腹黑。从一而终,无渣男。 适合人群:甄嬛传发烧友,宫斗宅斗的死忠粉,萌宝腹黑爹的重度患者,颜控,穿越重生爱好者。 (* __ *)…… 某人对娘子 某人:“娘子,我们来对弈可好?” 云韶:“你连输数月,可还有赌注?” 某人:“尚余一座金山,若娘子赢了,金山奉上。若不才在下赢了,娘子赐小生罗衫一件可好?” 云韶:“……” (* __ *) …… 某人对团子 某人:“团子,我是你爹。” 团子:“可是娘亲说我爹是天下至奸至诈的无耻之徒。” 某人:“若非如此,如何配得上你那至狠至毒的娘亲?” 团子想起臀部被娘亲毒打的红痕,深表赞同。 云韶:“……” 团子:“爹是坏人,欺负娘亲!” 某人:“何出此言?” 团子:“娘颈部伤痕尽现,爹你休想抵赖。” 团子小手指向娘亲颈部‘草莓’。 某人:“那是我与你娘亲晚上练功所致。” 团子:“练功?” 某人:“对,此神功名曰‘妖精打架’,常练能延年益寿,强身健体。” 团子:“原来如此。” 颜颜出品,坑品保证,欢迎亲们跳坑~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沈如颜

    5,766 迷妹值

  • 2

    vestal123

    3,776 迷妹值

  • 3

    c469782279

    1,880 迷妹值

  • 4

    13931209917

    1,788
  • 5

    王姐

    1,744
  • 6

    13566995600

    1,724
  • 7

    水沐云清

    1,616
  • 8

    陈长建

    1,488
  • 9

    gongxueyi521

    1,488
  • 10

    eye321

    1,467

同类推荐

  • 寒月夜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

  • 医女酥手遮天

    涵叶今心

    娘亲一尸两命,自己险些溺水而亡;浴血归来,她立誓重回云巅之上!渣姐抢走她的凤命天定?呵呵,飞得越高,摔得越惨!郡主觊觎她爹?好啊,让其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祖父人渣,认权不认人?那就将整个侯府踩烂成泥!某个千年一出的战神说了——她就算捅破了天,也有他给顶着!于是,她打遍渣滓无敌手,却独独跑不出他的手心。

  •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得找个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吧,她认,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聂弦音认真想了想:“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直到那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