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爱情!你守,我攻 静夜迷梦 著

已完结 签约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2.84万字| 51总收藏| 95总点击

当幸福美满的家庭转眼间成为泡影,父母眼中的掌上明珠顿时成为弃履时,年幼的苏静不再相信爱情。“多年恩爱的夫妻也会有背叛,我才不要悲剧重演!”面对母亲的逼迫,27岁的苏静阳奉阴违地相亲,却不想深交那些男人,她恐惧背叛,更怕心碎。于是乎宣言:“女人当自强,男人靠边站。”奈何夜路走多了,总会碰见鬼,而这鬼,不是他,居然还是她的上司,天呀!她该怎么办?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静夜迷梦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24.82万

  • 创作天数

    327

其他作品

  • 灰姑娘的青春赞歌

    故事简介:谁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注定是社会的麻烦!在受人欺凌的歧视环境下成长,看上去柔弱的她,却坚强地面对生活中的挑战他与她可谓是一同成长的,善良美丽犹如“风中百合”的她让他牵挂不已。在青春的关口,他们相约大学相见。如火的青春在大学岁月里挥洒,为美好的将来努力拼搏,在历尽艰辛后,如灰姑娘般身世飘零的她,能否拥有自己的美丽人生呢?男主人公:李瑞明;女主人公:孙静云

    加入书架
  • 《午夜倚栏心悲凉》

    吕婉依,昔日名动京城的第一美女,国色天香,顾盼间,便已颠倒众生。为了给挚爱报仇,实现起太平盛世的宏愿,她不惜支身独闯勾心斗角的深宫,成为一名运筹帷幄的婉妃。 一个是后宫佳丽三千,只想用尽一生一世,将她供养的皇帝, 一个是为了拥有佳人,宁愿背负万世骂名的丞相。 两段浓烈的爱情,她将如何取舍? 金庭王朝的动荡,她将如何以一己之力,稳住朝纲? 午夜倚栏心悲凉,憔悴支离忆情长!

    加入书架
  • 午夜倚栏独对月

    昔日名动京城的第一美女,本以为能拥有一段美满姻缘,却因宫廷夺位之争,失去挚爱。成为深宫一名嫔妃,只为成全心上人护卫国家的梦想。夙兴夜寐的辅佐皇上,让国家井然有序地发展,当午夜梦回时,他可会露出欣慰的笑容?今生今世无缘相守,唯有一梦千寻,独自望月缅怀。 欲知吕婉依的结局请看下部《午夜倚栏心悲凉》!当挚爱的死因层层揭秘时,婉依如何步步为赢地稳住朝纲,扫除奸佞,浴火重生。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久爱成疾

    烟了了

    英俊矜贵,冷漠无情的世家继承人厉沉暮看上了寄养在家中的拖油瓶少女顾清欢。从此高冷男人化身为忠犬,带娃,做饭,暖床……整个世家圈跌破眼镜,人人艳羡。天天爬不起来床的顾清欢表示佛系了:腹黑,精力旺盛,睚眦必报,白天一个人格,晚上一个人格,谁用谁知道。【阅读小贴士:1V1,双洁,宠文,女主美美美。】

  • 墨少,亲够了吗

    青青谁笑

    重生后,她看着这帅的让人合不拢腿的老公,怀疑自己当初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一再的要和他离婚!前世她受人蒙蔽被血缘至亲所害,含血惨死。一朝重生,她誓要抱紧总裁老公的大腿,狠虐仇人,手撕白莲花,夺回自己的幸福!【阅读指南:女主智商在线,男主很撩很苏,甜爽宠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明珠还

    阮家小女静微,在阮家活的却不如一条狗。大姐是父母心头肉,小弟是双亲手中宝,阮静微沉默自卑的活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为了心爱的男人,落得胎死腹中横死街头的凄惨下场。睁开眼回到十六岁,上辈子纠缠她,而她避之如鬼的那个二世祖,刚刚与她相识。她看着窗外打完球一身臭汗光着上身向她跑来的男人,下意识的抬手,轻轻擦去了他额上的汗…当夜下了晚自习,静微被厉慎珩堵在了操场边的大树下:阮静微……撩了血气方刚的男人是什么

  • 他的情深似海

    素时了了

    人人皆知,海城权贵厉憬珩心中所爱,是躺在病床上数年的一个植物人。可是他们却不知,他已婚,家有隐婚萌妻,名唤陆轻歌,不管厉憬珩在外养小三,还是玩嫩模,更甚者在大庭广众之下弃她于不顾,这位厉太太都毫无怨言,只因为她清楚,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当男人再次搂着新欢出现在她面前,陆轻歌不动声色地递上一纸协议,漠然开口:“厉憬珩,时间到了,我要和你离婚。”当晚,从来不屑于碰她的男人,跟她肆意

  • 傅先生,偏偏喜欢你

    千桦尽落

    律政界最胆寒的传奇傅怀安携子归来,订婚在即。订婚前……他问:“既然心里爱着温墨深,为什么又来爬我的床?!”她说:“因为不能眼看着温墨深的女人,和你订婚。”傅怀安唇角咬着香烟,修长的双腿交叠,隔着轻烟薄雾,半眯着眸子……看着林暖纤细的手臂环上他的颈脖,有些触动,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炙热到如此地步……“你管刚才那个叫做接吻?!”“……”“真是干净的姑娘!”傅怀安呼出一口薄雾,随手把香烟按灭,嗓音低沉醇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