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绯闻当事人,总裁你自觉点! 云婳 著

一品红文 连载中 签约 VIP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13.19万字| 2773总收藏| 1.17万总点击

六年前,他曾经深爱过一个女人,可那个女人在他遭逢剧变时消失无踪。
六年后,他在熟悉的街道看到一对母子,那个牵着小孩儿的女人,分明是他六年不曾遗忘的容颜。
……
“两个人的基因相似度为99.99 %,意味着什么?”他凝视着她,面容沉静。
“两人有血亲关系。”她不在意的回答。
他拿出一份鉴定证明扔到她面前,一字一顿:“既然你很清楚,那请你给我解释解释,我和你儿子怎么会是血亲关系?”
抓着手中的鉴定书,她脸色苍白,下意识的否认,“他不是你儿子!”
他冷笑一声,两手撑在她身侧,眼中盛满了冰渣,“乔安笙,你想带着我儿子嫁给别人,你问过我同意了么?”
+++++++++++++++
他身边的朋友都说,慕清淮,你家小妻子只是看上了你的钱才嫁给你,你得防着她一些。
他看着钱包里那张素颜照片,有时候他真希望她是看上了他的钱,有所图,就会在他身上有所付出,不会像现在,形同陌路。
“他们都不懂,我们的婚姻,一直都是我在强迫……你如果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一定会是求我放你自由。”
……
母亲拿着所谓的证据摊在他面前,说,慕清淮这就是你的好妻子,她背着你跟别的男人乱搞关系!
他看着母亲的闹剧,不禁失笑。
他一直知道,他的妻子心里有一个挚爱的男人,那个男人死的那一天,她的心也一起死了。
“你连我都不想爱了,哪儿还会跟别的男人乱来?”
抚着她的素颜,他温暖的笑容里夹杂着一丝哀伤。
垂下眼睑的一霎那,她问自己,真的不想爱了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看着这个男人,心已经开始会痛。
……
慕清淮很早就知道,自己这个人,这颗心,注定栽在那个女人身上了。
乔安笙后来才知道,有的人,无论你怎么推开,千帆过尽,他依然还在。
论狠心,她比不过他,论耐心,她依然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早在他爱上她那一刻,她就注定迟早会沦陷在他给的温柔里,无法自拔。
+++++++++++++
艾玛,我会说这其实是个暖文么,宠上天有木有……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云婳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216.54万

  • 创作天数

    540

其他作品

  • 婚久情深,错惹腹黑总裁

    【本文已签约出版】 — 苏绾绾不小心得罪了桐城翘楚褚竣北,慌忙跑路,却被穷追猛打。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褚竣北你毛病啊,我是装瞎的怎么样?不就是你洗澡的时候我在一旁看着,你裸|睡我不小心看见了,你想女人想得黯然神伤被我撞见了而已么?你一个男人你怕人看啊,你再逼我我死给你看!” 褚竣北淡淡瞥了一眼她,“长江黄河又没盖水泥盖,你跳啊。” 苏绾绾一怒之下狠狠报复了褚竣北一把。 “苏绾绾,两个月你陷害了我十七次,如今整个桐城都视我如毒物,唯恐避之不及……” “蛋/疼了?” “不止疼,”褚竣北温柔无害的握着她的手往身下带,“好像快碎了,你摸摸——” 苏绾绾绝倒,谁说他为人稳重不苟言笑的! ★ 褚竣北,桐城商界翘楚,倜傥却不风/流,一生只谈一次恋爱,也只结了那一次婚。 人前,他是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风云人物。 人后,他是一只宠妻宠到令人发指的温柔好丈夫。 客厅里,又一次骤雨停歇,俊美如俦的男人望着厨房窈窕的身影叹气,“绾绾,当着儿子的面,下次给我留点面子。” “家里最没地位的人还要面子做什么?”说话的,是旁边一个五官与男人相似的小版帅哥。 男人侧眸弹了弹小帅哥的脑门,一脸无奈,“小东西,我是你爸,怎么说话呢!” 小帅哥抬头轻轻眨眼,“自己把妈妈宠得无法无天,怪我?” “……”男人不语,半晌认命的低下头,“当初明明是你妈把我追回来的……” 小帅哥继续眨着亮晶晶的眼,“男人追女人,是追回去疼的,女人追男人,是追回来虐的,爸爸,怨你自己看不透。” 男人叹气一脸挫败,谁把他儿子教得这么坏的! ------------- ★于是,这是一个相爱相杀、最终甜蜜蜜生了个小妖孽宝贝的文文,宠文路线,圆满结局,简介无能,请看正文~~~~~

    加入书架
  • 先婚后爱,旧爱请止步

    他是霍家风光无限的长孙,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女。他 不抽烟,不喝酒,但凡一切能令人上瘾的东西,他都 坚决不碰—— 惟独,他对她一人上了瘾。 相爱三年,转眼,她却成为众人眼中拆散他婚姻的坏女人。 责任,权力,地位,为了他梦寐以求的一切,他将她渐渐推离他的世界。 她心灰意冷,转身投入一段全新的婚姻。 他娶了她姐姐,她嫁给了他二弟,霍家的二爷—— 从那一天开始,霍二爷怀揣结婚证,前面渣男、渣女对他女人放狠招,他在后面加血加血再加血! “二爷,肖总监让夫人亲自给客户送文件,夫人累得 一整个上午没喘过一口气——” 霍二爷笔尖一顿,抬头勾唇轻笑,“去,为咱们公司 的女性高管报一个魔鬼瘦身营,一礼拜瘦不了三十斤的咱不要——记住,费用我报销,算是爷我体恤下属了。” 秘书一怔,“可咱们公司女性高管就肖总监一个人……” 忽然,秘书明白了什么,爷,您真够体恤的! * “二爷,夫人感冒了,肖总监说怕传染,让夫人搬去那个没有暖气的办公室工作了。” 霍二爷黑眸一沉,“让肖总监去楼下大厅工作,我老婆感冒了,我自然也传染了,肖总监那么娇气,我怎么能传染了她?” 秘书抬手扶额,“夫人不让您假公济私、滥用职权……” 霍二爷眉梢轻挑,“那就让她上来骂我好了——去冲一 杯板蓝根放那儿等着她……哎对了,上次爷的围巾你给我放哪儿了?” “……” 秘书眼角一抽,某人这是腆着脸求宠爱呢吧! * “二爷,肖总监怀孕了——” 霍二爷怔了怔,他还没孩子呢,那两人怎么就先怀上 了!于是乎他一个电话拨到自家老婆那儿秀下 限,“老婆,我听说那对渣男贱女有宝宝了……” 手机那头,女声慵懒,“心痒痒了?” 某男拼命点头,女声悠悠然响起,“那你跟她生一个 去呗,我想她一定乐意替二爷您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 “……” 某男被自家老婆嫌弃,正无语中,手机那头传来另一 个激动的女声:“二哥你别听嫂子胡说,我刚刚陪她 去医院了,她怀孕两个月了,你要当爹啦!” 某男喜出望外! 他就说嘛,那两人都有孩子了,他不可能那么无能!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月满歌清

    2,828 迷妹值

  • 2

    4536091

    2,076 迷妹值

  • 3

    青颂

    1,943 迷妹值

  • 4

    眉久久

    1,888
  • 5

    浮华尽褪

    1,888
  • 6

    图咖咖

    1,888
  • 7

    邻小镜

    1,888
  • 8

    922969

    1,260
  • 9

    18789265720

    1,260
  • 10

    mimeti5

    1,118

同类推荐

  • 重生学霸小甜妻

    依琴翩飞

    霍宴倾,名动樊城的霍家掌权人。 传闻,他性情阴鸷,手段狠辣,不近女色。 曾有一个胆大的女星想摸他的脸颊,被他当场卸了手臂。 传闻,他俊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是令人着迷的禁欲系男神。 只可惜却是个瞎子。 前世舒心被渣妹抢了男友,霸占爸爸,换走心脏,最后心衰而亡。重生后,她誓要将所有欠她的统统讨回来,并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不仅,撕渣妹,赶继母,虐男友,更是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大学生成为了名声大噪的国家级建筑设

  • 重生逆袭:这个学霸,我罩了

    庄周笑梦

    前世身居高处、叱咤风云,最后却病死家中,无人晓知。一朝重生,回到了最青葱的高中时代。唐诗原想安安静静读书,陪着家人过平和温馨的小日子。只是……重生第一天,她就因打架在全校出名,然后被发配到了著名的“混混班”。看着新同学们浑身上下冒出的敌意,唐诗伸出食指眨眼浅笑:“嘘,我们要和平共处,弘扬校园正能量,维护世界和平。”……后来,某学霸将唐诗截在胡同里,垂眸看她:“对我始乱终弃,就是你唐老大弘扬正能量的

  • 七零纪事

    梨泫秋色

    【1V1双洁,高甜起飞】重生前,元桃花自私自利,目中无人,更被人陷害给军人老公带了好几顶绿帽子,女主的命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人打死。重生后,90后小白领异世而来,涅槃新生,带着空间利器,翻手覆雨,踩渣男,虐渣女,撩BOSS,忙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竟然成了隐形富豪,国民女神,无人敢惹的首长夫人。而被撩到的闷骚军爷,霸气壁咚:“撩完就想走?”桃花瑟瑟发抖:“不走不行,你脑袋太绿,怕怕。”军爷满身戾气

  • 重生之军中才女

    腊梅开

    一个乖巧懂事,是军区里名副其实的公主;一个淡漠闷骚,来自百年隐世家族。一个热情大方便生薄情;一个绅士疏离便生痴情。第一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软萌好欺,字写的挺好。第二次相遇,苏先生想:这丫头走神迟钝,长得挺漂亮。第三次相遇……次次相遇,次次惊艳,坠入爱河而不知。终有一天:“苏庭云,你不会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男子吊儿郎当,一副看笑话的模样。苏先生恍然,幸而未晚。又听男子惊呼:“苏庭云,我刚帮你查

  • 再顾如初,容少高调示爱

    弄清浅

    没有人会知道…她竟会以这样一种决绝的方式离去,一具漆黑的焦骨,还有那个男人手上仓惶落下的解剖刀。*青城的人都知道,容家大少容瑾心里有个见不得光的女人,顾笙歌的存在就是为那个女人去挡住光。新婚伊始,她轻扬下颌:“容医生,虽然你我各执手术刀,不同的是,你对的是死人,我对的是活人,这算不算天作之合?”容瑾唇角轻抿:“不算,因为我蓄谋已久。”一场轰动全城的意外……容瑾摩挲着“她”焦黑的指骨凹陷处,声音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