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长恨歌2:陋颜无良妃 卿非语 著

已完结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628| 205总收藏| 39总点击

她,翰林皇朝最为丑陋的女人,丞相府内最卑微的下人,却无意间闯入皇宫,为揭开三年前那场大火的秘密,她步步为营,舍却强大的后盾孤身直入深宫。
他,为谋天下舍下身段装傻扮痴,容一身铅华净洗卑微,每一次的争锋较量,却一再的迷失在了她的笑颜中。
他,原本是有名无实的皇帝,却在她的出谋划策中渐渐独揽大权,一次次交心托付,换来的却是自己心的沉沦。
他,是异国王侯,一次宴会惊于她的倾城容貌,一次谈判讶于她的睿智聪慧,她的心思慎密,她的胆大如天,她的一笑一颦,不知不觉已沉入他心。
战火烽烟起,黑云压城城欲催,风起云涌,四国开战,只为争雄天下,她一身白衣,面纱下竟然是美的惊心动魄的笑颜,一把羽扇轻摇慢曳,款款而来,站定,抬头——
笑着对拓跋煜辰说:“如果你要这天下,我助你,可请你放过他,没有我,他对你,构不成威胁。”
拓跋煜辰凝神着她的雪瞳深处,心口痛如刀绞,原来自己在他眼里已成了陌生人,“你为了他来求我?”声音冰冷而残酷。
“是。”斩钉截铁的回答。
他笑的依旧妖艳,眼底是寒冰一片,斜睥她,带着前所未有的狂傲:“那你就把紫轩阁几十万大军交托与我,怎么样?”
苏云雨仰头,灿笑,他究竟有没有爱过自己?或者接近自己根本就是一场阴谋,他要的,从头到尾都是权势。
而她,却没有发现那个男人,那个骄傲的男人,坚忍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握着缰绳的手,若不可见的颤抖。
是爱还是恨?是彼此的纠缠还是彻底的断裂?这一场掺杂硝烟的爱情是否会有美好的结果?


-------------------非语切割------------------

非语的新文
【鬼手千:破财王妃】http://novel.hongxiu.com/a/345968/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卿非语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31.62万

  • 创作天数

    89

其他作品

  • 赌神王妃

    她嗜赌如命,她借酒消愁,她邪恶鬼魅。她,就是苏小鹿。 她就是香港第一富豪的千金,外号:鬼手。 鬼手,如鬼之手,恐怖之极;鬼手,一出手稳赢如山;鬼手,赌台上快如鬼魅。 从来没有人能看清她摸牌的动作,从来没有人猜得到鬼手下面是何张牌。 你出老千,她比你出的更快;你的赌注再大,她永远可以颠覆你的底牌。 她是澳门赌场的传奇人物,她是香港界无人不知的赌神,她是苏家崇高无比的千金小姐。 可是,这一次,她却输了,输的莫名其妙,输的让人难以相信。 一张契约放至在赌台上,她说的豪气万丈:“这是苏家的家底,全都拿去。” 不顾对方的目瞪口呆,她安然起身离去。 “你个登徒子,你。。。你。。。你把我的老底都输了出去啊!!!” 苏家老爷抚摸着胸口,一口气没接上就要晕过去。 某女轻飘飘的飘来一句:“叫你小老婆出去接个客那老底不是马上就来了嘛!” “你。。。你个混账。”手中的古董花瓶伴随着老爷子的狂怒正中某恶女的头。 她,鬼手苏小鹿居然华华丽丽的穿越了。 ****** 宫廷之宴上,她果断的褪去左肩上的坎肩,露出一只皓雪酥臂, 墨色的骰蛊快如闪电般的穿插在左右双手,她的眼睛如罂栗般瑰艳, 充满了诱惑,殷红的薄唇轻轻抿着,似有似无的淡笑,残酷而霸道。 她,夺了在场之人所有的眼球;她让人惊艳的无法呼吸; 她一蛊定音,鬼魅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一座城池,可别不作数哦。” 她一盘定输赢,她从来都胜券在握,她从来不知道输字怎么写, 即使在古代,她仍不知道什么叫收敛,她是恶毒的,犹如罂栗花,绽放在盛夏之夜。 妖艳美丽,却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她,就是苏小鹿。 ------------------非语切割------------------- 非语的完结文: 《长恨歌:陋颜无良妃》:http://novel.hongxiu.com/a/280808/ 《长恨歌2:陋颜无良妃》:http://novel.hongxiu.com/a/291469/

    加入书架
  • 将军妻尤可欺

    “我不能和你成亲。”他说,眼里的那一抹不舍却伤的她体无完肤。 她笑着点头,“我知道。” 悄然转身的刹那,西朝漫天飘洒的红色枫叶落了一地的忧伤。 西城日下,城门口等待她的人却不是那个给了她温暖的人。 端木萧看着她离去,心痛如刀绞,噗一口血上涌,膝下一软终是到了极限。 “何必呢?既然爱她就不要伤她如此。”一红衫女子从墙角走出,视线落在远处,声音充满了惋惜。 他抚着额头苍白的容颜依旧绝煞妖娆,额上一朵血色莲花若隐若现——血蛊! 一阵低沉的笑从喉间溢出,是讽刺吗?还是不忘怀的捉弄? 他说:“得之幸,不得之亦幸。” *********** 四国朝天,三皇齐聚苍龙山。天下风云,谁人独袖舞江山?纵使英雄辈出谁能挡他乾坤? 江山当仁拱手,他点名要那淡然如菊的女子。天下笑他爱美人不爱江山,只有她知道 他是要让她活的痛不欲生!火焰毒烤,脚踏荆棘舞倾城,她笑的依旧淡然空灵。 一条手链让她媚术独天下,一步一莲花,翩然身姿。 手链毁,一身白衫独领英雄男儿过澜江,百万雄师齐声一吼半壁江山毁。 她高举龙剑,那笑美的不似人间烟火,不清不淡吐出那藐视苍生的话语:“既然天下都负 了我,那么我就拿这天下都陪葬吧!” 当爱不再是爱,当爱已变质,当一次次的欺骗之后换来的到底是怎样的决裂? 她,已然不再是她! 非语连载文《狼君宠》:http://novel.hongxiu.com/a/401376/

    加入书架
  • 长恨歌:陋颜无良妃

    她,翰林皇朝最为丑陋的女人,丞相府内最卑微的下人,却无意间闯入皇宫,为揭开三年前那场大火的秘密,她步步为营,舍却强大的后盾孤身直入深宫。 他,为谋天下舍下身段装傻扮痴,容一身铅华净洗卑微,每一次的争锋较量,却一再的迷失在了她的笑颜中。 他,原本是有名无实的皇帝,却在她的出谋划策中渐渐独揽大权,一次次交心托付,换来的却是自己心的沉沦。 他,是异国王侯,一次宴会惊于她的倾城容貌,一次谈判讶于她的睿智聪慧,她的心思慎密,她的胆大如天,她的一笑一颦,不知不觉已沉入他心。 战火烽烟起,黑云压城城欲催,风起云涌,四国开战,只为争雄天下,她一身白衣,面纱下竟然是美的惊心动魄的笑颜,一把羽扇轻摇慢曳,款款而来,站定,抬头—— 笑着对拓跋煜辰说:“如果你要这天下,我助你,可请你放过他,没有我,他对你,构不成威胁。” 拓跋煜辰凝神着她的雪瞳深处,心口痛如刀绞,原来自己在他眼里已成了陌生人,“你为了他来求我?”声音冰冷而残酷。 “是。”斩钉截铁的回答。 他笑的依旧妖艳,眼底是寒冰一片,斜睥她,带着前所未有的狂傲:“那你就把紫轩阁几十万大军交托与我,怎么样?” 苏云雨仰头,灿笑,他究竟有没有爱过自己?或者接近自己根本就是一场阴谋,他要的,从头到尾都是权势。 而她,却没有发现那个男人,那个骄傲的男人,坚忍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握着缰绳的手,若不可见的颤抖。 是爱还是恨?是彼此的纠缠还是彻底的断裂?这一场掺杂硝烟的爱情是否会有美好的结果? 长恨歌2:http://novel.hongxiu.com/a/291469/

    加入书架
  • 狼君宠

    【本文先暂停,先填迟爱】 他十二岁的时候我从孤儿院把他领了回来,他长的漂亮的跟个陶瓷娃娃一样, 漂亮的眼睛里盈满了晨日露珠般的光芒,我着了迷般牵起了他的手。 现在回想是否那时就是孽缘的开始呢? 总说人是有命的,而我的命真的是如此的荒诞吗?  他十六岁的时候第一次占有了我,用他特有的低沉嗓音问我:“你爱我吗?” 那时的我慌乱的开始逃避,我用我一切的伪装向这个世界证明我的清白。 却不想,终究是伤了他!  他二十六岁的时候找到了我,阳光下他依旧漂亮的让人不敢企及, 可是我已经苍老如此,人说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可是又有谁能 体会到我的痛苦?我爱他,用我整个生命在爱他。可是却无法再告诉他! “不要做我的妈妈,做我的女人好吗?”曾经的问题如今的遗憾,我该如何去 告诉他我愿意!我不再逃避了,磕磕绊绊之后才发现—— 你是我生命的挚爱! 新坑支持一下 《迟爱》:http://novel.hongxiu.com/a/380329/

    加入书架
  • 迟来的爱情

    【修稿重发】 你有想过吗?也许某一天你最深爱的他,或者是她 会突然的离去,毫无征兆,无法意料,就是那么的突然。 你的心会痛吗?你有被思念折磨的痛不欲生吗? 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真的是生的距离吗? 若是阴阳相隔,真的可以摆脱思念的抽丝剥茧吗? 你真的忘的了你的初恋情人吗? 假如有一天你遇见了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真的是他吗?还有可能吗? 这是命运的宽容还是一场不怀好意的玩笑? 顾晓满真的没有想过若是真的没有了那个人手心的温度,她还怎么鼓足勇气的活下去。 习惯了一个人的温度,习惯了一个人的气味,习惯了那样被宠溺着, 她真的就这么认为了天长地久,从未想过人的生命是可以划分为生与死的。 她,真的就那么以为了,以为她是可以这么傻傻的幸福下去的。 可是呢?结局呢?是玩笑吗? 她明明只是想在他的身上汲取她无法抵抗的温暖,从未想过再爱上一个人 爱那么那么痛,痛到她连呼吸都无法承受,他怎么可以让她再痛一次!? “如果你只是想要找一个影子,顾晓满,我肖箴言不会低贱到让你利用了一次又一次。” “不爱我,就别靠近我。我早就警告过你。” “顾晓满,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让我爱上你之后再告诉我你不爱我?” 冬天那么冷,冷的她无法停止的颤抖,天地间只剩下黑白色 于素站在街头歇斯底里的哭闹,每一声都让她万劫不复—— “你个杀人犯!杀了韩枫还不够,连他也不放过!顾晓满,你心理有病!你知不知道?你心理有病!”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寒月夜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

  • 医女酥手遮天

    涵叶今心

    娘亲一尸两命,自己险些溺水而亡;浴血归来,她立誓重回云巅之上!渣姐抢走她的凤命天定?呵呵,飞得越高,摔得越惨!郡主觊觎她爹?好啊,让其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祖父人渣,认权不认人?那就将整个侯府踩烂成泥!某个千年一出的战神说了——她就算捅破了天,也有他给顶着!于是,她打遍渣滓无敌手,却独独跑不出他的手心。

  •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得找个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吧,她认,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聂弦音认真想了想:“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直到那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