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仙侠奇缘之琉璃倾歌 夏桑颜梓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48.85万字| 603总收藏| 1875总点击

心若琉璃,身若幽兰之仙,她乃九重天上的鸢贞上神。本万花从中独树一帜绝代佳人,却只为一人倾心。
洪荒之年,魔界暴乱打破苍穹天界,万物枯靡,宇内暴乱。她只因贪恋所暗恋的幕诩上神,卷入纷争被封印法力,误入人间,因而遇到了雪源狼妖陨籍并将他带上天界。
但天庭重地容不得此等鄙贱小妖,他不怕四周冷眼如潮,阴谋晦测。所在的目的只有一个:为她。哪怕,她心中住着一个人。一个此生他无法抵达的高度。
风云突变,他为了保她性命献出雪狼魂魄,她拼了命的想抓住他,结果只抓到了一片虚无……三百年后,历经九万年浩劫的墨衍天尊回归天界,这是一个新的轮回,还是劫难的重新开始?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去APP,免费畅读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夏桑颜梓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49.01万

  • 创作天数

    227

其他作品

  • 仙侠奇缘之镜花水月

    她叫湘虔,是天界第一地仙。 与晏维的相遇,是在她最落魄的时候,她被心爱的人怀疑心有所属,所以晏维舔敛她的伤口,让它凝结成疤。 幻夜对她说:“他有野心,离开他。” 鸢贞对她说:“他不是一般人,他对你有所隐瞒。” 他是有野心,因为他一直借着她往上爬,他也的确对她有所隐瞒。 他是仙与魔的苟合之物,地位卑贱得不被允许立足于人世,却又因身份隐匿着无限的潜在力量。 她知道,却无法释怀,无法放弃。因为她那时才知道,自己爱上了那个男人,而且,万劫不复。 但是,当辛辣的酒水滑过喉咙,战兢的双.腿之间流下温热的血水时,她才恍然大悟,嘲笑自己愚蠢无知。 她如他最初所愿,一声不响的离开了他。 三万年,不过是转瞬即逝的时间,当他再次站在她面前,忍不住抱着她亲吻她的时候,她忍不住的笑出了声,眼神里满是淡漠。 晏维不知,此时于她而言,他只是可以放手放开转身离开的过去,可笑又可怜。 湘虔不知,此时于他而言,她是他的唯一,爱上她,是一场无妄之灾,是引火自焚。 爱,如水中月,镜中花,朦胧又清晰,触手可得却又遥不可及。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13607732329

    4,280 迷妹值

  • 2

    8761230

    4,248 迷妹值

  • 3

    hl_1116

    4,248 迷妹值

  • 4

    q_k1s504ru

    3,768
  • 5

    h_5uxf55z2h

    3,504
  • 6

    973616405

    3,186
  • 7

    kristin87

    2,682
  • 8

    wuyuqian4512

    2,676
  • 9

    q_64wm0dxse

    2,580
  • 10

    15981757170

    2,520

同类推荐

  • 铁雪云烟

    庞钠文

    首届全球华语新锐小说大赛终极决赛入围作品*她在景隐国的雪地中救他,已是她和他的第三世相逢。为拯救浩劫,二人穿越至前两世。第一世,她人生前七年生活在蓝甲部族。七岁时她被带回铁仓部族,被别人看成没出息的挂名少族长。她目睹过铁仓人对蓝甲人的残暴欺压与杀戮,却听父亲说母亲是被蓝甲人害死的。同年她认识了八岁的他。长大后她练成神功,在妖入侵之际带兵作战屡立奇功,然而在一些人眼里她却是恶魔。后来,他为何决定用自

  • 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

    冰雪不懂情

    写的是神魔相斗,正道对抗邪魔的故事,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是言情和武打结合的小说。欧歌了郭灵凌等正道人士不怕牺牲不畏惧黑暗势力,敢于同妖魔鬼怪抗争到底。

  •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寂月皎皎

    我比他小三个月,却比他早一个月来到昆仑。他该是我师弟。十年后,我被他打得满地找牙,被迫从“景予师弟”改口为“景予师兄”。二十年后,那呆子被我陷害,面壁思过十年。一百年后,他背着我走向织梦池,说愿意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天荒地老。两百年后,我睡在紫堇花丛里,傻傻地咬了那呆子一口,以为从此会有两个人的天荒地老。再隔九个月,我这个傻子被呆子十二道金箭射成玄冥城下的一枚血刺猬,死不瞑目。再隔六个月,我借莲复

  • 风雪起波澜

    帆起银砂

    半涉江湖半涉朝堂的舜陵府在党政的阴谋中化为灰烬,一纸婚约为王府长女在江湖中寻得一席之地。风雪将起,江湖再无往日平静,天降白衣,只为前世纠缠今生再述。看江湖儿女如何匡扶正义肃清君侧,功成身退归于天地之间

  • 月辞镜

    桐子瞻

    淮镜:“这世间的寒木春华,清河晏海,愿意陪他共赏的,大有人在,又何必难为我?”白枕辞:“我曾在昆仑山上,看了三千多年的月亮。那里的月光很冷,不像她。”无吟:“事到如今,你们依旧没有看清一个事实,凤凰之女的身份,不但不是我的资本,反而是你们的保命符。而我无吟,也不是看不起你们,是根本看不到你们。”李长庚:“那一竿风月,与那月中之人,判若泥云。我从未奢望与她站在一起,这场生桑之梦,我早就醒了,如今,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