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醉红尘,药门弃女 水墨兰蕙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89.61万字| 2570总收藏| 3962总点击

一次地震,御用军医穿越成软弱可欺,被人下毒致死的药王谷二小姐。
人前,她是侥幸生存,被父亲讨厌,被长姐欺凌,软弱可欺的二小姐。
人后,她是炼药制毒,威胁父亲,玩弄长姐,偶尔呆萌的最园神医。
可是,当聪慧狡诈的神医遇上心思深沉的病人……
第一次见面,二话不说,自己就被他看个精光,她气急败坏,呸,说好的病人呢?这神鬼莫测的武功是怎么回事?这强劲有力的脉搏又是怎么回事?她打不过,只能咬咬牙,顺走了他培育多年的上好灵芝。
这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第二次见面,她一样沉默不言,默默的把他看了个精光,嗯,这才像是一个病人,气若游丝,生命垂危的泡在药水里,她医者仁心,顺手的帮了他一把……
自此以后——
她就再也的甩不掉这个病人,成了他一个人的御用军医。
不过,这御用的军医,也不是白用的。
她说要掌权,他就默默操纵比赛,让她入赛,帮她夺冠;
她说要出游,他就切身相伴,周游四国,陪她游山玩水。
都说她是最好的医者,这病人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殊不知,是她这神医到哪儿,这病人只能跟着到哪儿。
她的医术精湛,引得各路君王都争相宴请,设宴款待;却不想看过的病人,最后都是死于她手。
他的病情严重,只能跟着天下第一的神医,到处奔波,却不想,除了自己,她所有的病人,都是他一手制造。
他的病情变幻莫测,外界传言他活不过一年,却又总以绝代风华的模样出现在世人眼前,然而,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他的身份,远比他的病情,更加的神鬼莫测。
他是药王谷的主人,亦是皇帝的师兄;他是名冠天下的大学士的弟子,更是宠妃的青梅竹马,还是,她名义上的病人,实际上的……
嘘,此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
推荐完结旧文:
妃不下堂,太子请休妻:http://novel.hongxiu.com/a/1099482/
帝王书,妃卿莫属:http://novel.hongxiu.com/a/986847/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水墨兰蕙

  • 作品总数

    4

  • 累计字数

    225.19万

  • 创作天数

    394

其他作品

  • 帝王书,妃卿莫属

    自她踏入西沧后宫的那一刻起,她就是一个最为传奇的存在,茶余饭后,事经多年,总还有人侃侃而谈。 那年,她毒害皇帝宠妃,重臣之女,众臣上奏诛之,皇帝一人力排众议,保她性命,当真用情至深。 那年,皇帝为天下祈福,百官面前,下跪叩头,虔诚至极,世人皆赞皇帝仁君天下,爱民如子。殊不知,他只是为了换取一个,救她的机会。 她一直以为,她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却不知道,她这颗棋子不是被放在手心,而是早被那人藏在了心尖。 这场骗局中,他是她唯一的暖色,纵然如飞蛾扑火般危险,她依旧想要靠近,哪怕遍体鳞伤。 …… 他一向果敢狠绝,从不犹豫,却次次对她心软。用她做饵,当她棋子,却又忍不住暗地护她周全,给她温暖。 他默许,她总是毫不客气唤他的名字;他默许,自己唯一的子嗣唤她娘亲,即便,那并不是她的孩子。 这场较量中,她是他唯一的软肋,只想妥帖收藏,悉心呵护。 …… “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会死的。” “朕不会让你死的。” …… “想救她,你拿什么来换?” “三十年阳寿。” ---------------------------- (简介无能,请看正文……水墨出场,更新稳定,绝不弃坑!!!) 亲们若是喜欢,就动动你们的小手指,加入书架收藏一下吧,可以及时的看到更新,也可以养肥了再看哦……

    加入书架
  • 妃不下堂,太子请休妻

    新文开坑,求支持,亲爱的们收藏起来:http://novel.hongxiu.com/a/1200041/《醉红尘,药门弃女》 那年初见,她芳心暗许。大方的冲着眼前的男人,笑嘻嘻道,“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以身相许?”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却不想,一语成谶,他们终迎来属于他们的大婚之日。然而,彼时的她,已经目不能视,倾心多年的男人策马归来,为的却不是她,而是她的妹妹。那一日,觥筹交错,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却无人知晓她的落寞。 *** 后来,她不惜以身犯险,以命相搏,只为帮他夺取皇位,他允诺,“待我君临天下,必许你一生一世。” 然而,倾心相付的结果,换来的不过是,皇后之位易主,而她却备受牢狱之灾,满门抄斩。 刑场之上,她以剑相逼,厉声质问,“楚子策,你所谓的一世,便是赐我云家满门?” 他只冷眼相看。 她决然一笑,剑锋偏转,没入腹中,“你既赐我满门抄斩,我便送你骨肉分离,礼尚往来,如此可好?” 他一向淡然的脸色终于巨变…… *** 再后来,身份揭晓,真相大白,他却难以挽回。 曾有人这样的告诉过他,想要追求自己心仪的女子,若她涉世未深,就该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阅人无数,那便带她尝食粗茶淡饭。却从没有人告诉过他,若她的执念已被绝望磨尽,他该如何。 那一刻,他终于知晓,在这场爱情的较量之中,一败涂地的从来不是她,而是他…… (简介无能,请看正文,亲们若是喜欢就请动动小手指,加入书架哦,可以及时看到更新,也可以养肥了在看哦。。。。)

    加入书架
  • 玉坠兰心

    望支持新文《帝王书,妃卿莫属》http://novel.hongxiu.com/a/986847/ 大喜之日,他身着喜服却脚缚锁链,温柔的对着她耳语:“待我夺得天下,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亦只是莞尔一笑:“我等你。” 登基之日,她一身素服却斑斑血迹,看着他登上九五之尊之位,然后下令将她囚禁终身。 迎娶皇后那日,她不过一名卑微侍女,盛大的婚礼,她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只因为彼时,她被他锁在帝后的洞房之中…… …… “你给我喝了什么?” “一些软筋散而已。今日孤与皇后大婚。孤在屋中,特意为你设置了一张软榻。如何?让你也尝尝心痛的感觉?” 大婚?软榻?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只是徒劳,只能咬牙切齿:“你没有良心。” “哦。孤忘了,你这样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心,又怎会有心痛的感觉?” ……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月落天涯梦

    11,198 迷妹值

  • 2

    云中槿

    11,052 迷妹值

  • 3

    13962079677

    7,152 迷妹值

  • 4

    13726260856

    7,080
  • 5

    q_23fx8xur

    7,080
  • 6

    h_5x8jjmcip

    7,032
  • 7

    6472992478

    7,032
  • 8

    17791456435

    7,032
  • 9

    chenzhaoyan1

    7,032
  • 10

    旗鸭ak47

    7,032

同类推荐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miss_苏

    入宫了,她的愿望很简单:安安静静当个小宫女,等25岁放出去。可是!那位万岁爷又是什么意思?初见就为她吮伤口;再见立马留牌子。接下来借着看皇后,却只盯着她看……她说不要皇宠,他却非把她每天都叫到养心殿;她说不要位分,他却由嫔、到妃、皇贵妃,一路将她送上后宫之巅,还让她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后宫独宠,只能求饶:皇上,你要雨露均沾啊~--

  • 皇上隆恩浩荡

    素子花殇

    大计第一步,得找个金大腿,可没曾想抱错了,扎脸,可否重抱?为何她重新抱谁,谁就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吧,她认,反正她有二宝。一,读心术,虽然,独独对卞惊寒失灵。二,缩骨术,虽然,让本是成人的她看起来像个小孩。在三王府众人的眼里,他们的王爷卞惊寒也有二宝。一,竖着走的聂弦音。二,横着走的聂弦音。有人问聂弦音,三王爷对你如此好,你要怎么报答他?聂弦音认真想了想:“我会把他当成我亲爹一样侍奉!”直到那一日,

  • 寒月夜,妖孽欲成双

    胖虎22爷

    一个关于爱与背叛的故事,讲述一双妖孽惊天动地的相爱相杀。哥舒寒与明月夜,他们爱的疯狂,恨的激烈,裹挟在欲望与情仇中,却苦苦想要得到一颗真心。他一字一顿威胁:“你敢?”她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你会后悔,任你上天入地,我定要你生死不能。”她呵气如兰:“我的生死,只能在自己手中。”他无奈,任由心里忿恨挫骨扬灰般地爆裂开来。这般相遇,出乎他意料。多年之后,他想起那日邂逅,竟是一语成谶。他终于相信,爱恨痴

  • 法医王妃不好当!

    青酒沐歌

    新书已开坑:《帝尊在上,医妃宠霸天下》~~苏青染,21世纪最具潜力的主检法医。一朝穿越,直接给某王爷配了冥婚。入了皇陵,还在棺材中被诈尸的某王握了小手,夺了初吻。棺椁侧翻,她和某王在里面不断变换着上下位置。各种羞耻的摩擦之后,某王竟然扔下她跑了!再次见面,她看着犯病吐血的某王,磨着剖尸刀,“王爷,你的病我以前剖过类似的,要不你死一死,我给你剖剖看。”许久之后,某王把她压在榻上,扯着她腰带,“是你剖

  • 最后一个女军阀

    温暖的裸色

    【斯年长欢尽,乱世独悦卿】她的前世,八旗第一冷艳美人,人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女将军,竟被继母构陷弑父,惨遭凌迟身死。今生,她转世重回将军府,投胎成为仇人之女,带着前世记忆向继母索命复仇。遇见他时,她是父亲给他订下的“凤命”贵妻,传闻中神女下凡的都统府二小姐。最初,他戏弄她,反被她整惨;他不服她,却当真敌不过她。后来,他爱慕她,她却卷起铺盖逃婚去了!堂堂少帅怎可忍受此等羞辱?发誓要将她抓回身边,永世禁锢