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莫相弃:下堂皇妃要出阁【大结局】 雪芽 著

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58.08万字| 8706总收藏| 8225总点击

定亲八载,四年等待,一朝完婚的圣旨,等来的却是大婚当天花轿临门,被他公然拒之门外,抗旨不婚。

她是藩王之女,传言相貌丑陋,德行皆缺,却自小被皇帝赐婚三皇子,未来的庆王妃。

他是权倾朝野,得蒙圣宠的三皇子,眼中从无一物。

第一次见面,她差点成了他的剑下亡魂,却执意做他的王妃,生生阻断他与心中挚爱相守。

“本王一定会让你后悔今日所做的决定!”

殊不知,她才是曾经救他,令他魂牵梦萦三年的女子。

至此,成为他一生悔之的魔障。

危难时救下他,本以为缘仅止于此,谁知再相见,他居然是她定婚多年的夫君。

阴差阳错的重逢,她与他本该是琴瑟和谐世人羡慕的一对,如今却被人占了她的夫君、顶替了原该属于她的一切。

他冷漠、无情,毫不信任的一再伤害。

她,心如死灰。

“我已签下和离书,从此王爷携手如花美眷,我也重获自由,你我至死都再无瓜葛!”

真相昭然若揭,而她决然离去。

再次相见,她身上嫁衣如火,有夫执手相伴。

“你改嫁他人,本王不准!”

“不准?!你凭什么!”
--------------------------
她于他,从有情到心死,斩断情丝。
他于她,从无情到心痛,悔之晚矣。
生死穿越,两世为人,原来都只为还当初,我欠下的那份情债。
如今,够了……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雪芽

  • 作品总数

    5

  • 累计字数

    198.32万

  • 创作天数

    646

其他作品

  • 妃常穿越:逃妃难再逑

    新文欢迎戳:http://novel.hongxiu.com/a/475831 她,一朝穿越,成了大玥王朝丞相的长女,本是内定的代嫁皇后,却被亲妹妹夺去后位,自己还被皇上赐给了藩王北安侯——那个传说中残忍嗜血的王! “你好好的活着,因为我要你活着每一天都痛不欲生!”他金银妖瞳中闪烁着邪狞的光彩,修长的手指捏紧她纤细的脖颈。 他用尽种种方法让她饱受摧残折磨,而在这一切的报复后,他的心却遗失在了她身上…… * 逃、逃、逃!她无论如果都要活下来,可是无论逃到哪里,他都如鬼魅一般如影随形——

    加入书架
  • 妾身凉薄:惹毛鬼魅王爷(暂停)

    生前,她是道上出名的毒手医生,为了报仇不惜与对手同归于命。 重生,她亦成为众人口中不耻的对象,一连三嫁,名声扫地。 贵妃位子未捂热,直接被皇帝踢到冷宫,一道圣旨勒令她改嫁当今王爷---闻名整个大商终日流连美色,男女皆好的一只妖孽。 新婚当晚,他毫不留情,以她为饵亲手射杀。 一盒伤药,温柔是毒,他笑的轻佻,兴致盎然的欣赏她身中媚药一心抵抗挣扎的窘况。 “拿出你魅惑男人的招数求本王,兴许本王能考虑让你舒服痛快点。” 求你?! 当纤细冰冷的指尖扼制他咽喉要害,曾经熟悉的纯真笑颜,却带着陌生的敌意,“你这个妖孽,你信不信,我能让你一辈子欲.火.焚.身却痛快不了!” 他眼含讥笑、厌恶:“想不到你不要脸起来,当真是天下无敌。” 她媚眼如丝,莞尔一笑:“谢谢王爷褒奖。” . 好友奔跑的诗青春校园文:《大学四贱客》http://novel.hongxiu.com/a/30438/

    加入书架
  • 妃色倾城:弃妃难再逑

    三载相守她才知,他心中所爱从不是她。 他为了保护心爱的女子,绝情的送她替嫁云荒。 她天真以为牺牲自己,可以换得慕氏老小一条生路。 然而,就在她和亲第二天,慕氏被满门抄斩。 当她得知消息,仇恨的火苗肆意燃烧。 “陆仲南,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悔不当初!” ----- 这世间没有云荒城主萧聿殇做不到的事。 同样,与魔鬼交易,需要付出代价。 那个谜一般神秘的男人,笑的无情凉薄,高高俯视她。 他说:我没有恻隐之心,我要的,你给不起。 “只要能让我报仇,我愿意付出一切!” 他说:从此犹如身在炼狱,只有痛苦,没有快乐。 “我连命都舍弃,哪里还会在乎这些!” 复仇的路上,她选择忘情弃爱,要的只是满盘皆赢。 那时的她并不知,这场与魔鬼交易的最终,赔掉的何止会是她的命…… ------ 经年之后,那一日兵临城下,他用江山为聘,摆在她面前。 “小夜,我想得到的,必然要占有,尤其是你!。”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她,再也不是当初任人摆布的柔弱女子。 “陆仲南,你我之间,早就生死无话!” *** 【新坑,不喜者请快点击右上角小XX速度的逃生,否则后果不负,欢迎文后留言,此文不设Q群】 *** 谢绝友情收,麻烦都撤了吧,文后评论区请不要打小广告! *** 【②芽完结文推荐】 《莫相弃:下堂王妃要出阁》http://novel.hongxiu.com/a/286613/【大结局】 《妃常穿越:逃妃难再逑(全本)》http://novel.hongxiu.com/a/105071/ 《男宠难宠(全本)》http://novel.hongxiu.com/a/79387/ 《优雅首席的亿万娇宠(全本)》http://novel.hongxiu.com/a/94577/

    加入书架
  • 哑夫的替身新娘

    一场雷雨让我穿越到古代,一个代嫁的谎言让我成为他的新娘。他的眼光从未有停留在我的身上,清丽双眸里的忧伤是为了心中挚爱的女子。 当挚爱离开的时候,今生已经无力再说一句,尘封起往事就那么孤单的活着,直到那个大大咧咧,思维古古怪怪,经常做出不是常人举动的她出现后,自己的心一点一点的在不知不觉中被占满但还浑然不知,看她满脸绝望选择转身离去时,那一声呼唤是否可以留的住那颗早已破碎的心。 . 这是我第一次写言情小说,里面的男主角有我暗恋过的男生的影子,此篇小说也是圆我一个暗恋的梦,暗恋的美好与酸涩真是只有当局者才可以体会,希望大家可以喜欢我的文章,此乃拙作,多多给予意见和建议! 对于收费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我深表歉意,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我!!谢谢!!!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周榜

  • 1

    l791647790

    47 迷妹值

  • 2

    暂无

    - - 迷妹值

  • 3

    暂无

    - - 迷妹值

更多迷妹总榜

  • 1

    吖朶朶

    7,606 迷妹值

  • 2

    18965357100

    7,280 迷妹值

  • 3

    h_24b9kgep

    7,040 迷妹值

  • 4

    anshuying

    6,320
  • 5

    芳心已许

    5,824
  • 6

    黑猫乖乖

    5,824
  • 7

    Liucongrong

    5,796
  • 8

    muai22

    5,768
  • 9

    寳吖頭

    5,768
  • 10

    张连婧1

    5,768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华帐暖,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首先得找个结实的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只是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满门抄斩?好吧,她认,就算三王府是龙潭虎穴,她入,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此术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此术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莲宫赋·犹折空枝待君归

    水墨莲华

    她是相府千金,一朝应召选秀入宫,却最终沦为皇上用来制衡朝廷和父亲权力的政治棋子。深深宫苑,在那奢华的背后,究竟藏下过少明争暗斗,又藏有多少真情真意?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谁解舞殿冷袖凄凄?江山飘絮,身世浮沉,一段从相府千金到倾城艳后的跌宕岁月,一曲历经三朝悸恸山河的绝爱悲歌。当她登上九重高台,俯仰天地之时,她的那些心事,可曾有人知晓?想是那一年盛夏,独泛轻舟,又见清水涟漪,水气氤氲。藕花深处,空折花

  •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