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罂粟花开 灼灼其华的胭脂 著

已完结 签约 现代言情商战职场

1.97万字| 99总收藏| 48总点击

紫红色的花瓣轻拥着淡黄的蕊,在地中海东部的日光下,微风里放肆的摇摆尽情妖艳~~
“他目光突然定格在好似冰砖砌成的吧台角落处,一个女子风情的坐在那里,高高束起的黑色长发一泄如柱,浓重的烟熏妆,看不清真实的面目,黑色的紧身皮衣,衬托出妙曼的身材,性感的黑色长筒皮靴透露着妖娆的气息~~”
一对受过情伤,不再相信爱情的男女在酒吧暧昧的气氛下相识相知,因为这大龄萌女的怪癖习惯如鬼魅般吸引着众人,每周四的夜晚她会在相同的酒吧,相同的位置,相同的时间,众多的追求者中,微醉状态下带走其中一个,而这次她带走了他~~
“当她从浴室走出来时,穿着白色的纯棉浴袍,长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手里提着个化妆箱。
走到他面前,他扬起头望着她,像是被电流穿过全身愣在那里,一张俏脸洗尽铅华,出水芙蓉般清纯,皮肤如牛奶般白嫩细致,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大眼清澈透明像一汪湖水,鼻子小巧但带略带倔强,那嘴唇恰似飘摇在雨中的红蔷薇,虽不是绝世容颜,但有张孩子般纯真的脸,看着就让人心疼,接过她手里的化妆箱,任她坐在他身边,看着她湿润的头发上滴落的水珠,他轻声细语的问道:“有风筒吗?头发湿着容易着凉,我给你吹干。”
与此同时,他的朋友也对她倾心已久~~~
“林寒也将自己面前的五杯一饮而尽,咬了口柠檬:“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跟我接吻是不愉快的尴尬呢~~”晓彤突然将手臂环住他的脖子,用力拉下,踮起脚尖,温润的唇便堵了上去,百家得的灼热燃烧在口腔里直至胸膛,没想到一触即燃,林寒突然像饥渴的孩子将晓彤紧拥入怀,轻巧的舌尖挑启她的齿缝,跟她的舌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吻得销魂~~~”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灼灼其华的胭脂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1.97万

  • 创作天数

    47

同类推荐

  •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小喵妖娆

    战擎一声令下,战家继子秦悄,强行被带去军营狠狠操练。白天,要缠好束胸带,防着被人发现她女扮男装。晚上,脱了衣服,要防着九叔战擎,发现她日渐隆起的小腹。“九叔,我错了……”秦悄哭泣求饶。“哪里错了?”战擎把秦悄扛上肩扔上车怒道。“不该女扮男装骗你……”“宝贝,你错在偷了我的人,乱了我军心,还敢带着我儿子逃跑!”世人都知道战擎宠秦悄到了变态的地步。有人问他对秦悄就没有一点的不满意。他说唯一的不满就是,

  • 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线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宠妻108式:韩少,狠狠爱

    恍若晨曦

    【绝宠爽文,双洁1v1】“收留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前世她被继妹和渣男陷害入狱,出狱后留给她的只剩亲生母亲的墓碑。看着渣男贱女和亲爹后妈一家团圆,她一把大火与渣男和继妹同归于尽。再醒来,重新回到被陷害的那天,她果断跳窗爬到隔壁,抱紧隔壁男人的大长腿。却没想到,大长腿的主人竟是上一世那让她遥不可及的绝色男神。这一次,她一定擦亮眼睛,让那些欠了她的,统统都还回来!“韩少,另一条大腿也能给我抱一抱吗?”

  • 半生缘:少帅的前妻

    不知春将老

    她,是落魄闺秀的女儿,上海中西女校的才女,通晓四国语言,温婉坚毅。他,是雄踞一方的大帅独子,美国西点军校毕业,文韬武略,腹黑深沉。注定的相遇,缘分根生,两人成了名义上的夫妻。朝夕相处,日渐生情,却因着一场早已潜伏的阴谋而分道扬镳。他说:“裴静云,你若敢走,我便火烧裴家也要将你逼出来!”她说:“书言,放我走,我们便两不相欠了。”五年后,两人再次重逢,恰是时局风起云涌,狼烟遍地。时过境迁,究竟是破镜重

  •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直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将她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