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蓉儿 may默默 著

已完结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2.23万字| 69总收藏| 46总点击

原来,破相是这样的令人恐惧,这样的让人撕心裂肺,啪的一下,她把铜镜狠狠地扔在地上,看着那铜镜四分五裂,彷佛是她的脸,裂成了四瓣。
她甚至还听到馨瑶在她耳边大笑,“我看你还美,我看你还怎么魅惑大少爷,我看你还怎么能独占大少爷的心。”
是啊,这样的她再也回不去了,她疯狂地砸着屋里的东西,撕扯着所有能撕扯的布料,好像撕碎她的脸一样,比起脸上灼热的阵阵痛痒,她的心烧得更厉害。
这样的她,再也不能回到洛家庄了,再也不能呆在他身边了,他大概也认不出她来了。
她想大喊,想哭号,可是发不出声音来,连日来的高烧不退,她的嗓子干涸得发不出半点声音。
彷佛,她还听到那夜的雷声,还淋着那夜的滂沱大雨。
她呜咽着,哭得撕心裂肺…………
突然,她的肚子动了动,她如着雷击般地抚上她的肚子,是他的孩子,小小的生命已经有了很强烈的征兆。
对,她还有孩子,他的孩子。
她笑了,静静地她坐在地上,笑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may默默

  • 作品总数

    1

  • 累计字数

    2.23万

  • 创作天数

    58

更多迷妹总榜

  • 1

    詩憶

    288 迷妹值

  • 2

    May默默

    188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她是相府千金,一朝应召选秀入宫,却最终沦为皇上用来制衡朝廷和父亲权力的政治棋子。深深宫苑,在那奢华的背后,究竟藏下过少明争暗斗,又藏有多少真情真意?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谁解舞殿冷袖凄凄?江山飘絮,身世浮沉,一段从相府千金到倾城艳后的跌宕岁月,一曲历经三朝悸恸山河的绝爱悲歌。当她登上九重高台,俯仰天地之时,她的那些心事,可曾有人知晓?想是那一年盛夏,独泛轻舟,又见清水涟漪,水气氤氲。藕花深处,空折花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