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霸爱游戏:女人,我不喊停 仟儿楚 著

已完结 签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3.48万字| 409总收藏| 68总点击

仟儿幻情文直通车:
《魔妃未免太难搞》http://novel.hongxiu.com/a/556034/
◆◆
男人和女人之间本就是一场无休止的游戏。
而这场游戏的规则从来都是:谁先爱上谁,谁便输了。
他们的相遇是那样戏剧化,多么的有意义。那天刚好是妹妹抢走自己男朋友的一天。
◆◆
这场游戏也从来都是不公平的。好似从一开始,就已注定了结果。
她从来都不是弱者,但是在他面前,她还是太过无力。
◆◆
“修,放了我,我们就是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她忍痛,面无表情的说道。
他一把掐住她白皙的下颚,冷酷地勾起唇角:“呵,即使是平行线,我也会把它们拉到一起。我的能力,你最清楚。”
她浑身颤抖着,“为什么?既然不爱我,为什么不放过我?”
“想知道?”他募地压向她粉嫩的唇,而后挑眉说道“因为,你只能是属于我.......永远的玩物。”

◆◆
仟儿第一部都市总裁文,喜欢的亲亲要点击【放入书架】哦
不点的亲亲不乖,打屁屁!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仟儿楚

  • 作品总数

    0

  • 累计字数

    0

  • 创作天数

    60

更多迷妹总榜

  • 1

    詩憶

    564 迷妹值

  • 2

    川人守一

    376 迷妹值

  • 3

    百忍成金

    188 迷妹值

  • 4

    hanxiangyezi

    188
  • 5

    纸上倾城

    188
  • 6

    弄月听雪

    188
  • 7

    MILI1966

    188
  • 8

    桃花小丫

    188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久爱成疾:早安,厉先生

    烟了了

    从声名狼藉的私生女到家喻户晓的国民女神,顾清欢用了三个字的距离:厉沉暮。被赶出家族的顾清欢重返南洋,整个世家圈安静如鸡。重返南洋的第一年,青梅竹马的贵公子,妖孽俊美的军阀头子,风流不羁的政坛名人纷纷上门求娶。太子爷厉沉暮勾唇冷笑:名花有主了。重返南洋的第二年,清欢事业走到巅峰,手撕白莲花,脚踹太子爷,跟人私奔。整个世家圈开始瑟瑟发抖。顾清欢:昔年我情深不悔,如今我冷硬如刀。(1v1双洁宠文)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直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将她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