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仙姑,你的妖性哪儿去了? 深海潮 著

已完结 签约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21万字| 294总收藏| 4976总点击

男男风?师徒恋?对咱来说,这些都是小儿菜!
我得瑟着,笑了。
且不论为何身为一株女草我会亲身经历断袖之灾,就论当年仙帝激奋扬言要将自己小儿婚配与我,我便幡然醒悟,一世为仙,这日子注定没法平凡!
当我毅然摇头的那一刻,仙帝和蔼慈爱的将我叫到身边,他笑着说:“如此,你便滚到凡间做枚妖精去吧!”
只是仙帝呀,您封我记忆干嘛?更重要的是您为啥要封俺的法力!?
那岂不是要处处受人欺负?
“可不就是!”
我眼睛一眯,恶狠狠的赏了那卖萌讨嫌的维扬鸟一记小刀眼。
果不其然,被这个小混蛋一语戳中……
…………………………
“看目儿你这般幸苦的模样,没有三百个周期,这身上的阵法怕是解不开了。”夙尘一双清眸笑的欢快,将我扶正摆好,心细如他,还好心的帮我摆了个漂亮的修炼指法,绝尘而去。
这个我跟随了十余年的人尚且如此,那别人岂不是……
当夫颜类抱着我的那一刻,他大声向小胡子掌柜哀求:“您就看在我家娘子身不残却智残的情分上,将那玉树卖于我吧~”
这时,我便痛心疾首的大彻大悟!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深海潮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22.87万

  • 创作天数

    240

其他作品

  • 穿越时空的痞夫

    萌善土著小妖女VS碉堡穿越校草。 某大学生以灵犬的身份穿越而来,却连半分法术也没,一切零基础; 某小妖肩负主人重生的使命闯荡江湖,却被一个奇装异服的狗妖缠住,心急如焚; 某道士淡淡一笑:“且看贫道。”拿一串珠,念一串号,某人应声而倒,口中还在大骂:“艹你个黄毛妖道,梁子结大了……咝……快给我停下……” 某公子上前补了一脚,抹汗道:“看你还挑不挑食,来人,上骨头!” 众侠士汗颜…… 小江湖,小玄幻,小言情,小狗血,小感动。 改头换面,新文来了,欢迎踩点哦~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阿喀琉斯之伤

    999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 4

    暂无

    - -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铁雪云烟

    庞钠文

    首届全球华语新锐小说大赛终极决赛入围作品*她在景隐国的雪地中救他,已是她和他的第三世相逢。为拯救浩劫,二人穿越至前两世。第一世,她人生前七年生活在蓝甲部族。七岁时她被带回铁仓部族,被别人看成没出息的挂名少族长。她目睹过铁仓人对蓝甲人的残暴欺压与杀戮,却听父亲说母亲是被蓝甲人害死的。同年她认识了八岁的他。长大后她练成神功,在妖入侵之际带兵作战屡立奇功,然而在一些人眼里她却是恶魔。后来,他为何决定用自

  • 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

    冰雪不懂情

    写的是神魔相斗,正道对抗邪魔的故事,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是言情和武打结合的小说。欧歌了郭灵凌等正道人士不怕牺牲不畏惧黑暗势力,敢于同妖魔鬼怪抗争到底。

  •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寂月皎皎

    我比他小三个月,却比他早一个月来到昆仑。他该是我师弟。十年后,我被他打得满地找牙,被迫从“景予师弟”改口为“景予师兄”。二十年后,那呆子被我陷害,面壁思过十年。一百年后,他背着我走向织梦池,说愿意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两百年后,我睡在紫堇花丛里,傻傻地咬了那呆子一口,以为从此会有两个人的天荒地老。再隔九个月,我这个傻子被呆子十二道金箭射成玄冥城下的一枚血刺猬,死不瞑目。再隔六个月,我借莲复

  • 风雪起波澜

    帆起银砂

    半涉江湖半涉朝堂的舜陵府在党政的阴谋中化为灰烬,一纸婚约为王府长女在江湖中寻得一席之地。风雪将起,江湖再无往日平静,天降白衣,只为前世纠缠今生再述。看江湖儿女如何匡扶正义肃清君侧,功成身退归于天地之间

  • 月辞镜

    桐子瞻

    淮镜:“这世间的寒木春华,清河晏海,愿意陪他共赏的,大有人在,又何必难为我?”白枕辞:“我曾在昆仑山上,看了三千多年的月亮。那里的月光很冷,不像她。”无吟:“事到如今,你们依旧没有看清一个事实,凤凰之女的身份,不但不是我的资本,反而是你们的保命符。而我无吟,也不是看不起你们,是根本看不到你们。”李长庚:“那一竿风月,与那月中之人,判若泥云。我从未奢望与她站在一起,这场生桑之梦,我早就醒了,如今,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