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水目之双面王妃 迷失杏儿 著

已完结 签约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7.51万字| 91总收藏| 117总点击

她---一国公主,六岁开始她的世界只有仇恨,十八年来她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为的就是报仇;
他---天下帝王,机智过人英勇善战,对于他的敌人从不手下留情,而她是他唯一的软肋;
他们苦苦相恋,彼此相惜。
三度离别,是对白头偕老的最大考验
那一夜,她把剑直直插进仇人胸口,她笑了在放下了多年仇恨的同时也亲手断送了他们的幸福。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当年的一切让痴情的他难以忘怀
一切浮出水面他愿意放下心结去寻回爱人,完成那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久远承诺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迷失杏儿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16.79万

  • 创作天数

    189

其他作品

  • 清宫女儿泪之隆裕

    小说以一个末代皇后的一生来揭示清朝后宫不为人知的宫廷生活; 以历史事件为依据诠释一个不一样的末代皇后辛酸人生; 以静芬和光绪为主线讲述四对痴情男女的爱恨情仇; 她----慈禧的亲侄女从她被姑姑推上皇后宝座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她悲剧的一生; 二十四年的宫廷生活让她表面风光无限却掩饰不了内心的孤独无助; 爱情------他们的缘分是命定的悲凉 亲情-----她只是那个女人的傀儡 友情-----都是为了生存不得已的相互扶持 那一年她十九岁被姑姑推上万凰之王的宝座 那一年她四十岁失去了丈夫用瘦弱的身躯支撑风雨飘摇的大清王朝 那一年她四十四岁结束了清朝二百六十七年的封建统治 那一年她四十六岁在绝望和无助中离开了这个并不值得留恋的人世 孙中山先生称她为女中尧舜,满清保守人骂她是千古罪人 其实千古罪人也好女中尧舜也罢在这个人吃人的地方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太多的天意弄人,再多的荣华富贵再真的海誓山盟终究抵不过的是这冰冷的紫禁城。

    加入书架
  • 我的狼人夫君

    这是一个关于狼人的古老传说: 一个是深山里被狼养大的孩子从没与人相处,没有人清楚他的身世更不会有人愿意和他说话,当她出现的那一刻注定他今生的不凡,一层层的身世之谜被揭开意味着她们的距离一点点的被拉远,那年他夺得了天下,却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 一个现代女孩无意间的发现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神奇的事情出现在眼前一个不可思议的任务让她措手不及。一个神秘的老人将她带回他的身边却仅仅是为了帮他完成使命而后的命运却始终成为了一个谜。 那一年她助他登上皇位她笑了,那一年她痴痴的望着他的辉煌她哭了 那一句今生有你,余愿足矣能否让她为爱转身? 那一句若爱我是让你用一切来换,那么我宁可你恨我恨之入骨,能否让他为爱停留? 没有人知道女孩的去向数十年后亦不会有人记得这段奇缘,只是在人们的只字片语中仍旧可以听到一些关于狼人的传说。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绝色王妃:霸道王爷专宠妻

    林熙妍E

    王爷说:我家王妃贤惠温柔,嘴笨活差,你们都不要欺负她!呵呵哒,到底是谁欺负谁!王爷说:我家王妃貌丑无盐,穿衣没品,你们都不要笑话她!看过王妃真容的人想问,王爷,你眼瞎吗?王爷说:“我家王妃害羞少女,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污秽事不懂的!王爷在下,王妃在上,哼哼哈嘿!拜托!我们都还是单身狗,你们的狗粮少撒点!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

  • 恋恋青伊

    蓝酶汀

    时光虽然没让她变老,但却肯定经了人事;能够让他和她在一起的不是爱,是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