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邪皇驯逃妃,臣妾有毒 羌笛菱歌 著

已完结 签约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21.73万字| 3959总收藏| 2.72万总点击

简介:(本文是现代自强独立的小女子在古代找到真爱的故事。女主个性独立得很别扭,男主腹黑得很欠揍。虽然过程很纠结,结局一定很完美~坑品保证,亲们放心跳坑吧~)
)
菱歌开了新文,求支持~:http://novel.hongxiu.com/a/808233/ 俏厨娘,秀色可餐
-----
携子闯江湖。
她执掌“鸿鳞阁”,手握天下讯息,见钱眼开,待价而沽,来者都是客,人走茶即凉。
却不知她再次穿越而来,只为还一份知己之情。
绝情弃爱,薄情负我之人,我亦待之无情。

他左拥右抱,妃嫔成群,却迫她入宫,只想重拾旧梦。
“朕年过而立,膝下无子,龙嗣不兴,滋事体大,举国忧心,若卿家这一击使朕不能人事,这可是逆天之罪,罪无可赦。”
她无奈入主太医院,伺机报复,绝不认输。
他一忍再忍,终究忍无可忍。
“陛下,此及楚大夫所配之良药,可助陛下大展龙威。”
他一脸黑线,怒砸医堂,赐她一夜春宵:“楚卿先试试药力如何?”

他如暗夜中的鬼魅,不经意的相遇。
“你好香,”初见时,他笑得邪魅,“我会再找你。”
“你也不错,下次再约?”她媚笑回应。
“我等着你亲手揭下我的面具,拿下我的面具,看到我的脸,你就是我的人了。”他似是诱惑似是胁迫。
“哈,夜魃大人的生意经真不错。看了你的脸就是你的人?那摸你一下岂不是下辈子都要跟着你了。”她大为不屑,嗤之以鼻。

终于有一天,她发现,原来,他一直守护在身边。
-----
本文也许稍稍慢热,亲只需一点点耐心,一定会看到一个精彩的故事。如果喜欢,收藏吧,嘿嘿~
--
推荐:菱歌的已完结文:http://novel.hongxiu.com/a/592171/ 强宠王爷,我不是你的妃
新文:http://novel.hongxiu.com/a/723520/ 狼嫡女,翻手为云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羌笛菱歌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264.52万

  • 创作天数

    862

其他作品

  • 丑妃倾城,燕宫玲珑局

    城楼一坠,她换了面目,换了身份,开启了新的人生。 可是她有瞒天过海的本事,却瞒不过那一双眼睛。 一朝哗变,她成了前朝遗妃,他的半个姨娘 他人前骄傲,人后撒娇卖萌求怜扮猪吃老虎:“我受伤了,夫人吹吹。” 他纵横沙场,笑傲天下,却为救她一命,不惜向人屈膝而跪。 可她视他为弟为敌亦为友,却从未想过把他当作自己的夫君,她拼命又躲又藏要逃出他的掌握。 “王爷,咱们各有各的事儿,各办各事儿,办完再来会合行不?” “不行,还是先办了你再办事儿比较稳妥。”

    加入书架
  • 俏厨娘,秀色田园

    文艺版简介: 他说:等着我,我会回来娶你。 守着这句话,她等待了三年。三年过后,良人骑白马而来,而她已嫁作人妇,笑问一声:客从何来? == 抽筋版简介: 夏帆同学,因为加班过劳,一睡之下,居然穿越了,而且很惨痛的穿越到了被抛弃的四岁寄养女夏小鱼的身上。 寄养在楚家十年,一朝被推还夏家,夏小鱼的生活不得不重新开始。 继母骄横,继妹刁蛮,可是夏小鱼姑娘也不是随便任人捏的软柿子! 斗继母,治刁妹,惩恶少,弱小女子也能生存自立。 开起了饭馆酒楼,打羸了擂台,混成了小镇第一食府。

    加入书架
  • 嫡女,翻手为云

    她是肖府唯一的嫡女也是穿越而来的杀手,一朝封印突破,人嫌狗厌的傻子养女,成了凶戾狡猾的天之骄女。 未婚夫爱慕姐姐,装痴卖傻,将他戏耍作弄; 姐姐狗眼看人阴谋陷害,让你恶人自有恶人磨; 大将军出口伤人,易容绑之,找人上了,卖去出柜; 病皇帝糊涂判案,闯宫扁之,出口恶气; 阴王爷心怀叵测,兵来将挡,她翻手为云。 她不为天下,只为寻觅归路,却艰难重重。 **** 纪未然,他是与她朝夕相随的同伴搭档,为她出谋划策,运筹帷幄,最后却将她送到了仇人的手中。 ――这一世,她只有两个愿望,重回自己的世界,救出姐姐,手刃背叛之人,才能死得瞑目。 ――冥冥中,他却在时空中带着隐秘追随而来,是想要再次毁灭她,还是又一次虚情假意的守护? “我不信命,却也不信你。” “为什么不信,难道我们的关系还不够亲近?”剑锋透骨而过,欺身上前,抱住力竭的她笑得不羁,心却冷如千年寒冰。

    加入书架
  • 王爷,我不是你的妃

    她坠下了忘情崖,看到了第一道完整的七彩环,然后遇见了他。 他有他的爱人和情人,她有她的愿望和追求。 他想心爱的一世相伴,却终是成空;她想的是回到自己的世界,一直努力不懈。 五颗水晶,一对环锁,能不能让她回到自己的世界? 三色的印迹,谁才是他梦寐难忘的那个爱人? 倾世的宝藏,谁掌握着开启的密钥? 至高的皇座,终究要埋葬那一句温柔的承诺。 木槿花开,朝花夕落,轮回不断,又是否能让彼此之间冰释前嫌? ------- 公孙步衍的故事: 相识:他大婚之夜,娶的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居然从逸云楼上跳了下来,死在他面前。醒来之后,她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你是谁?为什么要到我定国府来?你来干什么?” “我不知道,不记得,想不起来了。” 相知:“每个人都是这样,有自己生存的方式,我们都一样,自己的生存方式中注定的痛苦是逃不掉的。” “那我的生存方式里的痛苦是什么呢?是你吗?公孙步衍?” 甜蜜:“这可是你说的,既是虎狼,哪有让送上门的猎物溜走的道理。”他又开始在她的身上上下其手,嘴已经凑到了她的嘴角,可是刚贴上她,却突然僵住了,脸色也分外的难看。吕莲衣一脸不屑的睨视着他,轻笑道:“我现在觉得,我的确是需要一把匕首。”她手中的匕首半出了鞘,鞘尖抵在了他的小腹,“我拿得累了,不小心也许就会手滑也不一定。” ---- 风随云的故事: 远望相守:“我是个不祥的人,所以注定一生流离失所。”所以我才名风,无根无由。 可是,我若是风,在见到你的那一瞬间就已经静止,失去了自由。 云在天上,风注定相随,云若化雨,我便等待轮回。 ---- 公孙子湛: 梦寐难求:“即使看得透彻又有何用,很多时候决定的事与是否看得透彻没有一点关系。莲衣也会有执着的虚妄不愿舍弃的时候吧?” 伸出手的那一刻,原来以为可以离得近一些,却推得更远,她永远象飘浮的花瓣,越是想捕捉她便飞得越远。 ------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邀月一醉

    2,092 迷妹值

  • 2

    zzstar

    1,692 迷妹值

  • 3

    13811032843

    1,264 迷妹值

  • 4

    午夜听风声

    188
  • 5

    hpl6250

    188
  • 6

    冬至未安

    188
  • 7

    羌笛菱歌

    188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她是相府千金,一朝应召选秀入宫,却最终沦为皇上用来制衡朝廷和父亲权力的政治棋子。深深宫苑,在那奢华的背后,究竟藏下过少明争暗斗,又藏有多少真情真意?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谁解舞殿冷袖凄凄?江山飘絮,身世浮沉,一段从相府千金到倾城艳后的跌宕岁月,一曲历经三朝悸恸山河的绝爱悲歌。当她登上九重高台,俯仰天地之时,她的那些心事,可曾有人知晓?想是那一年盛夏,独泛轻舟,又见清水涟漪,水气氤氲。藕花深处,空折花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